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特朗普的“救命稻草”

时间:2020-09-06 08:0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在全美反种族主义示威余波不断的大背景下,美国正需要总统拿出道德勇气化解分裂,安抚人心,平息骚乱。但特朗普却剑走偏锋,打着法律与秩序的旗号,乱扣帽子,火上加油,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在全美反种族主义示威余波不断的大背景下,美国正需要总统拿出道德勇气化解分裂,安抚人心,平息骚乱。但特朗普却剑走偏锋,打着“法律与秩序”的旗号,乱扣帽子,火上加油,继续煽动分歧,试图利用民间的焦虑和恐惧感,挽救他因抗疫不力和经济低迷而岌岌可危的选情。他正师法当年尼逊和老布什总统,利用乱局浑水摸鱼,险中求胜。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不顾当地官员的反对和抗议人群的不满,亲赴深受反种族歧视和反警察暴力抗议示威困扰的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再度引来火上添油加剧种族裂痕的指责。

对特朗普而言,基诺沙乃至全美骚乱是一个棘手问题,却也是大选白热化时期的一个政治机遇。

特朗普此行突出“法律与秩序”的连任主旨,向支持者展示强硬治理的姿态,明眼人都看出他是在复制1968年共和党人尼逊的胜选策略。

美国和海外舆论普遍认为,如果游行示威所导致的暴力活动持续加剧,或对特朗普选情更加有利。

英国广播公司指出当年尼逊在动乱期间高呼“法律与秩序”从中获得政治利益当选总统,现在争取连任的特朗普也用同一招,希望巩固中西部各州保守白人工人阶级的选票。

位于美国中西部的威斯康星州正是关键的摇摆州之一。

特朗普在基诺沙再度强调法律和秩序,他赞扬执法人员,却绝口不提如何解决警察执法过程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反而把示威活动定义为国内恐怖活动,必须严厉打击。有分析认为他此行旨在造势而非安抚人心。

新华社周末一篇特稿指出特朗普将是暴力事件的受益者:

第一,暴力活动占据人们视野,或可转移民众对于政府应对疫情不力、以及经济表现低迷等对特朗普不利因素的注意力。

第二,特朗普一直标榜自己为一个支持“法律和秩序”的总统,如果暴力进一步导致人们生活和商业活动受到影响,民众对秩序的需求必将提升。

大规模动荡或助特朗普吸引女性和年长选民

其实,早在今年中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压颈丧命引爆全美各地示威抗议以来,特朗普的核心圈子就有人透露,大规模动荡反而有助于特朗普选情,帮助他吸引女性和年长选民。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些匿名幕僚私下表示,全美各地大规模破坏的景象,能帮助彰显特朗普2016年选战就抛出的法律与秩序议题。他们预期,这口号对年长女性特别有吸引力,正好弥补特朗普在疫情中失去的年长选票。

最近因家庭问题闪辞的前白宫顾问康威一周前更在福克斯电视台访谈节目中直言:“更多暴乱、无政府状态、暴力和破坏,对总统选情更好。”

美国战后几次大规模骚乱,都和警察过度使用暴力有关。1965年黑人争取投票权暴乱、1968年芝加哥骚乱、1992年洛杉矶骚乱,以及今年的一系列城市暴乱,都激起全美对警察暴力的关注。 

1965年,民主党籍约翰逊总统出面谴责警察暴力,并保证向国会提出投票权法案,才平息了骚乱。

在危机当儿,总统的公开表态显得特别重要,因为他是美国精神的风向标。

更难能可贵的是,来自得克萨斯州的约翰逊是个典型的南方白人硬汉,在当国会议员的几十年期间,他的投票记录都是反对民权法,却在全国情绪激昂的危机当中,发出坚定的道德呼声,宁愿牺牲自己和党的政治利益来团结全国的各种声音,共度时艰。

历史学家对约翰逊的最高评价,莫过于他明知道推动投票权法案的决定将永远失去南方白人的选票,却知难而行。约翰逊在1968年放弃竞选连任与此和越战僵局有很大的关系,而南方各州从此成为共和党的铁票仓也始于这个时候。

