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老牌私企控制权之争引发对大陆渗透担忧

时间:2020-10-16 07:5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台海局势
一场围绕台湾最老牌私营企业控制权的争夺战,正迫使当地监管机构在确保台湾商界的公司治理,与阻止北京方面渗透台企董事会之间做出平衡。 在一场定于10月21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一群维权投

一场围绕台湾最老牌私营企业控制权的争夺战,正迫使当地监管机构在确保台湾商界的公司治理,与阻止北京方面渗透台企董事会之间做出平衡。

在一场定于10月21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一群维权投资者计划罢免大同公司(Tatung)董事长林郭文艳。大同的事业版图极为庞大,从处理政府信息系统横跨到制造电饭煲。

大同公司于1918年由林郭文艳丈夫的祖父创建,对她来说这场是一场个人斗争。但对台湾监管机构来说,围绕这家丑闻缠身的亏损企业的争斗代表了一个困境。

大同管理层表示,召开股东大会的部分投资者或是大陆人,或是有大陆资金支持。该公司警告称,如果这些投资者获得控制权,那么该公司为台湾政府管理的敏感数据将面临风险。但台湾政府已准许这场股东大会继续进行,这与过去类似情况下的做法不同。

“这次股东大会可能导致管理控制权的变化,而一旦控制权发生变化,损害将是不可逆转的,”70岁的林郭文艳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真诚地恳求我们的政府,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

中国大陆称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并威胁如果台北无限期拒绝服从北京的控制,中国将使用武力。近年来,台湾政府越来越担心大陆试图通过虚假信息、个人关系和投资来渗透台湾。

1918年,大同以建筑业起家,当时台湾还是日本的殖民地。1962年,该公司成为第一批在台湾证券交易所(Taiwan Stock Exchange)上市的公司之一,业务范围遍及钢铁机械、家用电器、能源基础设施和数据管理系统。

该公司复古造型的电饭煲和电扇一直受到热捧。但大同陷入了困境,报告去年营收354亿元新台币,亏损91亿元新台币(合3.16亿美元)。过去10年中该集团有9年处于亏损状态。

林郭文艳的丈夫、前大同董事长林蔚山去年被判入狱8年,罪名是挪用公司资金,并让大同的资产负债表背负债务,以帮助一位朋友的生意——林蔚山本人投资了这位朋友的生意。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外国投资者还是在四年前开始购买大同的股票。自2016年9月以来,台湾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Financial Supervisory Commission,简称:台湾金管会)发现一位中国建筑业大亨曾三次尝试秘密入股大同,最近一次购入了大同18%的股份。

根据台北地方法院8月份的判决,台湾商人郑文逸与这位大陆大亨合作购买了大同股份。裁决还点名了两家参与这些交易的投资集团,它们是该公司最大股东之一,曾对林郭文艳的管理控制权提出质疑。郑文逸已表示将对炒作股票的判决提出上诉。

去年7月台湾金管会表示,这位中国大亨已按命令出售了其股份。

但大同对此表示怀疑。林郭文艳说:“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根据当时的市场价格,卖出近18%股份意味着90亿元新台币。如果当时有这笔出售,至少从交易量就能看出来。但当时没有大的交易量。”

台湾商人郑文逸仍是大同的十大股东之一。在今年5月提交给台湾金管会的诉状中,该公司指控那位中国大亨通过外国托管银行账户持有23.6%的股份。据大同表示,与郑文逸有关联的方面控制着10%的股份。台湾建筑业大亨王光祥(Wang Kuang-hsiang)控制着另外11%的股份。王光祥已承认他此前曾向那名中国大亨借钱。

“这些参与者一直都一起投票,”林郭文艳表示。大同一再敦促台湾金管会进行另一项调查。她说:“我们只在5月份收到过一个回复,说如果事实如我们所描述的那样,他们将依法处理此事。”

台湾金管会周二表示,已发现另一家陆资投资者非法持有大同5.9%的股份。该监管机构表示已对这位投资者处以2500万新台币的罚款,并命令他在6个月内出售股票。

郑文逸和王光祥均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林郭文艳目前正在接受调查,原因是她在三个月前的大同年度股东大会上阻止她的质疑者投票。

台湾政府支持的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Institute for national Defence and security Research)的分析师曾怡硕表示:“此案提出了公司治理与国家安全之间的一个两难问题。鉴于大同为政府管理电子文件系统,如果有陆资支持的投资者获得管理控制权,可能存在风险。但这不能成为公司管理层的保护伞。”

台北正采取行动加强对大陆投资者的控制。但金融专家表示,这些提案不足以阻止大陆的秘密投资。

国立交通大学(National Chiao Tung University)金融监理与公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法学教授林志洁(Carol Lin)表示:“最令人头疼的是,我们的监管机构在此类案件中缺乏刑事调查权力。”

台湾监管机构很少能确定托管银行账户的最终受益人,一些未申报的中国大陆投资就使用了这类账户。“没有此类证据,你就不能以国家安全为由干预市场交易,”她表示。

译者/何黎

赞一下
(4)
10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