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庆成:美国“聪明制裁”能否行得通?

时间:2020-06-30 07:3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早点 港澳突搜 香港●国安法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由前天起一连三日开会,若无意外,相信很大可能会在今天拍板通过备受关注的《港区国安法》。连日来,亲北京的舆论不断宣传香港《国安法》的通过

早点  港澳突搜

香港●国安法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由前天起一连三日开会,若无意外,相信很大可能会在今天拍板通过备受关注的《港区国安法》。连日来,亲北京的舆论不断宣传香港《国安法》的通过将是香港由乱入治的分水岭,但不可否认的是,香港社会短期内恐怕要面临着一段充满不确定性的震荡期。

事实上,早前放话说要惩罚香港和中国的美国参议院,已经提前在上周通过《香港自治法案》,宣布对中方有关涉港官员等实施签证限制,启动了与中方“开火”的热身。

不少主张“揽炒”(同归于尽)的香港本土派人士对此狂喜不已,认为达成了香港事务国际化的目标。就连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日前也忍不住在旗下《苹果日报》撰文,称赞美国以《港区国安法》与中国 “开战”,无形之中使香港变成了美国必须坚守的“新柏林”,“这是香港这个西方价值伦理桥头堡出现奇迹的因由。”

可惜许多学术研究皆显示,二战以来各国实施经济制裁的成功率极低,整体而言不超过三成。香港“揽炒”论者以为美国实施制裁可以迫使中国在香港问题上让步,似乎有点一厢情愿。

毕竟,经济制裁最终能否有效的一大关键,是双方资源能力的对比。探讨经济制裁问题的国际政治学界权威书籍《反思经济制裁》,曾对1914年来美国对外经济制裁的200多个案例进行了系统分析,结果就发现,在绝大部分的经济制裁案例中,发起国与目标国经济规模之比至少要超过10倍;在目标相对适度的经济制裁中,发起国的经济规模比目标国平均大200倍以上。

美国和中国作为当前世界经济体的老大和老二,双方的经济规模差距并不大。除非美国最终诉诸于武力,否则单靠实施经济制裁的效果始终有限。

特朗普政府或许是考虑到全面经济制裁的成效不高,这次只是采取了“聪明制裁”(smart sanction,又称目标制裁)手段,即针对性地制裁中国的官员,以及对其提供帮助的个人和团体,以此向北京表达不满。然而,从往绩来看,“聪明制裁”相较于全面经济制裁的效果更低,要达到像巡航导弹一样兼具力量和准确性的成果是相当困难的。

以这次为例,美国至今仍未点名针对哪些中国官员。彭博社引述华府的消息透露,受制裁的中国官员人数是“单位数”。 在疫情期间各国人文交流受限的情况下,美国此举也只是摆姿态而已 ,没有太大实质影响。

美国还煞有介事声称未来会有一份针对香港特区官员的制裁名单。讽刺的是,港府一向有不少亲西方的高官,但在美国压力下,许多官员和公务员都被迫靠边站,不得不调整立场“效忠”北京。美国的制裁可说是得不偿失。

当然,笔者从香港的外交界圈子得知,美国未来还会有第二和第三波“聪明制裁”。譬如,检视对香港出口军民两用科技产品的政策,以打击香港发展科技城市的雄心壮志。然而,香港高端敏感的设备和技术一向不容易从美国进口。美国的措施或许会为香港市场带来少许干扰,但暂时实际影响有限。

说到底,美国制裁中国和香港说易行难。制裁范围过小,成效有限;范围过大,则有可能会引起两地报复性的反制裁,对美国的经济也不利。

比方说,香港一直是美国最大贸易顺差的单一经济体。根据港府数据,过去10年美国在香港累计赚取了近3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美国对香港的经贸限制措施,若遭香港反制裁,将同时损害美国企业在香港的利益。这也是美国政府对全面制裁香港投鼠忌器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香港“揽炒派”仍然寄望美国制裁,不妨再看看邻近的澳门。2005年9月,美国财政部指责澳门汇业银行协助朝鲜洗钱,建议美国公司断绝与该银行的任何联系,意图通过金融制裁彻底摧毁朝鲜与外界之间实际存在的经贸联系。

美国的“精明制裁”初期确实沉重打击了平壤政府。朝鲜因为无法招架美国强大的金融攻势,在第一次核试验后回到了六方会谈的谈判桌。可是一旦适应了“精明制裁”后,朝鲜很快不仅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而且退出了六方会谈。半岛局势此后日趋紧张。

从澳门汇业银行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来看,美国的经济制裁连一个朝鲜都搞不定,对亚洲大国中国又能发挥什么作用呢?有时候,香港“揽炒派”的思维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