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文在寅面对严峻考验 金正恩静观其变

时间:2020-11-22 07:23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专家认为,金正恩通过与特朗普的三次会面,为自己的统治获得了合法性,因此朝方不乐见拜登当选美国总统,而是期待特朗普连任成功后,美朝再次进行对话。图为特朗普(右)与金正恩于2018年在新加坡首次举行的美朝峰会上会晤。(档案照片)

国际特稿

姜贵瑛  首尔特派员

美国即将进入拜登时代,美国的对外政策一般相信将出现大转变。拜登上台后,预料他将会推翻特朗普时期一意孤行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重新尊重多边主义,以及巩固与传统盟友的外交关系。对于韩国最关注的朝鲜问题,拜登政府或许不会再延续特朗普政府的相关政策,这将会是韩国总统文在寅面临的严峻考验。文在寅的对朝政策被称为“月光政策”(moonshine),与他所继承的金大中"阳光政策",遥相呼应。舆论普遍认为,拜登胜选对于任期仅剩一年半的文在寅政府而言,将会是一把双刃剑。朝鲜半岛的未来,柔和的月光是否依旧明亮?

韩国总统文在寅2017年上任以来,努力改善韩朝关系,他曾表示,解决朝核问题、巩固和平是他任期内的目标。

去年2月,朝美首脑在越南河内举行的会谈破裂,朝鲜无核化陷入停滞。近两年来,各方一系列动作,让朝韩、朝美关系又逐步退回到对抗模式。其中,今年6月16日,朝韩开城联络办公室被朝方炸毁,朝韩关系面临恶化趋势。

朝鲜此举表面上是“敲打”韩国,实际上是向美国施压,真正目的并不是挑起半岛冲突,而是与美国谈判。同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朝鲜对美国仍构成重大威胁,宣布将2008年来延续至今的涉朝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对朝鲜的相应制裁将延长。

为了让处于僵局的朝美对话注入新活力,文在寅原本计划在美国总统选举于11月举行之前,再次促成朝美首脑会谈。

日本《读卖新闻》日前的报道引述韩美日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说,由于去年2月朝美河内峰会破裂,朝美实质关系停滞不前。于是韩国政府策划,请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派遣胞妹金与正访美,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

据报道,韩方当时说服朝鲜说,若借朝美峰会为寻求连任的特朗普加分,特朗普一旦胜选将对朝鲜也有好处。朝美都对韩方的提议感兴趣,不过最后因受到特朗普感染冠病等突发事件的影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韩计划被推迟,该峰会最终成了泡影。

不难看出,文在寅其实希望特朗普连任成功,以促成他在余下的一年半任期能继续推展对朝政策。文在寅的对朝政策被称为“月光政策”(moonshine)。这是借用文在寅(Moon Jae-In)英文姓氏Moon的巧妙发挥,也与文在寅所继承的金大中"阳光政策"遥相呼应。然而,文在寅过去三年多的执政并无亮眼的政绩,他当选时做出的众多承诺,兑现的寥寥无几。

韩美领导若会晤须等明年  文在寅政府届时或缺执政力

如今,拜登拿下足够选举人票,准备取代特朗普入主白宫,对于希望在任期内找到朝核问题突破口的文在寅,无疑犹如乌云蔽日。

分析指出,拜登政府组织外交政策顾问团队至少需要半年时间,加上目前他的首要任务是控制国内未见消退的疫情以及中美之间的矛盾,朝鲜问题相信会暂时搁置,这将让文在寅政府感到很着急。

韩国《首尔经济》报道指出,考虑到拜登新政府明年才正式上任,朝美高层若要会面最快是在明年下半年。韩国下届总统选举将在2022年3月举行,明年下半年各党候选人开始进入搏杀阶段,到时文在寅政府或已失去执政动力。换言之,在围绕半岛政策等主要议题上,韩美间可能最终会出现隔阂。

这是文在寅政府不愿看到的结果。于是,文在寅11月9日召开青瓦台首席助理会议时说:“将尽力说服美国新政府继承并发展韩国和特朗普政府取得的宝贵成果。”

