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欧洲将走向何方?

时间:2020-06-30 06:4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22日证实,计划将驻扎在德国的美军数量从3.45万减少至2.5万,并批评德国联邦政府违背北约的约定,没能将军费开支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6月26日在柏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22日证实,计划将驻扎在德国的美军数量从3.45万减少至2.5万,并批评德国联邦政府违背北约的约定,没能将军费开支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6月26日在柏林总理府接受了六家欧洲新闻的采访,包括了英国《卫报》、西班牙《先锋报》、法国《世界报》、波兰《政治周刊》、意大利《新闻报》、德国《南德意志报》,并为欧洲事务和大国关系等问题定调。默克尔在采访中称:虽然有“重要的理由”继续维护跨大西洋国防联盟,但如果美国自愿放弃其作为世界大国的角色,那么德国就必须“从根本上好好考虑未来的跨大西洋关系”。她还呼吁,欧洲必须发挥出比冷战时期更强大的作用。

2019年,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北约已经“脑死亡”。马克龙提出欧洲“战略自主”,主张减少在欧洲防务问题上对美国的依赖。法国是和中国建交的第一个西方大国,外交政策一直在走独立自己之路。

随着美国最大的盟友英国已经脱欧,作为美国盟友最大基本盘的欧洲,德法已经足够能左右欧盟甚至可以说欧洲的对外走向。随着世界未有之大变局,欧洲将走向何方?

一、德国:欧盟的方向盘?德国在反抗美国的束缚

德国作为二战战败国,70多年过去的今年,已经在强烈摆脱美国的控制和束缚,是世界皆知的。在法国较为中立的外交立场基础上,而今的德国,称德国为欧盟的“方向盘”可能已经不为过。

有一段特别珍贵的默克尔极其动情的演讲,世人可以深刻了解德国现在的真实愿望。

这个虚伪的世界里,总是会存在着,这样那样不为人知的肮脏交易,而且早就设计好了!——默克尔  

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默克尔2018年12月告别演讲

站在曾经的、柏林墙倒塌的东西德分界线上,或许,这是我政坛生涯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盘托出”。我不再有所顾忌。

因在前不久的那一天,我就已公开而又慎重的宣告,我将不再谋求我所属党“联盟主席”之职,更不会在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后寻求连任。

我早已对这个充满着虚伪的世界,感到了无比的厌恶与痛恨,正如一名德国女诗人的那首《命中注定》,“(我是)多么渴望呼叫你的名字,(可)又多么害怕唤出你的恶名”,我的德意志祖国。 

我曾信誓旦旦要振兴这个国家,曾鼓起勇气试着要大声地叫喊出她的名字,可是,沉重的历史包袱,过往的伤痛记忆,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角色,又令我不得不吞吐难言,如芒刺背。

难道,难道这就是我作为一名德国人的宿命?我又该何处安身,这个国家又该何去何从。

有关东欧乌克兰危机的那场明斯克会议,“德国立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俄罗斯赢得了这场战争的“主导权”。然而,德国换来的不是嘉奖,而是被美国新增20枚核弹。

早在2010年,德国联邦议会就以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要求美国盟友从德国撤走核武器”,可如今却不减反增,德国的上空又再次充满了压抑的诡异气氛。而极具讽刺的是,这道枷锁,却不是德国自身的“涌动”,而是来自远方的“强加”。这是一个虚伪的世界,分割的世界。

可见,跪拜了半个多世纪的德国,无论如何去做,到如今,仍然还是没有“主权”,没有“自由”,更没有“统一”。

他们认为,我们前总理的双膝,在二战遇难纪念碑前,要么就是没有跪够,要么就说不该跪。“不该跪”的意思就是挑起德国的“民粹主义”,“还没跪够”的意思就是借挑起的“民粹主义”之名,再次将德国打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那道“柏林墙”,总之,就是要让德国永世不得翻身,哪怕是德国的合理“诉求”。

