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事件内情:“严厉警告”指什么?

时间:2020-09-09 07:2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郑永年事件内情:一项为不实指控 一项“严厉警告”指什么?

.
现年58岁的郑永年曾在2008年至2019年间担任东亚研究所所长,他今年从东亚所辞职,8月离开新加坡,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档案照)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所长郑永年去年和今年分别被两名女子报案,指他在2012年和2018年对她们进行非礼。据《联合早报》了解到的最新内情,2012年的案件属不实指控,在2018年的案子中,郑永年受到警方“严厉警告”,但没有充分证据显示他的行为构成非礼罪。

至于2012年的案子,据《联合早报》上周报道,警方调查后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说明非礼指控不成立。两起案子警方均已结案,而国大东亚所仍在就2018年的案子进行内部调查。

此前,两名女子分别通过社交媒体指郑永年在2012年和2018年分别非礼她们,她们都是东亚研究所前职员。郑永年本月4日通过伊莱雅士事务所的代表律师许廷芳发表声明,否认有关性骚扰的一切指控。许廷芳也指出,警方就2018年案子向他发出的警告,“并没有构成罪责或事实的裁断”。

【2018年案件】

2018年案件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严厉警告”(Stern Warning)的含义。《联合早报》采访新加坡资深刑事律师陈其玉得知,警方在调查案件后一般会施予两种警告。“严厉警告”意味着案子已经了结,并且不属于犯罪记录,控方往后没有进一步提出诉讼的权利。

另一类较为严重的警告是“有条件警告”(Conditional Warning),一般上,条件是如果被指控者一两年内重犯类似的罪行,控方有权重新就案件提出诉讼。警方可通过口头或书面的方式给予警告,但近年来较常见的方式是书面警告。而如果警方接到报案后,发现指控完全没事实依据,则不会进一步采取行动,也不会给予警告。

据《联合早报》了解,郑永年被指控在2018年涉嫌非礼,时隔一年多才报案,该案件有一些疑点难确定,而在此期间声称遭非礼的女生与郑永年保持频繁接触和良好的师生关系。因此郑永年身边的人与前同事,都对这次案件感到震惊。

至于警方发出“严厉警告”,可以是因事件涉及其他方面的行为不当,这可以是指他与该女子一对一独处时没有保持敏感,当时不应该让办公室门处于关闭状态,在这个案子中,也因为女方指控郑永年拥抱她,但这不足以构成非礼诉讼。

在那事件外,就《联合早报》目前了解,该案女子没有提出其他的具体指控情节。

涉及2018年案件的阴姓女子早前接受《南华早报》访问时说,她是在同事的建议下,找上司郑永年谈职业发展。她称在进入郑永年的办公室后,郑永年拥抱了她,并拍了她的屁股。她随后挣扎跑出办公室,并发了短信给郑永年,表示办公室里发生的事令她感到“不舒服”,郑永年之后回复说“非常抱歉”。

对此,郑永年今天打破个人缄默,他在接受凤凰网访问时则叙述,阴姓女子主动和他约谈,她谈完工作要离开时,提出要郑永年把女儿介绍给她做朋友,但当时郑永年的女儿人在美国,她对此表示失望。因此郑永年给予一个拥抱以示安慰和告别。

郑永年强调:“阴小姐指控我在拥抱她的时候,碰到了她的屁股。但这并不属实,我也没有正式接受警方的‘严肃警告’。在新加坡的法律体系中,不管被指控者是否乐意,警方可以发出此类警告。此事新加坡国立大学还在调查之中,我也不能多说,以免干预学校的调查。”

【2012年案件】

至于2012年的事件,新加坡警方发言人早前证实,今年5月14日接获一起涉及非礼的报案,案发时间为2012年10月24日。警方决定不采取进一步行动。案件就此了结。就警方的立场与种种迹象显示,这是不实指控。

据《联合早报》了解,曾姓女子并非到警局直接指控郑永年,而是使用电子政府密码(SingPass)进行网上举报;对方指非礼事件发生在八年前的10月24日上午8时到中午12时之间,当天是东亚研究所的15周年纪念论坛。据曾姓女子的说法,她和郑永年在举办论坛的丽晶酒店(Regent Hotel)共同搭乘电梯到会场,郑在电梯间里解开她的胸罩带。

郑永年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说,有照片显示当天曾姓女子穿着外套,不可能透过数层衣服去解开她的胸罩带。再加上丽晶酒店的电梯是玻璃电梯,四周都可以看到电梯内的情况。当天活动场所都在一楼,只有午餐在酒店三楼,当天出席论坛的包括时任副总理尚达曼、多国驻新加坡大使和本地政府官员、企业家及学者,再加上时任东亚所研究员的郑永年妻子全程陪在他身边,在午餐前根本没有理由,离开那么多重要国际嘉宾去和曾姓女子同乘电梯。

澄清上述事件的同时,郑永年也提供邮件记录,显示曾姓女子在过去两年每天都会发不当内容邮件给他,少则每天一封,多则一天四封。她在邮件中称郑为“豆”、“宝贝”,自称“呆”或“宝贝”,多封邮件包含性暗示。(邮件节选内容见图)

11_Large.jpg

12_Large.jpg

13_Large.jpg

郑永年说,他曾和行政领导讨论过如何处理曾姓女子的骚扰行为,但行政层认为曾女有严重心理问题,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他也向技术人员咨询能否阻断曾姓女子的电邮,但由于是国大内部邮件而无法阻断。因此,郑永年选择对工作无关的邮件不看、不回、直接删除。曾姓女子向警方举报之后,郑永年从删除邮箱中找到了曾发给他的51封骚扰邮件,并把这些邮件全部交给新加坡警方。他也强调,由于涉及其他人,有些地方不便出示证据原件,等到法律上许可时,他可出示所有证据。

曾姓女子今年7月离开任职10年的东亚所,她此前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她最近才知道自己不是唯一受害者,因而在今年5月报警。她也控诉自己不断向研究所管理层投诉,但始终无人理会。《联合早报》已进一步电邮联系曾姓女子,目前尚未接获回应。

现年58岁的郑永年曾在2008年至2019年间担任东亚研究所所长,他今年从东亚所辞职,8月离开新加坡,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他也是《联合早报》的长期专栏作者。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