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间:最尴尬大使 布兰斯塔德

时间:2020-09-19 07:3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新闻人间 中美交恶之际,美国驻中国大使突然说下月离任,让两国关系继续探底。 布兰斯塔德大使的公开说辞是,回国是为帮老板特朗普争取连任助选,但大中华圈地区舆论猜测内情不单纯。 正如中国

新闻人间

中美交恶之际,美国驻中国大使突然说下月离任,让两国关系继续探底。

布兰斯塔德大使的公开说辞是,回国是为帮老板特朗普争取连任助选,但大中华圈地区舆论猜测内情不单纯。

正如中国“大炮”媒体人胡锡进所说,73岁的布兰斯塔德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上。如果说他是“全球最尴尬大使”,恐怕也不为过。

美国政府一般在总统选举后才调换驻外大使,布兰斯塔德夹在中美之间两头受气,能发挥的作用又十分有限,晚走不如早走。

在美国这头,低调温和的布大使与白宫对华鹰派立场不完全一致,例如他坚持反对向所有中国留学生关闭大门的主张;在中国那头,北京对美外交官的活动施加限制及《人民日报》上周拒绝刊登他署名的文章等因素,都让他夹在中间难做人。

曾被中国官媒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布兰斯塔德,在上任初期其实被寄予厚望,因为他跟中国颇有渊源,也创造过多个美国政坛记录。

他27岁步入政坛,36岁当选爱荷华州州长,创下美国历史上最年轻、任期最长州长的纪录,累计执政爱荷华22年。

因为推动爱荷华与河北省结成姐妹省,布兰斯塔德早在1985年就认识时任河北省正定县县委书记。

特朗普之所以委派布兰斯塔德当驻华大使,看中的正是他的交情。

但命运弄人,布兰斯塔德在任三年偏偏见证中美关系走向40年来最暗淡时期,从贸易战到冠病疫情再到香港问题等,两国相互指责、矛盾一再激化,他最“硬核”的政绩,也只剩下推动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布大使离任消息传出后,中国社媒平台被一句话刷屏——“别了,布兰斯塔德”,这是改编自毛泽东1949年8月18日于新华社发表的文章题目——《别了,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是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之前的美国最后一任驻华大使,处境跟布兰斯塔德一样尴尬。

毛泽东当时借挖苦司徒雷登来批评他所代表的“美帝国主义”,指美国政府支持国民党打内战。在毛泽东笔下,美国对华政策和司徒雷登都是失败者。

相隔71年,从司徒雷登到布兰斯塔德,中美关系仍走不出历史怪圈。短短三年,布兰斯塔德从最初被寄予厚望到最后黯然离去,正是中美关系彻底质变的一个缩影。

布兰斯塔德本周在北京最后一场记者会上说:“美国并不寻求围堵中国,我们想看到中国繁荣,作一个全球体系具有建设性的支持方。我们有共同的责任,重设此一重要关系,让它长期下去可以对等、公平,可持续,这将确保我们两国和全世界的稳定。”

这番话相当中肯,无奈中美关系没走向美国盼见的对等,就已坠入对抗深渊。棋局难撼,布大使在北京发出最后呐喊,也无力回天。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