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边陲争民主 格鲁吉亚狭处求存

时间:2019-11-30 10:5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01观点 由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而衍生的大型抗争运动至今,已经历时近六个月。此次的香港抗争,与世界各地一浪接一浪的示威运动此起彼落,从南半球的智利圣地牙哥到北半球的英国伦敦,从亚洲的

01观点

由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而衍生的大型抗争运动至今,已经历时近六个月。此次的香港抗争,与世界各地一浪接一浪的示威运动此起彼落,从南半球的智利圣地牙哥到北半球的英国伦敦,从亚洲的印尼雅加达到非洲的苏丹,全球示威运动犹如蝴蝶效应互相影响,当中西班牙加泰隆尼亚独立运动之示威者,便明言其示威模式启发自香港,法国黄背心更高举与港同行的旗帜以示支援。而香港的抗争者亦有其取经之地方,其中2014年乌克兰革命,以及其纪录片《凛冬烈火:乌克兰为自由而战》更成为抗争者“天书”。不少市民于社区举办放映会,便是播放此套电影。

《凛冬烈火》也许为香港示威者带来鼓舞人心的作用,纪录片最终以亲俄罗斯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出走俄罗斯为结尾,革命似是以胜利告终。然而,在纪录片中的故事结束后,乌克兰的发展却不断恶化。莫斯科策动克里米亚举行公投,归并俄国。亲俄民兵组织又在俄军支援下,于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Donetsk)及卢甘斯克(Luhansk)地区与乌军激战,并宣布脱离乌克兰独立建国。乌克兰至今仍处于分裂内战状态,而俄国吞并克里米亚似乎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其实乌克兰之经历并非新事,苏联解体后,多个原属苏联势力范围夹处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地缘政治角力,不得安宁。2008年,格鲁吉亚与境内一直争取独立的亲俄南奥塞梯地区(South Ossetia)爆发武争冲突,俄罗斯挥兵南下占领了南奥塞梯及另一亲俄地区阿布哈兹(Abkhazia),占格鲁吉亚全国的两成领土。

格鲁吉亚总统富可敌国

拥有300万人口的格鲁吉亚位于欧亚接壤的高加索山脉,西临黑海,北邻俄国,南边则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土耳其接壤。出身当地的名人有前苏联最高领导人史太林。格鲁吉亚长年为苏俄领土,于1991年苏联解体后独立建国,自此一直在西方及俄国的十字路口中翻来覆去。苏共时代已经掌权的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Eduard Shevardnadze)因长年的腐败问题及施政不善而大失民心,于2003年国会选举涉嫌舞弊之中爆发的“玫瑰革命”,兵不血刃的推翻谢瓦尔德纳泽政府。自此格鲁吉亚采取全面亲欧路线,包括主张加入北约等,令格俄关系大为受损,亲俄的南奥塞梯分离份子因而更加激化,最终导致2008年格俄战争。

此时在莫斯科发迹的格鲁吉亚首富伊万尼什维利(Bidzina Ivanishvili)弃商从政,宣布成立格鲁吉亚梦想党,并大举竞逐2012的国会选举。《福布斯》称伊万尼什维利的家财高达49亿美元,占格鲁吉亚国民生产总值差不多三份一,其富可敌国之家财,对格鲁吉亚可发挥之影响,可想而知。凭着其财力及声称要同时争取欧俄的平衡政策,格鲁吉亚梦想党于选举中嬴得国会多数,伊万尼什维利本人成为总理,而该党亦乘胜于翌年的总统选举中击败于“玫瑰革命”运动中上台的统一民族运动党,自此格鲁吉亚梦想党一直控制总统及国会,全面执政。

不过由伊万尼什维利掌握实权的政府在位日久,亦开始出现腐败指控。伊万尼什维利任命其前私人保镳为内政部长、其私人律师为司法部长、其私人医院主管为衞生部长,都惹来任人唯亲之嫌。格鲁吉亚政府又开始收窄言论空间、打压公民自由,试图影响明年的总统选举。最高法院早前裁定将全国最多人收看之电视台交予亲政府商人接管后,多名曾批评政府的记者即遭解雇,不少行家亦因抗议高层而愤而辞职。伊万尼什维利又在选举前经其拥有之慈善机构拨出约五亿美元,捐助60万名国民还清债务,接近国内17%人口,被质疑有买票之嫌。