在历史上,1968年被公认为美国战后最混乱的一年:反越战抗议如火如荼、约翰逊弃选、民权领袖金牧师被杀,最有望当选总统的民主党人肯尼迪也遇刺。金牧师遇刺引发的最大规模暴动,和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发生的暴力及血腥镇压,都发生在芝加哥。

在这样的极度混乱中,法律与秩序就成了非常有吸引力的口号。

芝加哥资深政治记者麦克莱兰最近撰文分析尼逊在动乱期间高喊法律与秩序,从中获利而当选。

他形容尼逊是“那个时代最狡猾的政客”“从民众的墓地挖出一条路,承诺终结60年代的城市暴动和校园反战示威,让国家恢复法律与秩序”。

尼逊通过不断强调犯罪和城市动荡等有种族符号的议题,利用白人的恐惧心理拉票。而芝加哥所在的伊利诺伊州过去一直是民主党票仓,却在1968年变成“红州”,不止投选尼逊当总统,之后五次总统大选也投给共和党候选人。

麦克莱兰指出,尼逊当选也开启了反动保守主义的时代,而特朗普正是此主义目前的代表人物,“身为尼逊的仰慕者,特朗普已在使用偶像的‘法律与秩序’口号,试图挽救因疫情和经济崩溃而变得岌岌可危的竞选连任活动。”

他指出,特朗普在2016年也是透过动员白人的恐惧和焦虑,赢得共和党提名和当选总统。

不过,他当时主要是针对非法移民,也未获得警察团体的拥护。

如今,其矛头明显指向非裔,并取代对手拜登,获得了全国警察公会公开支持。

事实证明,2020年是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一年。自年中起,多个城市暴发示威,给了他透过温和白人与非裔美国人之间的对立,来巩固票源的机会。

特朗普面对警察暴力与反种族歧视问题时,反复强调法律与秩序,明确站在执法人员一方,以迎合自己的保守派支持者。

《纽约时报》评论指出,特朗普的表态着重突出骚乱中“左翼分子”的行为,却有意忽略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右翼团体,利用种族问题加剧社会矛盾,乱中取胜。

特朗普抹黑民主党拜登反斥他“煽动暴力”

在上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特朗普和他的打手们更以法律和秩序开辟了新战线,抹黑民主党和对手拜登。

副总统彭斯率先开炮,称如果拜登胜选,暴力行为会蔓延全美国:“在拜登领导的美国,你们不会安全。”

特朗普的演讲则充斥着人身攻击和关于拜登政府会带来地狱般世界的警告。事实上,他关于拜登政策大多数说法都是错误的。有线电视新闻网在直播大会上特地请来专家评论员,在他们演讲完毕当场向电视观众拆穿他们的弥天大谎。

而拜登本人更在本周一第一时间在匹兹堡发表重要演说,对特朗普等人的指控做出了有力的回应。他谴责抗议活动中来自左翼或右翼的暴力行为,并批评特朗普煽动分歧。拜登的演讲说理清晰,逻辑性强,值得引述。

他劈头就说:“现任总统无法告知我们真相,他无法面对事实,也无法治愈我们所受的创伤。他不想澄清事实,只想煽风点火;他正在我们城市中煽动暴力。”

“他无法阻止暴力,因为他多年来一直在煽动暴力。他可能以为把‘法律与秩序’这个词挂在嘴边会使他看起来很强大,但是他不去呼吁自己的支持者停止在国内扮演武装民兵,这表明他是多么软弱。”

“特朗普看到这些暴行,他看到的却是政治救命稻草……他嘶吼着‘法律与秩序’来挽救他的竞选,特朗普最亲近的白宫政治顾问(对,就是那个丈夫反特朗普、女儿要断绝母女关系的康威)甚至对此毫不掩饰。她刚刚出来说:‘更多混乱,更多暴力,会对特朗普连任有利’。”

“试想一下,这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现任总统。他理应保护这个国家,但他没有,反而依赖混乱和暴力生存。”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暴力到处可见……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特朗普为每次事件火上浇油,因为他甚至拒绝承认:美国存在种族公正问题,因为他不会挺身对抗任何形式的暴力,他笑纳了持有攻击性武器的右翼民兵,白人至上分子和私警。”

“我们的现任总统希望你们生活在恐惧中,他把自己宣传为秩序的象征,可他并不是,迄今为止他也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是问题的一部分。”

“特朗普决意在美国灌输恐惧,他的整个竞选活动都植根于恐惧。”

拜登在演说中,连续问了几次:“特朗普执政,你真的感到更安全吗?”