同一天,韩国外长康京和也说:“美国政府应该以过去三年的成果为基础制定和开展对朝外交。”

拜登是一位资历颇深的政坛人物。虽然拜登方面目前尚未公布任何对朝政策的方向,但他在总统辩论时曾公开批评特朗普的对朝政策,韩国舆论认为,文在寅公开敦促美国新政府继承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做法,似乎不太妥当。

分析:驻韩美军费用谈判有望

韩国世宗研究所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禹政烨指出,“拜登方面关注修复同盟关系、强化韩美日安全合作等问题,如果韩国政府过于关注对朝政策,即使能够见上一面,双方的关注点可能也不在一个频道”。

然而,也有专家认为,拜登入主白宫,可能会终结华盛顿与首尔之间的紧张关系,推进停滞不前的驻韩美军费用分摊谈判。此前,特朗普单方面削减了联合军事训练,并不断表示驻扎在韩国的2万8500名美军是为抵御朝鲜的威胁,坚持韩国应该承担更多美军花费。美国要求韩国今年向美国提交13亿美元(约17亿新元)防卫经费。

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CSIS)所长约翰·哈姆雷最近出席《朝鲜日报》主办的亚洲领导力大会时预计:“拜登政府上台后,近一年没有结果的美国防卫费分担谈判会尽快达成协议。美军不是雇佣兵,也不是为了赚钱而存在的。驻韩美军不能把维护民主主义当作游戏一样看待并收取任何费用。拜登政府以同盟为价值中心,韩美防卫经费问题会迎刃而解。”

拜登12日首次与文在寅进行通话时表示:“韩国是印太地区安全与繁荣的关键,美国将继续履行对韩国做出的防卫承诺,并与韩国紧密合作解决朝核问题。”

对此,韩国媒体指出,拜登强调“韩国是印太地区安全与繁荣的关键”,这被解读为“是在间接邀请韩国加入美国主导的旨在牵制中国的印太战略”。对文在寅而言,拜登政府的这幅蓝图将是一把双刃剑。

韩国《中央日报》称,美国最早用“关键”来形容韩国和韩美同盟,是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特朗普执政期间较少使用该词。拜登此次重新用“关键”一词来形容韩国,对韩国来说其实是个负担。

美国国务院前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指出,拜登政府希望否定前任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想彻底重新开始,但有关亚太政策不会发生太大变化。特朗普与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印度等亚太国家合作,坚决应对损害地区和平与稳定、破坏通商惯例的中国的政策将得到延续,而且必须这么做。

在奥巴马政府负责过朝鲜半岛等东亚外交事务的坎贝尔补充道:“拜登政府为了对抗破坏亚洲地区秩序和稳定的中国,将进一步加强与韩国等区域内同盟的团结。韩日矛盾不仅会对两国造成损害,对其他国家也会产生负面影响。两国应该考虑自上而下(首脑协商)的外交解决途径。”

韩国资深媒体人李丙焘以《拜登时代,在朝鲜半岛吹起了一阵变化的新风》为题发表文章说,拜登上台,韩美和朝美关系预计将步入“新时代”。拜登的当选,对韩国来说是一把机遇和风险并存的双刃剑,文在寅不应该再抱着太乐观的态度看待朝鲜问题,有必要冷静分析当前情况,调整韩国的对外政策。

多国纷纷贺拜登 朝鲜或刻意沉默

美国媒体报道拜登当选新总统之后,各国领导人先后向拜登发出贺电。但朝鲜至今对美国总统选举结果没有任何反应,引起众多专家和媒体的猜测。

专家普遍认为,朝鲜方面并不乐见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三次朝美峰会虽然没有取得实质进展,但特朗普是唯一与朝鲜领导人接触的美国领导人,所以朝方应该会期待特朗普连任成功后,双方再次进行对话,以便要求美国放宽部分制裁。

前朝鲜驻刚果大使馆一等秘书高英焕说:“特朗普败选肯定会令朝鲜失望。对朝鲜而言,特朗普很重要,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和父亲金正日都未见过的美国领导人,他却见了三次。金正恩通过与特朗普的会面为自己的统治获得了合法性。”

