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冬涛:蔡英文的第二任期:外紧内松

时间:2020-05-23 07:5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祁冬涛 一如既往,蔡英文在5月20日连任时的就职演讲中,保持了她一贯的低调平实风格,没有给各界带来什么意外。 从中国大陆的角度看,因为她在讲话中没有明确接受一中原则,所以批评她仍然没有

祁冬涛

一如既往,蔡英文在5月20日连任时的就职演讲中,保持了她一贯的低调平实风格,没有给各界带来什么意外。

从中国大陆的角度看,因为她在讲话中没有明确接受“一中原则”,所以批评她仍然没有拿出一份合格的答卷。但因为大陆早就断定她不会公开接受“一中原则”,所以对她的讲话也不感到意外。

美国一直对蔡英文一方面低调配合美台关系的快速提升,另一方面又“不主动挑衅大陆”的作风赞誉有加,所以对她的这次讲话应该也是非常满意。讲话前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公开祝贺蔡英文。这史无前例的大动作,说明他已经提前知道了讲话稿的内容,美台互信可以说是达到了新高度。

通过和蔡英文四年前的就职讲话对比,我们可以发现这次讲话的一些新特点。首先,不像四年前就职时,她开篇用了不少文字来感谢大家选她,这次她以“作为共同体的台湾”开篇,把过去四个月台湾享誉国际的成功抗疫经历,作为台湾共同体成长的重要基石。

她在论述时首先提到“中华民国”,然后两次针对台湾提到“国家”,其实是在说明:台湾的成功抗疫经历,大大增强了台湾人对中华民国作为一个国家的认同,形成了更强烈的命运共同体的意识。这种论述既满足了台湾民族主义的需要,又让大陆抓不到把柄,是非常巧妙的表达手法。

当然,如果大陆用放大镜来看,会说这也是在“以疫谋独”,本质上和蔡政府试图利用疫情争取加入国际卫生组织一样,都是在试图加强和宣扬台湾在政治上的独立性和主体性。

其次,和四年前完全不同的是,四个多月的疫情推动国际政治和经济加速变化,为台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蔡英文用“空前的挑战和绝佳的机会”来概括接下来四年台湾所处的大背景,听起来很像中国领导人几年前就提出的“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说法。

这两种说法虽然都会谈到面临的巨大挑战,但更强调大变局所带来的机会,能够帮助自己取得战略上更加有利的地位,所以本质上是一种乐观的、鼓舞人心的说法。可是就两岸关系来看,如果双方关系继续紧张,就不可能同时都乐观,必然会有一方逐渐在战略上越来越被动。

再次,和四年前不同,蔡的这次讲话把国防、外交和两岸关系一起放在“国家安全”的题目下,然后和其他题目,如经济发展、社会安定、体制强化和民主深化等,一起又放在“国家建设工程”的大题目下。

再一次,我们看到蔡对台湾作为“国家”的强调,试图把自己做的一切工作,都贴上“为了台湾这个国家”这样的民族主义标签。这当然又是在迎合过去一年多,被她和民进党不断发动起来的台湾民族主义的胃口。

具体到两岸关系部分,其实有些值得进一步揣摩的地方。从字数上看,两次就职讲话中关于两岸关系的论述都仅是300多字,占近6000字的讲稿的5%,可以说都不是讲话的重点,也说明蔡其实对两岸关系的进展并无奢望。

和上次就职讲话一样,这次她仍然表示会遵循《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委婉地表达了承认台湾所定义的“一个中国”。就在她就职前几天,民进党立委蔡易余从立法院撤回了删除《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国家统一”相关文字的提案,也说明蔡英文不想被大陆视为在主动挑衅。

另外,她在拒绝“一国两制”时,所提出的理由,不再是以前说的“民主和威权无法同时存在于一个国家”,或者“台湾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是“一国两制矮化台湾,破坏台海现状”。这难道是在暗示:如果大陆能够提出一种不矮化台湾的方案,台湾是有可能接受的?如果民进党认为统一的最大障碍,是双方政治体制不同,统一要等到大陆也实现了台式民主,那么统一确实就遥遥无期。