有媒体赞扬这篇演说及时和一针见血,把特朗普团队要对拜登“欲加之罪”的种种罪状驳得体无完肤。

把戏被拆穿后,特朗普团队下来还会有哪些小动作?

已有媒体和历史学者提醒民主党和拜登提防1988年“威利·霍顿事件”重演。

这起事件是美国经典的选举案例。

1988年,共和党副总统老布什和民主党籍马萨诸塞州州长杜卡基斯争夺总统宝座。那个夏季,老布什的民调一度落后杜卡基斯17点。

威利·霍顿是在马萨诸塞州监狱服长刑的一名黑人重罪犯,却因州政府推行周末假释计划,他在刑期结束前获得释放。在假释期间,他逃到马里兰州,在那里又犯下重罪,强奸一名白人女子和刺伤她男友。而杜卡基斯是当时的州长。

面对千载难逢的机会,布什阵营制作了多支带有种族歧视意涵的广告,影射并强化像霍顿这样的罪犯与黑人之间的连结,意图唤醒白人选民的恐惧,还硬把霍顿的本名威廉改成威利,听了就让人联想到凶神恶煞在道上混的黑人暴徒,并暗示杜卡基斯和民主党的软弱纵容了犯罪。

另外,在总统候选人辩论中,杜卡基斯被问到如果妻子遭到强奸或谋杀,他会做何反应时,他重申自己反对死刑。这样一来,他无视犯罪的形象就更加突出。

在短短几个月里,杜卡基斯的领先优势一路下滑,老布什不但反败为胜,而且是狂胜。

美利坚大学政治历史学者里奇曼说过:这为共和党人利用种族恐惧、国内分裂,并试图利用美国白人的焦虑开了一个先例。 

1988年的大胜,绝非老布什政治生涯中的光荣时刻。

他原本反对这类负面竞选策略,但是当团队警告他这是他翻盘的唯一途径时,他才接受了他们的指导,并在胜选之后为自己的竞选基调道歉。

《纽约时报》上周一在封面刊文警告,老布什当年的竞选策略对特朗普来说可能是实现翻盘的一线希望。

文中访问了不少学者和当事人,并引述杜卡基斯最近的一次访谈说:“我犯了个愚蠢的错误,没有及时回应这些攻击。我为此付出代价。”

在1992年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克林顿吸取了“威利·霍顿事件”的教训,得出的结论是,必须对竞选对手抛出的任何负面手段立刻予以直接而咄咄逼人的还击。

在拜登宣布哈里斯为竞选搭档不久后,特朗普就对哈里斯发动了攻势。

特朗普说:“作为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卡马拉·哈里斯将一名从事毒品交易的非法移民投入就业计划,而不是关进监狱……四个月后,这名非法移民抢劫了一名29岁女子,用越野车将她撞倒,导致她颅骨骨折,毁了她的人生。”

特朗普竞选团队也在推特上发布四张明尼苏达州获释被告的头像,诬赖拜登及其工作人员释放了他们。

这些被告是在明尼苏达自由基金协助下获释,这是一个在5月下旬明尼阿波利斯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后崛起的非营利组织。拜登并未向该组织捐款,但据说他的一些工作人员有捐款。特朗普团队硬是要把拜登和他们扯上关系,“威利·霍顿策略”的影射意味呼之欲出。

老布什总统是谆谆君子,胜选后对选战中的不光彩策略还会表示内疚。特朗普已证明自己是礼义廉耻都欠缺的小人。他和家人把党大会当成一场特朗普家族的脱口秀,上演了一场《纽约时报》称之为“史诗级的无耻闹剧”,让海内外媒体和电视机前的观众看了摇头。可以预见他在接下来的选战中还会使出更多下三滥手段,让拜登防不胜防。

两人至今还只是隔空喊话,再过三个星期便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的作风,真叫人替拜登的临场表现捏一把冷汗。

赞一下
(10)
62.5%
赞一下
(6)
37.5%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