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陷美国会和港立会的示威者

时间:2021-01-12 07:4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港澳突搜

数以百计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上周三闯入国会,试图阻止国会议员认证总统大选结果,连日来在全球引发广泛回响。日前和一些香港同行交流,竟然发现大家都不约而同对其中一名中老年的男示威者印象深刻。

从照片所见,这名被网民们称为“毕哥”(Bigo)的男子闯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后,施施然坐在办公椅上,还把脚踩在桌上。这张一脸享受的“摆拍”照片经互联网传播后,顿时让“毕哥”在社交网络上“走红”。

但令一众香港行家最感兴趣的是这个故事的后续。原来,“毕哥”被驱离国会大厦后,向媒体展示了一封写有佩洛西名字的信封“纪念品”,振振有词地声称“这不是我偷的,我在佩洛西办公桌上留了25美分硬币!”“进办公室前,我还礼貌地敲了敲门。”周围的特朗普支持者都被他逗笑了。在网上,也有支持特朗普的网民质疑“纳税人拿点议员的东西,这能叫偷吗?”

香港记者朋友们都笑说,看到这个故事,就不由想起一年半前的香港。当年6月,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引发大规模示威。在7月1日回归日,一批示威者还闯入立法会,大肆破坏立法会内的财物,甚至是在立法会餐厅任意拿了汽水饮用。

事后,香港民主派团体不断为这些示威者的行为解释,指他们是为了反抗不公平的体制。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更在面簿贴出相关照片,声言示威者已留下“汽水钱”付款,质问“把他们叫做暴徒?暴徒会这么做吗?”

过去一星期,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事件触发香港社会热议,纷纷将其与2019年香港示威者冲入立法会作比较。姑且不说两件事是否有可比性,两地示威者在一些行为上极为相似,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法国勒庞写于一个半世纪前的心理学名著《乌合之众》,对这种参与群众运动者的心态有着深刻的描绘。据他分析,这种群体虽然有时候行为极端,但也会体现出很多崇高的美德。

比如法国大革命期间的“九月惨案”,杀人的罪犯虽然杀了人,但是他们对财宝却是秋毫无犯,老老实实的上缴死者的珠宝和钱包,放在会议桌上。本来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是很容易的。

若再深入分析,不难发现攻陷美国国会和香港立法会的示威者,大多是民粹主义的支持者。他们主张诉诸人民反抗精英,推动政治改革。而不消说,近年民粹思潮在香港和美国的冒起和壮大,都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有关。

当年美国政府在金融危机发生后大量印钞票,但大部分财富却流入少数金融寡头的荷包,精英和平民之间的鸿沟不断扩大,贫富差距加剧,中下层民众的怨气日增。

在香港,贫富差距也同样在2008年后扩大,底层民众实现阶层跨越的障碍越来越大。几乎在同一时候,中国大陆的崛起,为香港带来的外来人员流入,加重了普通民众的压力,更带来文化冲突和身份认同意识的增强。

结果民粹主义在港美两地大行其道。炒作民粹情绪的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选中异军突起成功当选总统。香港则冒起一股本土思潮,本土派政客利用民粹主义大打分配不公等空泛口号,煽动民愤,令港府的施政举步维艰。

譬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两年多前宣布推出“明日大屿”计划,希望通过填海兴建人工岛以解决困扰香港多年的房屋问题。但在一股“官商勾结”疑云的民粹情绪下,有关计划至今仍未通过前期工程拨款。

有鉴于此,曾担任香港首富李嘉诚旗下TOM集团行政总裁的商人王兟早前就突发其想,提出一个投民粹人士所好的方案:由全港750万市民以一人一股形式筹资开发大屿山,日后当利益出现时,作为股东的港人可以一同分享成果,做到人人共赢,希望借此降低社会上的反对阻力。

然而,民粹主义最大的弊端是过分强调多数。正如《乌合之众》一书所说,在从众效应下,一般人民会丧失思考能力,易受煽动。当绝大多数民众不愿采纳对立意见,尤其是在发生争吵时,往往会采取激烈与暴力手段,带来“暴民政治”。香港立法会和美国国会先后被参与社会运动的民众攻陷,也再次说明了《乌合之众》能够长期享誉世界,确实有其原因。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