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台湾防疫措施的傲慢与偏见

时间:2020-02-14 08:5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联合报社论 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全球确诊人数已逾六万人,死亡人数也达一千三百多人,但台湾确诊病例仍控制在十八人,低于日、韩、新加坡等邻近国家。可见,台湾的疫情控制确实颇见成效。但在庆

联合报社论

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全球确诊人数已逾六万人,死亡人数也达一千三百多人,但台湾确诊病例仍控制在十八人,低于日、韩、新加坡等邻近国家。可见,台湾的疫情控制确实颇见成效。但在庆幸阻疫有成之外,我们也不能忽略一些不符专业与人道的操作;例如,口罩排队风波仍未止息,阁揆苏贞昌竟自夸实名制是“全世界唯一最成功”;武汉台胞仍亟待接运返台,政府却为陆配及其子女之认定争议多时,延宕了台胞归期。

台湾首批武汉台胞自三日返台后,后续接运事宜即因两岸缺乏共识卡关,迄今已逾十日。近日政府连续发布所谓“陆配子女”的接运条件,一天内四易其词,从一开始声称基于人道亲情原则“准许入境”,到后来追加“未成年”、“在大陆无亲人照顾”、“父母皆在台”等门槛;到最后,竟又以“当初没有选择台湾籍,就要自己承担”为由,全部收回。此一转折,竟是因网民对陆配及其子女来台感到不满,而由蔡总统拍板否决;但最后的决策真有比较高明吗?

基于医疗人力和检疫空间的限制,台湾当然不可能无限制地接运所有湖北台胞返台,必须有所筛选。事实上,依原先的包机接运计划,总数也不过在千人左右,不可能谁都上机;根据“弱势优先”原则,其实无须对陆配子女作出如此细密之区别。但正是因为苏揆坚持要“政府对政府”沟通,陆委会才会搞得如此繁复,反而耽误了接运安排。

当台湾正在争取世卫组织恢复观察员身份之际,蔡政府却不断强调要对陆配及其子女采取差别待遇,实是不智之举。这次全球合力对抗新冠肺炎,为的是维护所有人类的健康;自己民众的健康要顾,并不表示其他国家人民的健康须退居其次。何况,一些陆配子女未取得中华民国国籍,并不是因为他们选择放弃,而是他们还在苦苦等待许可。蔡政府原不需要在此际将这个问题端上枱面,却为了迎合喧哗的网民而不智地做了,难道不怕留给各国“歧视”的印象?

且看法国从武汉的第二次撤侨行动,飞机上的二五○人中,只有六十四人是法国公民。其余人员分别来自三十个国家,包括欧洲的瑞典、捷克,中南美的墨西哥、巴西,非洲的卢安达,高加索的乔治亚等。抵达之后,法国公民留在南部的度假村接受隔离,他国公民则送至军事基地检疫。这就是法国在疫情蔓延中向世界展现的大爱;相形之下,台湾却把民众当成仇中对抗的筹码,把陆配当成歧视的对象。

台湾一线医护及防疫人员这次在防疫中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也深受肯定。相形之下,行政部门掌握口罩供需已显示是失效及无能,政府高层却仍表现出高度的傲慢,自诩为“世界最成功”,除了厚颜,也毫无自知之明。事实上,比较“钻石公主号”和“宝瓶星号”两艘邮轮的遭遇,即不难明白我方确实更为幸运。日本的钻石公主号船上三千六百人有二一八人确诊,而宝瓶星号的一千多人却能全数欢喜下船,主要是钻石公主号既知有人染病,日本只能封船逐一筛检;相对而言,宝瓶星号仅抽检了一二八名旅客,即全部放行。这显非台湾的医疗水准超越日本,而是纯粹运气更佳。

此外,政府有些禁令确实掺有偏见。例如,大陆与港澳居民除极少数例外一律禁止来台,即非理性决策。在这种情况下,就发生不少荒谬的事例。譬如,一名在台湾研究机构任职的大陆学者趁年假到南非旅游,回程竟因持大陆护照被拒绝入境。又如,一驻台外交官的配偶为陆籍,两人返国度假,如今却发生一人回台、另一人无法入境的窘境。

防疫要对抗的是病毒,要保护的是人民的健康。在此过程中,我们不要让傲慢和偏见蒙蔽了理智和心灵。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