但如果认为统一最大的障碍是双方地位不平等,因为大陆其实可以找到让台湾感觉地位平等的统一方式,那么统一就并不遥远。这次蔡英文虽然继续拒绝一国两制,但理由听起来不像以前那么决绝。

蔡英文还说“两岸关系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希望大陆领导人和她一起担负起改善两岸关系的责任。“转折点”的说法令人有些困惑,因为按照她这篇仍然被大陆视为“不合格”的讲话来看,两岸关系只会持续恶化下去,怎么会出现转折点呢?这样的讲话,又怎么能期望对岸领导人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改善两岸关系呢?

事实上,虽然蔡英文一直非常小心地处理与大陆的关系,但大陆在她的第二任期,很可能会成为她最大的挑战。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不在台湾,而在中美之间的冲突。疫情加剧了中美之间的冲突,进一步提升了台湾对于美国的战略价值,美国必然会在更多领域发展与台湾的关系。

对于大陆而言,台湾对于美国的价值越大,对于自己的威胁也就越大。所以很大程度上,华盛顿,而不是蔡英文,在控制着台湾对大陆的威胁性。虽然蔡英文坚持不主动挑衅大陆,但她拦不住华盛顿使用台湾来刺激大陆。大陆的忍耐不是无底线的,必然会在经济、外交、军事等各方面加大对台湾的压力。

很多人认为,疫情严重打击了中国的经济,中国在国际上也更加不受欢迎,这可能会迫使大陆不得不主动改善与台湾的关系。但很多中国人眼里的形势却恰恰相反:他们相信疫情对美国经济的打击更加严重,中国会是从疫情中最先恢复的大国;美国抗疫的失败使其国际领导地位进一步下降,而中国会凭借率先恢复的经济实力,在国际上更具有影响力;全球生产价值链也许会重组,但中国经济凭借长期积累的人才、基础设施、资金、市场等优势,会在重组中“腾笼换鸟”,更上一层楼。

简单讲,中国大陆从上到下并没有因为疫情志气受挫,反而感觉越战越勇。这种增强的自信心,必然会和正加大遏制中国的美国产生更大冲突,台湾也必然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在日益激化的中美竞争中,在加速度变化的国际形势下,接下来的四年为大陆提供了足够长的时间,来准备和实施对台湾的各种行动。现在台北已经和华盛顿形成了良性循环的互动机制,这当然会不断提供让蔡英文高兴的机会;但问题是台北与北京之间,也正在形成恶性循环的互动机制,而蔡英文并不具备控制这种恶性循环的能力。这种外部不可控性将是她第二任期的最大挑战。

就台湾内部形势来看,蔡英文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有利环境。成功抗疫让她和民进党都延续了年初胜选以来上升的政治行情。根据新台湾国策智库的民调,去年5月时对蔡英文的表现满意的民众比率是34.5%,而今年5月已经大幅上升到74.5%;行政院长苏贞昌的满意率也从43.7%上升到68.9%;卫福部长、抗疫指挥官陈时中的满意率的增长更是惊人,从一年前的37.3%狂飙到93.4%,充分反映了成功抗疫对台湾民意的巨大影响。

经济上来看,台湾第一季度经济增长1.54%,全年预计增长2.37%,经济增长率无疑又会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从失业率来看,台湾2月和3月的失业率都是3.7%,和去年同期并无太大变化。因为疫情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不是特别严重,台湾政府推出的刺激经济发展的预算,只占GDP的5.5%,低于很多发达国家。更重要的是,民进党最大的政治对手国民党,至今未见走出低谷的迹象,给了蔡英文政府更多施政空间。

过去的四年间,蔡英文把美国送的机会和大陆加的压力,都顺利转化为自己的政治资本,让人对她不得不刮目相看。接下来四年,她是否仍然能在外紧内松的形势下游刃有余?也许,蔡英文和她的团队面对这种形势时,也是表面轻松内心紧绷吧?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

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