郑浩:香港已经“深层次沦陷”?

时间:2019-09-30 07:3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尽管9月初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已经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法例修订草案,但激进示威游行活动不仅未见平息,反而愈加频繁暴力。香港社会普遍认同,造成当前香港局势动荡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深层次矛盾长期

尽管9月初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已经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法例修订草案,但激进示威游行活动不仅未见平息,反而愈加频繁暴力。香港社会普遍认同,造成当前香港局势动荡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深层次矛盾”长期未见根本解决,加上市民普遍对政府施政感到失望,引发公民抗争或是迟早之事。

但问题是,仅凭“深层次矛盾”就能造成社会如此暴力和动荡吗?笔者认为,比起“深层次矛盾”更令人担忧、更复杂敏感的问题,正是香港的“深层次沦陷”。一日不解决这个问题,香港或会永无宁日。

在此,笔者首先把香港“深层次沦陷”定义为“意识形态领域内深层次沦陷”。

包括林郑月娥在内,把香港的“深层次矛盾”归纳为土地长期供应短缺、住房困难、贫富差距加大、青年就业与晋升无望及社会福利保障不足等,这确实是阻碍香港经济健康发展、民生逐年改善的症结所在。但是,所谓“深层次矛盾”仍属经济与发展范畴之列,在世界上任何国家、地区都存在,只是矛盾大小、表现程度和影响范围有所不同而已。

坦率地说,香港作为世界上最富庶的经济体之一,“深层次矛盾”并不足以引发类似相对贫穷、落后和闭塞国家那种“人民起义”式的“革命”,香港也不属于全无法制与公民自由的极权式社会,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则框架内,自香港主权回归中国后的22年里,香港特区的人权保障与自由开放度在世界上都是排名靠前,是举世公认的文明、法制和自由社会,这与其他因革命而丧失政权的极权型国家,有着根本的区别。

因此,笔者认为,“深层次矛盾”固然应对香港动荡负上其责,但更为直接的原因,很难避开“意识形态领域内深层次沦陷”问题。

按照辨证唯物主义史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主要指意识形态领域,包括政治、哲学、法律、教育、文化、宣传、信息,以及如国防、军队、司法、警察与监狱等“国家机器”。

香港以《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为基础的特区法律体系,是严格依照“一国两制”原则框架构建的,只要香港本地原有立法与《基本法》不构成直接冲突,仍可有效实施;但回归以来,新立法律、特别是与内地相关联的法律,几乎都会遇到香港立法会内民主派议员的百般阻挠。

例如,2003年香港立法会讨论就《基本法》第23条涉及国家整体安全利益问题立法问题时,由于民主派将立法问题政治化,引起社会广泛争议,最终政府不得不在当年9月正式撤回《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至今相关法律的立法程序无法重启。

这次因讨论《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草案》而引发动荡如出一辙,有人把原本属于法律范畴的问题肆意政治化、恐怖化,误导市民错误理解相关法律或将导致公民失去言论自由,甚至被引渡(中国)内地受审,结果导致社会群起抗争。

香港立法遭政治挟持而“有法弱制”的怪异现象,即便在西方国家也属罕见。此外,香港最高与终审法院大法官的人事构成与任命,也是长期让社会对香港司法裁审制度的公正性产生普遍疑虑。

香港的教育问题,更是令人十分担忧。社会动荡以来,香港教育界最大民间团体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公开支持“反送中”游行示威,主张“不反对”中、小学校“罢课不罢学”运动,甚至出现许多学校还鼓励学生参与街头抗争,指这次运动关乎学生的未来,其用意和手法不禁使社会普遍质疑香港教育是否存在迎合港独政治目的。

同样,香港教育界也一直对包括国家认同在内的爱国主义教育非常排斥。2012年中,香港教育局曾试图增加学校的“国情教育”内容,包括认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开放成果等,结果却遭教协和部分民主派议员斥为向学生洗脑,坚决反对有关教材手册指引,导致教案胎死腹中。

目前,香港中、小学通识课教材可谓五花八门,但涉及政治体制、司法独立、言论自由和公民权益问题等,宣讲的几乎毫无例外都是抵制、捍卫、抗争、保障等理念,而对道德、责任、法制、理性等重要概念丢置一边,难怪有家长公开直斥,这些教材向学识未深、分辨能力尚浅的学生灌输的都是反抗和仇恨。

在香港街头暴力抗争中,日前被警方拘捕的参加者最小年龄只有12岁,而大学生、中学生更一度是激进示威的主力军。香港教育如此沦陷,很难说与受教育者的住房、择业有什么直接关联。

再看香港的媒体宣传。坦率地说,自回归以来,香港言论自由是有根本保障的,只要看看香港现在的各种媒体(报章、电台、社交网络、期刊、电影、戏剧等)每日传播的内容,就可以了解香港的新闻传播与言论表达是何等的宽松自由。

在这次动荡期间,香港的电视台、电台和报纸偏帮街头激进抗争者有目共睹,新闻传播的主观出发点,大都是指责特首林郑月娥和特区政府,指责香港警队,指责反对那些不满暴徒行为的市民,言论呈一面倒地回避非法暴力,甚至颠倒黑白、罔顾事实,把反对政府、反对警方执法当作“反送中”的原则立场,除几家所谓亲中媒体外,很难听到支持政府、支持警方执法的声音。

在电视上出现的专家解读、街头采访,亦几乎都在为“五项诉求”辩护,媒体已沦为为动荡、暴力保驾护航的舆论先锋。在这种无日无之的偏袒舆论轰炸下,市民如何了解真相?如何辨明是非?又如何意识到当前暴力升级正在摧毁香港?所谓“谎言说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正是当下香港大众传播的真实写照。

香港意识形态领域内深层次遭沦陷,加上经济民生问题的“深层次矛盾”激化,两者迭加,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看得见的民生困境与潜移默化的意识形态侵蚀,又怎会不导致社会矛盾的冲撞和爆发?看来,香港特区政府既要重视经济民生问题,也须正视意识形态问题,而后者绝非仅靠政府花钱就能解决问题的。

作者是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