这种“民族主义”倾向,可谓用心险恶。

看看,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明是对付他国,可最终的寓意又是什么,我只能点到为止,就是“东西德”的那条线,又再时隐时现。还有,为什么又要退出“伊核协议”,掩藏在其中的目的,还不是如出一辙。

所以,欧洲只能自己依靠自己。这就是我为何要力挺马克龙的呼吁,欧洲需要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真正的欧洲军队的核心原因所在。

而且我也一再强调,只有一个更强大的欧洲才能保卫欧洲。而马克龙这颗冉冉升起的欧洲新星,似乎也悟透了我的“话中有话”,对此,我也如释重负,尽管我即将告别政坛。

正是如此,那道“柏林墙”,英国看透得比较早,不仅及时及早地提出脱欧议程,而且还是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这也是我佩服英国的先见之明所在。

所以,我认为,在即将于12月1日阿根廷举行的20国论坛峰会上,届时除了我以外,想必英国、法国等国,也应当与中国谈谈未来,不分东方西方、不分意识形态,将所谓对华武器禁运的谎言抛离,务必与中国开展太空空间站合作,开辟宇宙、走向人类的美好明天。互利共赢才是王道,而不是那道若隐若现的“柏林墙”。

德国与欧洲的命运,都应由自己做主。既然当初德国有勇气推倒柏林墙,难道今天的欧盟就没有这个勇气“自我革新”,打破陈旧的思路,寻求新的出路,除非早已变质——正如上述我所怀疑的,“那盘欧盟被窃听的录音”。

伟大的歌德先生曾说过,“谁游戏人生,谁就一事无成;谁不能主宰自己,谁就永远是一个奴隶”。欧洲与德国,不能再被“游戏”与“耍弄”,都应跳出老套的旧世界思路,那道“柏林墙”。

而作一名德国人,为了德国的尊严,为了德国的自由,为了德国的主权,跪拜了半个多世纪的我们,也要主宰我们自己的命运,获得我们自己应有的诉求。

……

——德国总理安格拉 · 默克尔,2018年11月21日

以上就是默克尔演讲内容的节选,相信读者可以深刻感受到,德国摆脱美国的束缚的愿望有多强烈。德国已深刻看清美国的虚伪,深刻痛恨美国的霸道与控制。

默克尔:别想当然认为美国还想当“世界老大”。《卫报》报道称,默克尔在采访中表示,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不能再把美国仍渴望成为“世界老大”、或美国需要相应调整其优先事项的想法视为理所当然。

美国近年的重返亚太战略,和对中国的最大的关注,也确实让国力正在下降的美国不再太关注欧洲,有媒体就宣称美国近些年在迅速远离欧洲。

7月1日,德国将接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为期半年。这也将意味着,在这半年里,德国将主持欧盟理事会会议,并负责推进欧盟立法工作。德国作为欧盟最有影响力的大国,可以说一定程度上,德国已经能左右欧盟的对外关系走向,已经在充当欧盟的“方向盘”。

那么德国这个欧盟的“方向盘”对重要大国交往是如何看待的呢?可以从6月26日的采访中可以了解:

在英国脱欧问题上,默克尔表示,“我们需要放弃定义英国应该想要什么的想法。这得让英国自己定义,而我们欧盟二十七国将做出适当的回应。”并称,如果英国不想在环境、劳动力市场或社会标准方面制定与欧盟相较的规则,英国和欧盟的关系就会变得不那么紧密。

针对中欧关系,默克尔表示:“我们欧洲人必须团结一致,否则将削弱自己。中国在发展自己的全球抱负,这一事实使我们成为经济合作或应对气候变化的伙伴,也使我们拥有了来自完全不同政治制度的对手。在任何情况下,不对话都是个坏主意。”

默克尔表示,“我们有充分理由继续与俄罗斯进行建设性对话。在叙利亚、利比亚等紧挨着欧洲的国家中,俄罗斯的战略影响力巨大。因此,我将继续努力争取合作。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