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香港沦为战地 社会失控

时间:2019-11-15 07:4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早点 北看记 韩咏红 [email protected] 在香港抗争运动的力量正衰减之际,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上星期五不治身亡,历时逾半年的抗争再次注入了新的刺激因素。抗争者不只砸商

早点

北看记

韩咏红

[email protected]

在香港抗争运动的力量正衰减之际,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上星期五不治身亡,历时逾半年的抗争再次注入了新的刺激因素。抗争者不只砸商场、纵火烧警署,还破坏轻轨铁路,四处设置路障,意在瘫痪全港公共生活。抗争者在中环马路上设置的路障更犹如军事阵法——马路上散布的砖头以竹竿捆绑,再绑到路旁的栅栏上,如有警车或其他车辆强行驶过,路旁栅栏就会被拔起,如骨牌般压往路上驶过的车辆,这个布阵背后显然有专人指点。

如今,香港每天有数十人在冲突中受伤,有市民星期一被点火烧伤三成皮肤,七旬老人前天在清除路障时被砖头砸中头部,据报已脑死;各所大学附近的通道都严重阻塞。

林登社群里流传的一张照片中,通往香港中文大学的一条路旁挂了土制的“CU入境处”牌子,一个全副武装,戴防毒口罩的黑衣蒙面人手执自制武器在牌子下守卫,宣示抗争者接掌了中大校园的主权。这幅画面和好莱坞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中叛军控制了市政府的一幕差不多,青年抗争者俨然将虚拟世界搬进现实里。

这张照片印证了网上消息所称,中文大学成了反政府基地,不仅各入口被黑衣人控制、连校巴和卡车都被黑衣人征用和驾驶,驾车的不是校巴司机和大学职员,几个物资站还在源源不断收集和分配物资,学生在动手制作燃烧弹。

这几天里,不只大陆学生撤离到深圳避难,逾百台湾学生以及约80名韩国学生也匆忙撤离。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委任、选举,或赋予了黑衣学生管制校园的权力,学生们则反指警方才是在校园缔造“恐怖”的罪魁祸首。

面对多处陷入无政府状态,港府是否会实施宵禁,昨天成了热议课题。多港媒报道,政府高层前晚召开紧急会议至深夜,商讨是否实施宵禁。大陆《环球时报》推特也一度抢先报道香港将实施宵禁,后来又删除。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强调前晚只是举行普通会议,港府昨晚正式否认将实施宵禁。

     从建制派各人员的讲话中,港府不敢宣布宵禁的原因呼之欲出。首先,港府担忧此举将动摇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并触发股市崩塌等骨牌效应。

同样重要的是,实施宵禁需要大量警力,港警目前根本没有足够人力去执行。实施宵禁后,激进抗争者必定以身试法,则港府须要更强力镇压,必定激起强烈反弹与更多死伤,其后果又是港府无力承担的。港府现在是左支右拙,投鼠忌器,就如它不敢取消本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一样。

曾经与林郑月娥角逐特首之位的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领衔125名前高官与各界名人,本周二在报上刊登广告,联署呼吁港府尽力确保24日的区议会选举顺利进行,以“一票显民心”。

这个广告本身透露了香港政治现实的复杂与上层政治斗争之激烈,125名联署人中包括前运房局长张炳良、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港大学者陈文敏等,是曾俊华个人支持力的一次展示。港媒报道,曾俊华本星期三还现身湾仔,与黑衣抗争者同行。

香港乱局何解?实际上,因周梓乐不治而激发的这一波新的抗争风暴,既属偶然,但更有其必然性。自从6月中香港的抗争爆发以来,种种迹象显示,抗争运动的资金来源仍未被完全截止,物资来源没有截止,抗争者仍在源源不断地制造汽油弹,文宣的渠道与平台也在不停歇地运作,社会对港府的不满仍未消减,激进抗争者的“无国”意识形态基础,对北京当局的怨恨与族群仇恨还在滋长,还在不断累积斗争经验,以此推论,香港的抗争动能自然衰竭,实在不容乐观。

过去几天来,除了抗争者以外,有更多无辜市民受伤甚至性命危殆,如果香港的混乱局面持续下去,寻求玉石俱焚的抗争者很可能采取更激烈的行动,比如严重破坏电力、轻轨等基础设施,造成更直接或范围更大的伤亡。北京昨晚的最新表态是支持港府、港警依法施政、严正执法,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换言之,中央的武装力量尚不会直接介入香港“止暴制乱”,而港府又缺乏实际管治能力,香港更严峻的情况还在前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