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入低谷的中澳关系 究竟何以至此?

时间:2020-11-19 23:1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双边关系近年来一路向下,究竟何以至此?图为一名中国民众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路过一个插着中国和澳大利亚国旗的柜台。(欧通社)

多家澳大利亚媒体昨天(18日)报道,指中国驻澳大使馆向澳大利亚第九新闻频道(Nine News)递交了一份文件,指责澳大利亚政府 “毒害双边关系”,并称有可能使两国的紧张关系升级。

第九新闻频道称,一名中国官员甚至放出狠话,直言中国很生气,警告“若你(澳大利亚)以中国为敌,中国就会成为你的敌人。”(If you make China the enemy, China will be the enemy)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此强硬回击,表示自己在澳洲国家安全和主权方面不会妥协。 莫里森说:“我们将始终根据国家利益,制定自己的法律和规则,不会应其他国家的要求办事,无论是美国、中国还是其他国家。”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主任罗震(James Laurenceson)直言,“在政治方面,我们正处于1972年建交以来的最低谷……澳中关系正在以六个月前无法想象的速度瓦解”。

回顾中澳关系走势,不难发现双边关系已出现“螺旋式下降”的恶化趋势,堪比矛盾日益加剧的中美关系。而这一切其实早已留下草蛇灰线。

2017-2020:政冷经热

2017年被视为中澳关系开始恶化的拐点。

在此之前,两国之间的政府高层往来频繁,虽然偶有不同意见,但大体上双方都在积极建立互信,推动合作。中国与澳洲更是在2015年签订《中澳自由贸易协定》。

然而在2017年,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发出警告,指北京越来越频繁地试图影响堪培拉决策。同个时候,中国商人向当地政界人士的捐款也被曝光。

同年底,时任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m Turnbull)宣布推出旨在遏制外国干预的法律。北京以停止外交访问作为回应。

20201119_m_zhong_ao_-hw_-reut.jpg
澳大利亚在2018年成为首个公开禁止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的国家。(路透社)

澳洲政府接着在2018年以国家安全为由,成为首个公开禁止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的国家。

自此,双方在政治与外交上的往来迅速降温,但经贸互动未受影响。

根据澳洲及世界银行的统计,截至2019年,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迅速发展的经济成为澳洲铁矿、煤炭、液化天然气等自然资源的绝佳市场,来自中国的游客和学生以及巨大的贸易收入也继续流向澳洲。

因此,即便双方在政治上的往来有所降温,许多经济效益得以延续。

2020:急剧恶化

进入2020年,情况发生了巨变。堪培拉在冠病溯源、南中国海、“一带一路”倡议、华为5G、香港问题等议题上的态度令北京非常愤怒,认为澳洲已在美国发起的遏制中国的行动中,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

冠病疫情

在冠病疫情上,今年年初疫情爆发后,堪培拉迅速响应华盛顿呼吁调查冠病源头,并将矛头指向北京。

中国5月以反倾销和补贴为名,对澳洲大麦加征80%关税。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中国曾用高价买下澳洲生产大麦的一半。

20201119_m_zhong_ao_-xiao_mai_-blg.jpg
中国今年5月以反倾销和补贴为名,对澳洲大麦加征80%关税(彭博社)

同时,中国也宣布暂停进口四家澳洲企业的牛肉产品。在2018年,澳洲牛占中国高级牛肉进口总量的67%。

中国政府部门6月也发布通告,指受疫情影响,澳洲国内对华人和亚裔的种族歧视言行和暴力行为现象明显上升,提醒中国游客前往澳洲旅游有风险,并提醒留学人员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此前,中国是澳洲最大的游客来源国和外国留学生来源国。

南中国海

继美国7月中旬首次就南中国海主权争议公开表明反对中国的立场之后,澳洲也紧随其后,同月也向联合国提交声明,不承认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主权。

澳洲声明反对中国对南中国海主权的历史依据,称根据2016年的南中国海仲裁案,这样的历史依据不符合海洋法国际公约,是“无效的”。

澳洲也在美国的呼吁下,派出军舰航行至有争议的水域,并在南沙群岛附近与中国海军相遇。

20201119_m_zhong_ao_-us-aus_navy_scs_-_reut.jpg
澳大利亚与美国军舰今年4月在南中国海航行。(路透社)

参加亚洲“小北约”?

进入下半年,澳洲积极参与由美国主导的,与美国、日本、印度其他三国共同举行的军事演习,引发四国或在亚洲组成“小北约”军事同盟对抗中国的猜想。

莫里森本周二(17日)访问日本时,也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互惠准入协定》这一军事协定原则上达成一致,方便两国日后共同进行联合训练和演习,被认为是结成针对中国的准军事同盟。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对此批评,称这形成了亚太地区除美国之外第一个双边准军事同盟的雏形。

莫里森与菅义伟也对南中国海局势、香港问题等敏感课题批评北京,引起中国外交部的强烈不满。

香港课题

中国人大常委今年6月30日通过《香港国安法》,并于同日实施。澳洲政府对此公开批评北京,堪培拉同时收留了许多在澳洲生活的香港学生和毕业生,并以《香港国安法》为由,暂停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

这又引来北京不满,并加深了对澳洲在积极配合美国围堵中国的印象。

记者问题

中国官媒新华社、《环球时报》等9月透露,澳大利亚国家情报机构人员曾在今年6月26日凌晨突袭搜查中国驻澳媒体记者住所,并进行了长时间盘问,之后带走了中国记者的工作电脑、手机、移动U盘和文字手稿等物品。 中国媒体指,澳方此举违反中国驻澳记者的正当合法权益。

在中国的澳洲媒体记者也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担忧。在澳洲华裔、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播成蕾今年8月被中国当局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而被采取监视拘留等强制措施后,澳洲广播公司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的两名记者进入澳洲驻华使领馆避难,过后紧急回国。

20201119_m_zhong_ao_-ji_zhe_-int.jpg
(从左到右)澳大利亚华裔记者成蕾此前在中国被拘留,两名澳大利亚驻华记者比尔·伯特斯和迈克尔•史密斯则匆忙回澳。(互联网)

未来走势:被不确定性裹挟着前进

作为经济生产结构极其互补的两个国家,中澳关系未来是否会持续恶化?

至少在目前,双方仍然无意看到两国关系触底崩坏。前中国驻澳大使傅莹10月初就呼吁,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应结束“对抗和谩骂”,称这两个贸易伙伴需要彼此。

就在上周五(15日),澳大利亚与中国都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共同参与建设全球最大的自贸区,显示出双方至少在经贸方面依然有保持联系的需要与意向。

20201119_m_zhong_ao_-ciie-3-afp.jpg
虽然政治、外交层面关系恶化,但中澳经贸方面依然有保持联系的需要与意向。图为今年10月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在澳大利亚红酒展台的中国民众与商人。(法新社)

中国驻澳大利亚公使王晰宁今年8月曾强调,澳大利亚“本应是中国的好朋友”,在贸易和商业方面的往来一直是两国关系的重心。

王晰宁说,目前两国关系确实存在阴影,因此需要更加明确立场,以消除阴影,并重申与中国对话的“大门总是敞开的”,不存在障碍。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主任罗震也认为,两国关系“在经济方面依然强大”。但他预计,经济关系将与政治关系一起,“以不稳定的方式向前发展”。

赞一下
(15)
65.2%
赞一下
(8)
34.8%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