高英焕认为:“朝鲜之前大力宣传金正恩会见了特朗普,所以朝鲜居民认为,美国就是特朗普领导的国家。若朝鲜官媒报道特朗普败选,将给朝鲜居民带来冲击。朝鲜或考虑到美国首脑交替的敏感消息被传开,刻意保持沉默。”

拜登在今年的整个竞选期间一直对朝鲜持批评态度。拜登称金正恩是“屠夫”和“恶棍”,并表示特朗普用“三次峰会”赋予一个独裁者合法性,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他在上个月22日举行总统选举前最后一场辩论中还说:“特朗普使朝鲜合法化,他称恶棍金正恩为自己的好朋友。他还说我们处于更好的状况,而他们有更多导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打击美国领土。”

曾担任朝鲜驻英国副大使的韩国在野党议员太永浩表示,去年11月拜登称金正恩为“恶棍”时,朝鲜官方媒体强烈谴责“疯狗(拜登)应该尽快用棍子打掉”,与这次选举结果出炉后朝鲜保持沉默形成了鲜明对比。太永浩认为,朝鲜可能是在等待美国新政府出台的对朝政策。

“自下而上”外交料与金正恩模式抵触

此外,多数专家认为,特朗普执政期间,在对朝外交方面采取领导人直接沟通协商的“自上而下”模式。但拜登将通过赋予谈判团权限的“自下而上”式对朝外交模式,注重与朝方开展务实谈判,拜登的外交模式有可能与金正恩的外交方式产生矛盾。

韩国联合参谋本部前作战本部长金龙显指出,“自下而上”的外交模式要分为工作会谈、高层会谈和首脑会谈三个阶段。通过这些阶段,谈判会变得更加理性和可预测性,但却是一种缓慢的谈判形式。这可能让朝鲜有所顾虑,因为一旦朝美会谈被推迟,朝鲜面临的形势就会更加严峻,处境也会更孤立。

金龙显补充道:“过去特朗普不怎么提朝鲜人权问题,但拜登不一样。他一样重视人权问题和朝核问题,这也让金正恩倍感压力。”

从以往经验来看,朝鲜一般会把核试验或者试射导弹作为送给美国新总统的“见面礼”。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上台初期,朝鲜实施第二次核试验。在奥巴马2013年开启第二任期的一个月后,朝鲜又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特朗普在2017年上台三周后,朝鲜发射了导弹。于是,分析认为,拜登上台不久后,朝鲜进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等活动的可能性很大。

韩国前外交部长尹永宽说,拜登最需要立刻着手解决的课题是控制美国国内疫情,还有处理中美关系。如果朝鲜问题在拜登政府的议题中被排除,那么朝鲜发起挑衅的可能将相当大。

韩东大学教授朴元坤预测,朝鲜可能通过明年1月召开的朝鲜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发表对外政策战略后,在3月间举行的韩美军事演习之后向韩方发起挑衅。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太平洋论坛地区事务主任罗伯约克也说,朝鲜可能会在拜登任期的早期就对他发出考验,这是他们的一贯做法。朝鲜的挑衅以及拜登将如何回应,将影响美国新政府之后的政策方向。

拜登延续奥巴马“战略忍耐”可能性低

另外,拜登在竞选总统时已经明确表示,他不愿意在没有条件下与金正恩坐下来谈判。专家普遍认为,拜登不大可能会回到奥巴马时代的“战略忍耐”政策,即继续实施制裁,等待平壤回到谈判桌。

韩国统一研究院专家洪珉说,当前朝鲜的核武技术和2008年奥巴马政府时完全不同。截至2017年,朝鲜共进行了六次核试验,并完成洲际弹道导弹试射,朝鲜核武技术已经取得相当大的进展,拜登政府延续奥巴马时期“战略忍耐”的概率很低。

前韩国统一部长丁世铉指出,曾在前总统奥巴马任期内两度担任副总统的拜登,知道该政策并未获得预期效果。因为在奥巴马任期内,朝鲜显著扩大了核能力和导弹能力,并进行了该国历史上六次核试验中的四次,这肯定给拜登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因此不会再倾向于采取“战略忍耐”政策。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