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抖音在美行路难

时间:2019-12-06 08:0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在虏获全球年轻用户方面所向披靡的抖音近来麻烦不断。继年初因非法收集13岁以下未成年人姓名、电邮地址和住址被美国政府课以570万美元重罚以后,抖音这两周又接连惹上官非。 居住在加州帕罗奥

在虏获全球年轻用户方面所向披靡的抖音近来麻烦不断。继年初因非法收集13岁以下未成年人姓名、电邮地址和住址被美国政府课以570万美元重罚以后,抖音这两周又接连惹上官非。

居住在加州帕罗奥多(Palo Alto)市的大学生洪女士(译音,Misty Hong)上周三对海外版抖音“TikTok”发起集体诉讼。洪女士声称她在3、4月间下载了TikTok的应用,几个月后发现TikTok未经许可替她创立了账户,还收集她的私人信息,其中包括她未发布的视频中的生物特征识别信息,并将这些信息转移到位于中国的两个服务器上。

起诉文件并未提供证据以支撑这些指控,抖音海外版没有对上述诉讼做出回应,但它一向强调,所有美国用户的信息都储存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

到了本周,针对抖音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的诉讼也接踵而来,字节跳动被指控未经家长许可,收集13岁以下儿童用户信息,售卖给第三方广告商,涉嫌违反儿童隐私权法。

在美国,人们视打商业官司为家常便饭。企业被用户起诉不等于罪名成立,何况对市值约750亿美元的北京字节跳动来说,即使被罚赔偿几百万美元也只是九牛一毛。但官司接连不断,足见抖音在美国面对的压力逐步加大。

抖音赫然已成为中美贸易战、科技战下的又一家遭殃中国企业。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已对北京字节跳动两年前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Musical.ly一事展开国家安全审查。在美国参议院11月初举行的听证会上,议员对抖音存储用户数据的方式,以及抖音是否替中国政府做内容审查的强烈质疑,更是溢于言表。

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的声明就充满恐共情绪,他对美国家长发出警告:“如果你的孩子使用TikTok,中国共产党就可能知道他们在哪里、长什么样子、认得他们的声音还知道他们在看什么。”霍利也质问,一些抖音用户是军人、政府官员和社会贤达,让中国知道他们的社交生活意味着什么?

在西方媒体上,对抖音的质疑更多集中在其内容限制上,抖音被指将“中国式审查”输出到世界。今年9月,英国《卫报》声称取得抖音海外版内部指引,明确限制批评或攻击任何国家的政策,限制妖魔化或扭曲他国历史,包括印度尼西亚、柬埔寨、中国的争议性历史事件,世界政坛上的20名争议性人物如金正恩、普京、特朗普等也在限制之列。

最近,抖音国际版又被发现人为限制传播残疾、同性恋与超重人士发布的视频,而屡屡受压的抖音每次均展示配合姿态,表示愿入乡随俗,调整内容管理。

有意思的是,面簿创始人扎克伯格站到了反抖音的最前列。扎克伯格扛起了维护自由言论的大旗,但西方媒体没有因此忘掉面簿的丑闻,它们在报道中指明扎克伯格依然不承诺限制面簿上含谎言的政治广告,批评扎克伯格只是利用抖音转移焦点,掩饰面簿自身问题。

实际上,关于面簿和抖音之争,体现的是言论自由与抑制争议以维护现状与和谐的分歧,反映了西方与中国对待言论的不同价值观。从中国本土长出来的抖音,标榜只谈娱乐不谈政治,通过刺激创意与娱乐体验牟利,到任何一个社会都以规避政治话题、服从体制来换取自身的安全运营空间。面簿则不避讳利用政治议论来凝聚人气,更不拒绝政治广告带来的收入;言论自由对面簿而言,也是一部生意经。

从自由与责任的原则性辩论来看,中西方对待言论自由的价值观各有其产生的原因。不过,不论是抖音或面簿等美国社交媒体巨头,恐怕谁都没有披露其生意模式的全盘真相,也都是将企业自身的利益——本国的政治安全利益或商业利益,置于用户利益之上,实非全球用户之福。抖音和面簿的差别,其实为社会严肃探讨言论自由的责任与界限,提供了生动的素材,只可惜,中美的国家利益之争以及美国蔓延的恐共情绪,并不支持这方面的冷静讨论。当然,中国将多个美国的科技媒体巨头拒之门外,美方也没有对话的推动力。接下来,国际版抖音“Tiktok”须要证明其能独立于中国母公司而运作,否则在美国的运营将越来越艰难。中美科技脱钩都是可能的,又岂会在意一个抖音?

顶一下
(35)
94.6%
踩一下
(2)
5.4%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