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港立法会选举“真空期”如何解决?

时间:2020-08-04 07:2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香港特区政府上月底以冠病疫情严峻为由将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导致立法会在未来一年出现真空期。(法新社档案照) 特稿 据了解,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于本月8日至11日开会,处理香港立法会延后

香港特区政府上月底以冠病疫情严峻为由将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导致立法会在未来一年出现“真空期”。(法新社档案照)

特稿

据了解,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于本月8日至11日开会,处理香港立法会延后选举造成的“真空期”问题。据港媒报道,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已经抵达香港,就该问题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

香港特区政府上月底以冠病疫情严峻为由将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导致立法会在未来一年出现“真空期”。受访学者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可能会延任本届香港立法会一年,以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香港《基本法》规定,立法会除了第一届任期两年,之后每届任期四年。由于本届立法会任期将在9月30日结束,港府延后选举一年意味着未来一年立法会职能将出现“真空期”。特首林郑月娥日前已向中央呈交紧急报告,寻求指示。

据了解,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于本月8日至11日开会,处理香港立法会延后选举造成的“真空期”问题。据港媒报道,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已经抵达香港,就该问题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

不少建制派人士支持成立“临时立法会”

综合坊间看法,目前有三个可能的方案,包括延任现届立法会一年、成立临时立法会,以及成立限制部分权力的“看守议会”。

据《联合早报》记者了解,不少建制派人士都支持效法香港九七回归前的做法,成立“临时立法会”。根据该方案,北京将透过委任或由选举委员会选举方式产生“临立会”议员,全面履行《基本法》赋予立法会的职能。

不过,这个方案存在不少技术性问题。香港《信报》日前引述多年前担任过临立会议员的资深建制中人透露,“临立会”议员并非真正立法会议员,按理不能借用立法会大楼办公,须另觅地方开会,“除了议员外,连同秘书处职员及保安,港府要突然找到可容纳数百人工作的合适场所,似乎是缘木求鱼,唯一方法是向北望,在深圳开会。”

但上述方案最具争议的还是政治问题。泛民担心,早前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的四名现任泛民立法会议员,在此方案下肯定不能延任。届时,建制派将完全掌控临立会,可趁机推动一些法例如政改、23条等,若是如此,泛民将进一步抗争反击。

港媒:港府倾向延长本届立法会任期一年

港媒因此盛传港府倾向采用第二个方案,即延长本届立法会任期,将现任全体议员任期延长一年,并且分开处理参选与当选资格。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的现任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可以现届议员身分重返议会。

林郑在上周五的记者会透露这个信息。她当时说:“最务实处理立法会真空期,令立法会押后选举一年可以继续正常运作的办法,是将本届议会延一年,有几位提名的时候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将会以现任立法会议员的身分回到立法会。”

不过,有关方案遭建制派质疑。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日前表示,如果一些人被裁定不合参选资格,但又能够过渡,会“有点尴尬”。他昨日接受电台访问时解释,四名现任议员无法参选下届立法会选举,若延任一年,两者将产生矛盾。

身兼港府行政会议成员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叶国谦,则倡议第三个方案,即以“看守议会”方案解决立法会“真空期”的问题。根据该方案,“看守议会”是有权限的议会,只处理听取特首宣读施政报告、审议财政预算案等有限度基本运作,但不能如往常般设立事务委员会,也不能处理现届议会尚未完成的法案和拨款。

叶国谦表示,据他了解,若以“看守议会”的方案处理,或可不涉及修改《基本法》,因委任的任期与议员四年任期无关。

香港天大研究院副院长伍俊飞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认为,成立“临时立法会”的可能性较低,因为港府基于疫情严峻而延迟选举,若又让小部分人投票选举临立会议员,“有点说不过去。”

他相信北京最终会延任现届香港立法会一年,四名被取消参选资格的现任泛民议员也能够延任。“他们是本届立法会选举合法选出来的议员,若本届议会延长,按道理说,他们的任期也应该延长。”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受访时说,最简单的做法是以全体议员延任一年的方式解决“真空期”,但目前中央对港政策强硬,难以评估北京最后会采用哪一个方案。他预期,泛民未来还会坚持在议会和民间抗争的做法,但由于受疫情影响,泛民的抗争短期内会出现一股低潮。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