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还剩17人未脱贫

时间:2020-01-10 09:2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早点 北看记 2020年是中国最高层定下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中共誓言要在迎接建党百年之际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其中一个衡量标准就是能否消灭绝对贫困。扶贫因而是今年各

早点

北看记

2020年是中国最高层定下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中共誓言要在迎接建党百年之际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其中一个衡量标准就是能否消灭绝对贫困。扶贫因而是今年各地方政府工作的重头戏。

眼下,虽然中美贸易战的压力依然高悬于顶、香港问题远未解决,两岸风险不断积累,但是与全面建成小康这个中共奋斗目标兼对人民的“庄严承诺”相比,对外问题实际上都得靠边站。而在各地官员铆足劲加紧扶贫“收官”之际,各种调侃与批评,也接踵而至。

话说本周二(7日), 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开会,该省扶贫办公室主任汇报工作说,过去四年来江苏已实现脱贫254万人,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目前全省只剩六户、17人未脱贫。

这个数字立即在网上炸开了锅。一些网民质疑官方数字造假,也质疑官方如何能精准算到还有17人贫困。有微博博主发起题为“江苏剩17人未脱贫,你脱贫了吗?”的投票,引来近7万人投票声称自己“没脱贫”。

有回帖者帮忙说明,政府是按照年收入是否超过贫困线来统计贫困人口。江苏省官方则回应,中国全国贫困线是年收入4000元(人民币,777新元),作为经济强省,江苏已主动将标准提高至6000元。至于能算到17人,是因为按照精准脱贫的要求,贫困人口的数据就要求精准,再者17人也是动态过程,数据每天都在变化。

也有人问,既然穷人只剩这么点儿,何不每人发6000元现金,脱贫立即达标?更有人批评中国的贫困线订得太低,既不现实也不接地气,是让官方炫耀政绩的“账面脱贫”,“中国式扶贫”是政绩主导下的“扶贫大跃进”。

再早前,还有一则让人啼笑皆非的网警辟谣新闻。

1月2日,有网民向广西省玉林市网警举报收到这样的手机短信,内容是:“您好,国家检测到您是重度贫困人口,为保证国家2020年全面脱贫目标,请您明早8点准时到当地公安局自首接受死刑处置。”

重度贫困人口得到公安局自首、还要被处死?!这显然是有人恶搞造谣,玉林网警对这个假消息进行了辟谣。

然而,网上舆论场对于扶贫的这般冷嘲热讽,反映了民间的多层疑虑,其中既有对贫困线认定标准的不屑,也有对官方扶贫的工作方式的不信任,乃至对“全面消除贫苦”这个目标都怀疑,认为将会引发更多数字造假与形式主义。

按照中国现行物价水平,年收入超过4000元在城市里别说很难供饭,伙食费恐怕都不足,但换一个角度说,中国偏远地区如果还有许多人的年收入还不足4000元人民币,从社会公平正义的角度而言,确实说不过去。

就笔者亲身采访以及报社数名同事所见,中国投入大笔资金扶贫,改善偏远地区的公共服务与基础设施,一些驻村干部以“土法炼钢”的方式扶贫,也确实给当地民众生活带来了改变。官方通报数据称,几年来有数以百万计干部被派到贫困地区驻扎扶贫,其中牺牲在扶贫岗位上的一共770多人,中国扶贫之力度与决心,可见一斑。

然而,扶贫干部的工作成效确实受限于当事人的素质,以及是否具备推动农村发展产业的能力。香港《端传媒》不久前就深度报道揭露,广西某医院的中医师被派到农村扶贫,他想点子带动贫困户养鸡,结果因不掌握技术,鸡群染上鸡瘟,陪了夫人又折兵。

这类荒诞故事,反映出从上到下、以政治带动经济的扶贫体制弊端。在指令式的扶贫运动中,一些大企业还被要求分摊扶贫责任,比如大量采购并无市场销路的贫困户手工艺品,等于变相的救济,而这种救济能持续多久?也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些批评者认为,更有效率且可持续的扶贫方式,是依靠市场机制,深度发展经济与生产力。此言有理,但试问中国改革开放进行了几十年,却仍有7000万人口生活在市场之光“照耀不到的角落”,如果没有特殊方法进行扶持,他们何时才能走出绝对贫困呢?

当然,要在规定时间里、完成指标式地让几千万人脱贫,其中包含着试错成本与代价,以及能否持续的隐忧。但对于中国式扶贫,也不宜仅仅以调侃与讽刺对待。说到底,在更好、更可行的扶贫方式出现前,中国政府改善千万绝对贫困人口生活的“初心”与努力,还是值得客观对待与肯定。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