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港警性暴力吴傲雪承认 曾离家企图自杀

时间:2019-10-14 07:4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上周实名控诉遭警察性暴力,而涉及她本人的丑闻与指责也随后传遍网络,被指撒谎。(直播截图) (香港综合讯)香港社会争拗难止,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上周实名控诉遭警察

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上周实名控诉遭警察性暴力,而涉及她本人的丑闻与指责也随后传遍网络,被指撒谎。(直播截图)

(香港综合讯)香港社会争拗难止,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上周实名控诉遭警察性暴力,而涉及她本人的丑闻与指责也随后传遍网络。吴傲雪被亲北京港媒指问“大话精”(说谎者),她在受访时承认自己曾离家出走、企图自杀,但控诉网上对自己的指责属“荡妇羞辱”与人格谋杀。

综合《明报》《星岛日报》、网媒“立场新闻”等报道,中大校长段崇智上周四(10日)晚与学生及校友会面时,24岁的吴傲雪自称代表至少六名被捕学生,控诉遭警方滥暴,并在长约6分半的发言中指自己是8­月31日地铁太子站逮捕事件中的“严重伤者及被捕人士”,曾被送往玛嘉烈医院、葵涌警署和新屋岭拘留中心。

她一度情绪激动哭诉,称不仅自己一人被警察“性暴力”,更有其他被捕者被“不止一名警员不分性别的性侵和虐待”。发言快结束时,吴傲雪摘下口罩,强调自己鼓起勇气这么做,质问段崇智是否也有勇气一同谴责警方滥暴。

段崇智起初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会谴责所有暴力,但他在会后被学生围住,才承诺会在本周五(18日)就警察暴力发表声明。

香港警方当晚也发表声明,表示非常重视吴傲雪的指控,但称没有接获在新屋岭扣留中心被性侵的投诉。警方将主动联络事主,希望对方提供实质证据,让警方作出公平公正的调查,尽快找出真相。

中大教职员联署挺吴

吴傲雪对港警做出的“性暴力”严峻指控,引起舆论震惊,有中大教职员实名联署发声明支持吴傲雪,并对事件感到极度震惊和痛心。

不过,吴傲雪无法出示具体证据,她控诉内容的前后矛盾也引起关注,她隔天发表声明澄清,自己是在葵涌警署受到性暴力,而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岭受到性暴力和性侵,“而性暴力和性侵是不同的”。

她所称的“性暴力”,是在葵涌警署被一名男警“好大力拍打”胸部,如厕时被女警看着性器官,大约七步外有男警站着,以及女警在现场有超过20名男警在场时,揭起她的上衣,用金属探测器检查她的身体。

但吴傲雪坚持,有被捕者在新屋岭被性侵,包括一名男性“被轮奸和鸡奸”。

网民爆料吴傲雪“说谎成瘾”有前科

对于吴傲雪的控诉,亲北京的《大公报》引述网民爆料,指吴傲雪“说谎成瘾”,早有前科。另据香港《明报》报道,吴傲雪是独生女,父母情绪不稳定,她自小被家暴,17岁那年决定离家出走,寄住朋友家。

在接受《明报》采访时,吴傲雪形容,家暴和网络欺凌一样,施暴者没有太大理由。她中学时因举手答老师问题,被同学觉得她“搏上位”,对她的欺凌后来蔓延至网络,罪名是“成日媾仔”(终日和男生有不正当关系)。她也坦言,曾有男友因网上指控而抛弃她,更有匿名电邮寄到中大教育学院促开除她,也有人将其资料发至各大教育机构,要求别聘请她。2017年,吴傲雪因压力太大被确诊患抑郁症,随后三度企图跳楼。

吴傲雪说,她在上周四以后不断接到骚扰电话和短信,网上流传她的10宗罪,当中九宗不离“性”,包括指她做过“兼职女友”。她对此斩钉截铁否认,但也反问,“即使有做过,就代表拘留期间要遭受性暴力?”

她认为这是荡妇羞辱(slut shaming,指将有性欲望的女性标签为“荡妇”由此得出她不值得同情的结论),是人格谋杀。

《明报》的报道认为,吴傲雪从前企图自杀,如今发出“不自杀宣言”;从前孤身面对网上欺凌,如今有师生、校友力撑;“这些改变均来自这场反修例运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