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展霆:幼儿园卖烧烤的机智与辛酸

时间:2020-05-22 07:3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途京拾趣 冠病疫情下中国许多民办幼儿园迟迟未能复学,山东济南市一家幼儿园园长不久前灵机一动,决定临时转行做餐饮生意,把桌椅板凳搬到户外,卖起烧烤和小龙虾,老师一个个变身服务员,幼儿

途京拾趣

冠病疫情下中国许多民办幼儿园迟迟未能复学,山东济南市一家幼儿园园长不久前灵机一动,决定临时转行做餐饮生意,把桌椅板凳搬到户外,卖起烧烤和小龙虾,老师一个个变身服务员,幼儿园瞬间成了另类网红餐馆。

也不得不佩服这名园长近乎天马行空的生意头脑。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把幼儿园变烧烤店是为了“自救”,毕竟幼儿园房租一年1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20多万新元),还要付76名职员的薪水。因为一直没等到复学通知,所以大家想到卖烧烤赚一点收入,让老师们尽可能留住。

疫情下“花式自救”的例子还很多。在云南丽江,一家办了20多年的幼儿园为应付每月30万元的开销,开了个包子铺卖包,每天平均能卖70单,顾客多是学生家长。在武汉,则有五星级酒店在路边摆早点摊或大排档,弃山珍海味转卖平民美食求存。

换作一般情况下,幼儿园为补贴收入摆摊卖烧烤,在食品安全越来越受重视的中国大城市,应该没多久就会被举报。不过,公众近日对这类食品素质和卫生水平都难以保证的临时“幼稚园大排档”,却是格外宽容。有网民在微博留言鼓励说:“一般小孩子都比较挑嘴,(包子)味道应该还不赖吧,只要能盈利,多一个方式多点经济来源有何不可?”另有人语带怜悯地写道:“都是没办法的事,真的很无奈,租金工资都是钱,不自救就等死。”

孩子玩乐的户外广场成了烟气弥漫的烧烤馆,看上去第一反应是觉得滑稽,但背后也道尽了这家幼儿园的辛酸处境。老师搁下专业帮人串肉、烤肉是一回事,更关键的是,中国各地官方复工复产数据显得积极向好,但深入民间,也肯定仍有不少企业和商业单位仍是苟延残喘。各地虽然陆续祭出了为中小企业纾困的措施,但也必然有像酒店和幼儿园这类面临客观挑战较大、或定位较特殊的商业单位,处境未必获得了多大的改善。

中国全国两会(人大、政协年会)今天起召开,保就业是高层当前的头号任务,当下可能比推动GDP增长还重要。幼儿园变烧烤馆这样的“花边趣闻”,其实也折射这项任务的急迫性。

在幼儿园的层面,已有人大代表建议政府部门更关注民办非企业单位,给予它们与中小企业相同的税费减免、融资支持等。但更宏观的挑战在于,在推动疫后经济重启的过程中,支撑大量就业岗位的民营领域和服务业如果复苏滞慢,也必将拖缓经济复苏的整体步伐。

幼稚园变烧烤馆或包子铺,反映的其实也是民间一股未被疫情击垮的机智和韧性。和世界其他受疫情冲击的地方一样,人们在疫情期间努力跨界转型,突破框框填补新衍生的社会需求,至少不会落得生意倒闭或没饭吃,这至少让人感觉到一股求生意志和士气,而不是萎靡不振的怨气与戾气。

但如果情况再拖上几个月,尤其规模较小的企业资金储备渐渐耗尽,各种“不务正业”的商业模式能持续多久,创意机智还能不能当饭吃,恐怕就更难说了。有业者就说,五星级酒店卖早餐和烧烤其实赚不了多少钱,意义更多在于向消费者传达酒店仍存在并已重新营业的信息,并让员工和消费者感受到一些希望。

发挥创意巧思自救之余,许多业者还在期待更具规模和系统性的援助。今年疫情下召开的特殊两会,重申中国防疫成就和回应国际质疑是一方面,但对国内群众而言,“保民生、保企业、保就业”的刺激方案规模究竟有多大,有何系统性并具体面向民企、中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的援助,相信将更受关注。

犹记今年4月武汉解封前夕,我采访了武汉一家餐馆老板,他说自己今年生意目标只是“活下来”,语间不带煽情,就是对接下来生存一种实实在在的未知。偏偏全球疫情何时终结、全球经济复苏何时启动,至今还是无人能看出端倪;他和转行卖包子与烧烤的幼儿园一样,暂且还得依靠机智、韧性和当局所能给予的支持,再继续撑一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