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义: 一山可容多虎 中美不可能脱钩

时间:2020-02-09 09:4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美国哈佛大学社会科学院荣休教授傅高义(Ezra Vogel)今年90岁,他1月中旬受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之邀到本地参加学术活动之际,接受了《联合早报》与ThinkChina(《思想中国》)专访;教授精

美国哈佛大学社会科学院荣休教授傅高义(Ezra Vogel)今年90岁,他1月中旬受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之邀到本地参加学术活动之际,接受了《联合早报》与“ThinkChina”(《思想中国》)专访;教授精神奕奕,做完一小时英语采访,续做中文视频访问。无论哪个语言,他都无须提前看问题,无须准备。傅高义著有多部聚焦东亚著作,1979年的《日本第一》被视为了解日本崛起的经典,协助美国为198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的世界形势做准备;2011年的《邓小平与中国的变革》花费10年研究写作,厘清邓小平在建立现代中国历程中的角色;去年出版的新著《中国与日本》则以精简文字,梳理中日两国关系自有文字记录以来1400多年的情仇渊源。

国大中东研究所主席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在面簿上赞傅高义教授是全球东亚研究的无敌帝王。听到记者告知,他难以置信哈哈笑:“是吗?他这么说……”

傅高义1930年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一个犹太家庭,哈佛大学毕业,1964年开始在母校任教,1972年接替费正清(John K.Fairbank)出任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现称“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第二任所长。中心网站介绍:1990年代,傅高义在克林顿主政白宫期间担任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东亚情报员。

与教授的访问,从他的家乡美国开始。

在傅高义眼中,美国自19世纪末就是具发展动力的国家,开放的移民与国家政策让社会创意无限。100年来,美国习惯了作为全球最强大势力的地位。

“我们是唯一在二战后经济表现良好的国际势力,拥有特殊的位置。我对我们这一代的表现深感骄傲,那是我的这一代。”

今天,美国自知面对企业外迁、科技转移、他国廉价劳工竞争等问题,经济根基大不如前。而摆在美国面前的,是一个在经济发展与国力上,紧追美国的中国。

“这对美国来说太惊人!尤其中国的政治体系和美国不同,共产制度对美国来说太可怕,无产阶级对我们来说也很可怕。”

一山多虎?

傅高义说,在美国华盛顿,不论民主党或共和党内,都存在强烈的反华情绪。

不过,曾在东亚待过六年时间的傅高义,2019年7月,与几位长期从事中国问题研究的学者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指出美国对华政策的问题,并提出七点建议。公开信取得百名学者联署签名,发表后又有大批学者通过网络签名支持。

由此可见,傅高义对中国是从善意出发,期望深陷贸易与科技战泥沼的中美,仍然找到合作的机缘。一山二虎?记者忍不住问:可能吗?

傅高义语带乐观地说,不可理所当然以为美国不能和其他强权共存。强国合作,对大家都有好处。“中美很不同,但我不认为一山只容得下一只老虎,可以有很多老虎。”

很多老虎?

傅高义笑说:是的。只要它们不要太凶悍。

美国人担心中国不公正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傅高义建议的办法,就是中美双方在国际行为上自我克制,建立合作机制和理解的基础,培养信任。

很多中国人认为美国想方设法遏制中国,深信“美国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很多美国人亦担心中国国力增强,会对国内人民和其他国家施压;他们认为在中国西藏、新疆、香港出现的情况,就是中国政权强大后必定改变现状、压制自由民主人权的例证,并且还会将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延伸到国境之外。

傅高义说:“问题是,中国会不会继续让美国企业在中国营运,就像她当学生的时候一样。还是学好了,就想方设法驱逐外企?中国政府会不会偏袒中企,参与驱逐过程?”

他谈到美国人的强烈公正感,相信体育精神与公平竞争。“当我们害怕对方不公正,我们会很生气、很‘不爽’。美国人会想:中国在公平竞争吗?根据合理规则吗?”

傅高义眼中的中国是否是一个行事公正的国家?他说,尽管考虑到中国国情复杂,团结14亿人口不容易,无法以偏概全,但还是一口气举了多个例子。“虽然中国有给其他国家机会,但谷歌无法在中国公开营运,外国专家很难获得中国的档案资料。美国领事馆,譬如驻广州领事馆,无法接见中国顶尖学者。外国人用中国图书馆找资料不方便;很多美国人拿不到签证,曾经在新疆待过的人,甚至15、20年前待过的人都被拒签。”

傅高义说,对美国人而言,这些手段不够光明磊落。“我们过去没用这样封闭的方式对待外国人,所以现在美国很警惕。如果中国这么强势,美国要怎么应对?怎么保护我们的高端科技不会轻易被外国人用来利己,对美国不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