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催债 公安局长竟是黑社会老大

时间:2020-08-04 09:2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涉案14亿,非法放贷、暴力催债,公安局长竟是黑社会老大

(7月20日,贾净博等人涉黑案一审在鄂尔多斯中院开庭。图/鄂尔多斯中院)

内蒙古副处级“老公安”的涉黑史

本刊记者/周群峰

发于2020.8.03总第958期《中国新闻周刊》

腐败重灾区的内蒙古政法系统,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7月20日上午9点,贾等61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等一案,在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号法庭公开开庭审理。

贾净博现年47岁,是一名从警近30年的“老公安”。他曾任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政府副旗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中国新闻周刊》从知情人提供的起诉书中看到:经审查,以贾净博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放高利贷、暴力、“软暴力”讨债、强迫交易、非法采矿、贪污、受贿等违法犯罪手段以及开发房地产、经营酒店、承揽工程等经营活动持续敛财,组织成员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500余件次违法犯罪活动。

贾净博只是一名副处级官员,却因涉案资产超14亿元受到舆论关注。起诉书中显示,贾净博,绰号“老大”“博哥”,是巴彦淖尔市腾达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巴彦淖尔市泰荣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巨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巴彦淖尔市金凯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内蒙古泰荣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公司实际控制人。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曾担任乌拉特前旗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贾净博,最终因涉黑上了被告席。同时,他所供职过的乌拉特前旗公安局也成为被告单位。

将“赌王”纳入非法讨债队伍

1973年2月9日,贾净博生于巴彦淖尔盟(现巴彦淖尔市)五原县。

内蒙古当地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贾净博出身于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一名兽医。贾早年丧父,由其叔叔贾林霖抚养长大,他性格顽劣、不爱学习,青少年时便混迹社会。

1990年10月,17岁的贾净博进入巴彦淖尔盟临河市建工局工作。仅仅3个月后,他进入巴彦淖尔盟临河市公安局(现临河区公安局)工作。贾净博能进入公安系统的原因,并不为人所知。其在从警路上,虽屡陷争议却步步高升。

起诉书显示,在1998年~1999年间,贾净博利用公安民警身份,伙同乔卫东非法买卖走私车辆落户手续,获取了30.8万元的第一桶“黑金”。事后,贾净博纠集了于彦军、乔卫东等人,共谋让乔卫东为其顶罪。此后,乔卫东做了虚假供述,使贾净博免受追究,事后给乔卫东补偿现金7万元。1999年4月22日,独自揽下全部罪名的乔卫东,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罪,被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期间,贾净博安排乔卫东出逃,此后其长时间在逃未归案。直到2019年3月14日,被鄂托克旗公安局刑拘。

2003年6月后,贾净博历任临河区公安局巡防大队大队长、副科级侦查员、副局长(正科)等职。2012年12月,在巴彦淖尔市公安局监管支队主持工作。两年后,出任乌拉特前旗公安局政委;2017年10月,出任乌拉特前旗政府副旗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直到2019年10月落马被查,他在公安系统工作了接近三十年。

多名知情者称,贾净博脾气火爆,举止粗鲁,“不骂人不说话”(指张口就是粗话)。一位乌拉特前旗企业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有一次跟当地某局一位主要领导吃饭,该局是贾净博当副旗长时分管的单位。席间,该领导给贾净博打电话问及一个事情,电话接通后先被贾净博一阵破口大骂,骂得不堪入耳,席间人都感到尴尬。起诉书也显示,2017年,一个名为杨平的商人因与贾净博发生矛盾,贾随手将办公桌上的玻璃烟灰缸砸向杨平头部,致使杨平头破血流。

非法放高利贷、吸收公众存款、暴力催债,是贾净博团伙早年发迹的主要手段。2007年9月,贾净博以其二叔贾志民名义注册成立了巴彦淖尔市腾达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腾达典当行”,该公司由贾净博实际控制),开始大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放高利贷。

起诉书指控:2008年~2015年期间,贾净博等人以腾达典当行为依托,以月1.5%~2%的利率,向社会不特定的265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51亿余元,用于非法高利放贷。该黑社会组织以4~5分的月利率,提前扣除10%左右砍头息方式,非法放高利贷、暴力讨债,涉及受害人100余人,放贷金额1.7亿余元,非法获利8000余万元。

比如,2009年~2014年,马金山陆续向腾达典当行借款336万元,后因不能按期偿还,贾指示手下刘长江殴打辱骂马金山还债。2016年秋季,刘长江带人在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居然之家对马金山拳打脚踢,致其左腿骨折,刘长江将马金山头部撞击车门,马金山被迫用3台车辆、一套商铺给腾达典当行抵顶本息1050万元。

2013年,赵国良陆续向刘长江借款130万元,月利率5分,后其不能偿还借款,刘长江多次威胁、辱骂。2013年7月,在临河区某烧烤店,刘长江等人殴打赵国良,致其嘴角打破出血、上衣被撕烂,并以1个月内不还钱就要杀害其家人相威胁,赵国良迫于无奈,先后给刘长江还款220万元左右。

在暴力讨债方面,贾净博笼络了一支“专业队伍”。起诉书透露,2003年,贾净博利用临河区公安局巡防大队大队长身份,为临河区、杭锦后旗的“赌王”段宝提供非法保护,将其网罗于自己身边;段宝因“围胡”赌博被公安机关抓获后,通过贾净博打招呼,段宝仅仅缴纳500元罚款了事。贾净博利用段宝嗜赌如命、以赌博为业,惧怕被法律制裁而寻求贾净博非法保护的致命弱点,控制、指示段宝多次以暴力、软暴力手段为组织非法讨债。

以贾净博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地下执法队”,利用公权力指派公安民警替他人非法讨债,先后有组织地替他人讨债7起,累计讨要资金约2.5亿元,非法获利560万元。

2014年3月,吴平在解决与王建中、余生文等人借贷纠纷时,请托贾净博帮忙,贾净博引荐吴平与时任临河区公安局局长杨明认识,通过杨明帮助,吴平索要回近2亿元资产,为感谢杨明帮助,贾净博伙同吴平向杨明行贿280万元。资料显示,2020年3月,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副处级干部杨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为了管理这个“地下组织”,贾净博指示组织成员韩勇租用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新城康都会所”,由组织成员乔卫东管理,供组织成员吃喝玩乐、聚会、赌博,并不定期召集组织成员开会,听取汇报,安排部署违法放高利贷、讨债等情况。

赞一下
(7)
87.5%
赞一下
(1)
12.5%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