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国崛起让北约找到新方向

时间:2019-12-06 10:1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如今确认中国的崛起对所有北约盟国都构成安全影响,对华新策略不是要制造一个新的对手,而是要以一种平衡的方式去分析、了解及回应中国所带来的挑战。(新华社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如今确认中国的崛起对所有北约盟国都构成安全影响”,对华新策略“不是要制造一个新的对手”,而是要以“一种平衡的方式去分析、了解及回应中国所带来的挑战”。(新华社)

2019年12月6日

北约日前在英国伦敦召开70周年峰会。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记者面前因意见不合而针锋相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英国、法国及荷兰领导人面前取笑特朗普,特朗普得知后指责他是双面人,不参加闭幕记者会而提前离开伦敦,峰会似乎不欢而散。此外,马克龙对土耳其最近挥军叙利亚的举动深表不满,认为使用俄罗斯武器的土耳其已经没有资格留在北约。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似乎也对北约事务兴趣缺缺。

表面上,北约成员国之间很多龃龉,但台面下各国其实逐渐走向一致,包括有越来越多成员国达到军事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标准、首次达成太空战略等,尤其是对中国崛起的反应,29个成员国本月4日发表联合声明,指中国崛起为北约带来“机遇和挑战”,接下来将针对如何应对中国拟定行动计划。

冷战结束后,北约失去方向多年。特朗普边缘化传统盟友,更让北约陷入“脑死”(马克龙评语)的处境。不过,中国在国际上的身影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迅速壮大,以及过去两年多的中美博弈迅速升级,使得北约找到了新的方向,以及重新团结的动力。

过去30年,全球进入美国治世的单极世界,大多数国家在相对和平稳定、只有恐怖主义威胁相对较大的环境中稳健发展和增长。北约只在对抗恐怖主义威胁方面发挥作用,在其他领域变得可有可无。这使得它面对内部团结、运作经费问题、美国与盟国之间的矛盾、英国脱欧、中国崛起等不同的挑战。

不过,从北约最新的联合声明及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谈话可以发现,这个安全联盟逐渐视中国为必须要去平衡的对象。斯托尔滕贝格谈到中国的军事实力增强,拥有可直击欧美的导弹;也提到中国的影响力已开始触及北约边界,特别是在北极和非洲越来越靠近欧洲大门和后院;更提到中国在经济和科技方面的实力,以及对未来基础设施的投资和研发能力。这在在显示,在安全方面北约对中国的挑战存在戒心。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如今确认中国的崛起对所有北约盟国都构成安全影响”,对华新策略“不是要制造一个新的对手”,而是要以“一种平衡的方式去分析、了解及回应中国所带来的挑战”。

很显然,一种类似冷战时期的两极国际格局在酝酿当中。不过,这是一种不同于美苏的新型两极格局,美苏过去在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等全面对立,美欧和中国的关系则密切得多。冷战后国际贸易走向自由化,世界快速全球化,经济相互依赖的外溢效应和互联网科技促使政治、社会、文化等领域也互相融合。因此,像美苏那种全面对立,不太可能发生在美欧和中国之间。

不过,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国际关系,也使得欧美对中国产生了更多戒心,而尝试在方方面面保持距离。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外投资的实力、庞大市场的吸引力和摆布能力、军费支出全球第二、5G基础设施及科技实力等,都使得欧美对中国又爱又怕。欧美既需要中国的资金和市场,又担心它的摆布能力,毕竟欧盟已发现,不同成员国对中国吸引力出现不同程度倾斜。我们一方面看到欧洲工业大国开始限制中国收购欧洲高科技公司,对于欧洲通信系统建设不敢全面拥抱中国5G技术,另一方面南欧及东欧不少国家则较欢迎中国投资。又如,布鲁塞尔的间谍活动近年来大幅度增加,也显示欧盟及欧洲国家是中美极力争取的对象。

北约作为重要的地缘政治组织,对中国崛起作出新的判断,说明北约开始密切关注中国在各个领域的一举一动,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在国际关系理论专家看来,像美苏对立的两极国际格局是相对稳定和平的时期;美欧与中国将发展出何种关系,还有待进一步观察。总之,世界期待的是共荣共存的国际社会共同体,携手解决环境危机、贫穷、恐怖主义等问题和为世人谋求福祉,而不是卷入其中被迫选边站。

顶一下
(34)
79.1%
踩一下
(9)
20.9%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