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伊朗问题不可能是特朗普的独角戏

时间:2020-01-10 11:2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01观点 只要我是美国总统,伊朗永远不能拥有核武。美东时间周三(1月8日)早上11时半,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全国讲话,并以此为开场白。短短九分钟的发言,特朗普重点放在伊朗核协议,没有提及后续

01观点

“只要我是美国总统,伊朗永远不能拥有核武。”美东时间周三(1月8日)早上11时半,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全国讲话,并以此为开场白。短短九分钟的发言,特朗普重点放在伊朗核协议,没有提及后续的军事行动。环球股市随后的表现反映,国际社会松一口气。

特朗普发言的第一句便是“只要我是美国总统,伊朗永远不能拥有核武”,随后才说“早晨”。这句话不但经过精心设计,用以突显他个人对伊朗核问题的重要性,亦印证了近日舆论之批评——特朗普下令美军于1月3日击毙伊朗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其中一个考虑因素是凝聚美国人的支持,方便下半年竞逐连任。

毕竟至少自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以降,伊朗是美国人的眼中钉,小布殊更列其为“邪恶轴心”之一。敌对国家有能力发展核武,自然成为特朗普口中的国家安全威胁。声称苏莱曼尼即将发动袭击,更成为其下令击杀之说词。尽管此举被批评违反国际法及美国宪法,但根据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多达四成三美国人仍支持特朗普的决定。

特朗普:请退出《伊朗核协议》

巩固国内半数选民的支持是一回事,在中东“玩火”会否酿成战争则是另一回事。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扬言“严厉报复”,1月8日清晨更轰炸美军驻伊拉克基地。美方声称没有人员伤亡,特朗普归功于情报准确。根据《纽约时报》引述官方消息报道,伊朗空袭前三小时美军已向总统特朗普汇报异动。及早部署可能解释了美军所声称的零死伤,但伊朗此番出手有多重,也不可能没有计算。特朗普周三发言后,国际社会相信美伊双方均欲避免局势升温,随后股市造好及油价回落。

市场的解读是正确的,因为特朗普周三身旁虽然有国防部长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但发言之时并无提及后续的军事行动,反映美方不打算以武力再回应伊朗。特朗普除了呼吁北约更积极参与中东外,他的发言集中在伊朗的核武发展,批评白宫前主人奥巴马促成之《伊朗核协议》,并呼吁其他参与国——德国、法国、英国、俄罗斯和中国——共同退出协议。“我们必须同心合力,与伊朗达成协议,令世界更安全及和平。”特朗普如此说。

对于特朗普的支持者及视伊朗为邪恶轴心的美国人,此番话可能很有说服力。但稍为认识《伊朗核协议》者,便知道违反协议、令中东局势不稳定的不是伊朗,而是特朗普。《伊朗核协议》的正式名称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严格来说不是一份协议,而只是七国的共同承诺。其约束力来自联合国安理会的2231决议,以伊朗遵守《协议》为条件,换取联合国撤销或放宽制裁;若参与国认为《协议》被违反,可要求安理会恢复制裁。

“不完美,可接受,要改善”

《协议》限制伊朗发展武核的能力,包括其原达20%的浓缩铀丰度被限制在3.67%以内,只要伊朗遵守《协议》,基本上不能够发展核武。事实上,自《协议》生效后,负责巡查伊朗核设施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一直确认伊朗信守承诺,并没有违反《协议》。相反,是特朗普2018年单方面退出,并重新制裁伊朗。

某程度上,特朗普此举是在否定奥巴马之功绩,但其对《协议》的批评部分亦不无道理。诸如《协议》没有禁止伊朗开发洲际导弹,而且研发核武的禁令只得十五年。然而,《协议》背后的理念本非一蹴而就,而是阻止伊朗拥有核武。法国总统马克龙虽然也认为《协议》应该改善,应限制伊朗开发洲际导弹,但他亦曾极力游说特朗普留在《协议》,道理显而易见——“唔完美,可接受,要改善”。

特朗普2018年退出《协议》后,法国、德国等并没有随其而行。五国不但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英国、法国和德国更在去年1月宣布成立“贸易往来支持工具”(INSTEX)机制,以破解美元结算的主导地位,绕过美国制裁。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可谓遇上阻滞,无法以一人之力围堵伊朗,亦解释了为何他周三点名呼吁德国、法国、英国、俄罗斯及中国退出《协议》。

伊朗会否以硬碰硬?

不过,没有国家需要做美国的“应声虫”。国际社会需要问,留在还是退出《协议》更能为中东带来和平。自从美国单方面拉倒《协议》及经济制裁伊朗后,伊朗已逐步放弃原有承诺,包括将浓缩铀丰度提升至4.5%。可幸的是,此仍低于《协议》前的20%,更远低于核弹所需的90%。美军1月3日击毙苏莱曼尼后,伊朗虽然宣布不会再按照《协议》限制离心机数目,但仍然容许国际原子能机构监察其核设施,某程度上亦是留了余地。

未来伊朗会重返谈判桌,抑或发展核武以增强军事实力,既考验特朗普、马克龙等人之外交手腕,下月21日举行的伊朗国会选举亦可见端倪。温和派总统鲁哈尼2017年顺利连任,被视为伊朗人民认同《协议》及其经济改革,惟特朗普这三年多对伊朗用硬,伊朗人可能转投保守派怀抱,支持以军事发展来回应外部挑战。观乎苏莱曼尼灵柩运抵首都德黑兰时,近百万人上街送别的场面,可见同仇敌忾之情绪。故此,特朗普使在朝鲜金正恩的招数,不可能复制在伊朗政权。他若想塑造英雄形象,装作单人匹马解决伊朗问题,那肯定是过于天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