尚待实现的制度改革

对格鲁吉亚梦想党最严重之指控为其亲俄路线。伊万尼什维利政府虽然一直采取同时争取欧俄之平衡政策,但被指对俄立场软弱,并对南奥塞梯的亲俄武装组织逐渐逼近格鲁吉亚腹地之行动坐视不理。今年6月,曾投票支持阿布哈兹脱格独立的俄罗斯国会议员戈维诺夫(Sergei Gavrilov)到格鲁吉亚国会访问,被邀请坐上主席位上以俄语发言,引起国民不满,纷纷到国会大楼前示威,警方以催泪弹及橡胶子弹驱散,造成大量示威者受伤。最终政府接受反对派统一民族运动党要求,承诺改革国会选举制度,把目前一半比例代表制及一半单议席单票制的混合制,改成类似德国的全面比例代表联立制。

单议席单票制被视为有利大党格鲁吉亚梦想党,不利财力较弱并且在野的统一民族运动党。事实上从本港最近的区议会选举可看出,虽然民主派此次选举中得票率为57%,建制派为42%,但选举结果却以民主派夺得八成半议席的压倒性胜利,可见格鲁吉亚反对派的忧虑并非无的放矢。虽然单议席单票制于美英等传统民主大国之国会选举中运行已久,有论者认为有利两党制及政局稳定,不过此“胜者全取”的方式运作的选举制度,是否真切并全面反映民意,亦一直有所争议。反对派提出按比例分配议席的要求,可以理解。

不论如何,执政格鲁吉亚梦想党虽然承诺选举改革令示威稍息,但11月13日却否决改革方案,再度使局势升温。示威者再一次包围国会,政府则出动防暴警察并首次使用水炮车,导致多名示威者严重受伤。本来政府近年收窄言论空间,又接连爆发贪腐丑闻,已经令民怨沸腾,再加上示威者本来要求被指要为6月警方强硬清场负责的内政部长加卡里亚(Giorgi Gakharia)辞职,他却更上一层楼,被委任为总理。现今政府出尔反尔,令社会对其信任彻底破产,亦势必局势进一步恶化,甚至有可能重演2003年玫瑰革命或2014年乌克兰革命。

不少反对派人士相信,在富可敌国的伊万尼什维利把持下,发生种种破坏制度的行为,自脱离苏联独立后得来不易的民主制度已是危如累卵,而现在格鲁吉亚亦再度重临亲欧及亲俄的十字路口。

事实上,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都摆脱不了政局动荡及分裂危机。本身经济较为富裕、较早加入西方阵营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罗的海三国政局较为稳定,而哈萨克、土库曼、乌兹别克、吉尔吉斯、塔吉克斯中亚五国,则依然奉行专制统治,与俄罗斯关系良好。由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执政逾四份一个世纪的白俄罗斯,则是几乎与西方断绝来往而全面亲俄,相反,格鲁吉亚、乌克兰此等亲西方与亲俄势力长期拉锯的国家则无可避免成为大国角力之场所,加上内部民主根基不稳,贪腐垄断严重,国民普遍贫穷,政局亦因此而长年动荡。

回过头看今天的香港,在政治现实中不容“独立”,但却由于特殊历史历程而深受西方价值观影响,以至于“一国”与“两制”之间的磨擦,酿成当下社会困局。此次由《逃犯条例》修订引起的“恐中”情绪,跟格鲁吉亚由“反俄”示威衍生的反政府运动,也有相似之处。虽然中港之间的矛盾终究非国与国的比并,而是于中国主权下中央与地方之间之内部问题,但无可否认香港正处于中西角力的锋尖浪口,美国在此次反修例运动中的高调介入,甚至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也把本来为内部问题的香港进一步拖进了大国博弈中。只是,格鲁吉亚2003年爆发“玫瑰革命”,曾被视为民主之胜利,然而十多年过后,人民仍要走上街头对抗政府,可见民主制度之成功,除了选举之外,仍要有一系列经济、社会,甚至国际政治之因素。港人争取落实普选民主诉求时,也可从格鲁吉亚身上汲取一些教训?

顶一下
(9)
75%
踩一下
(3)
25%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