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颖:中美新冷战 中欧关系正在经受大考

时间:2020-09-07 07:2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中美陷入新冷战,凸显欧洲对中国对外关系的重要性。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外长王毅完成了对欧洲五国的访问。王毅此行的真正目标并不是欧洲本身,而是欧洲作为中美关系的平衡筹码,中国真正关心的

中美陷入新冷战,凸显欧洲对中国对外关系的重要性。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外长王毅完成了对欧洲五国的访问。王毅此行的真正目标并不是欧洲本身,而是欧洲作为中美关系的平衡筹码,中国真正关心的是中美关系。美国不可能联欧抗中,中国也不可能联欧抗美。

中欧关系取决于中国的行事方式,以及欧洲对中国行事方式的反应。冠病疫情恶化了中美关系,也对中欧关系产生了负面影响。中美贸易战、冠病疫情、香港国安法、新疆问题等各种因素结合在一起,使中欧关系正在经历考验。以下两个考验都通不过,中欧关系倒退的趋势在所难免。

第一个考验是中欧能不能达成投资协定?笔者曾在2019年4月24日《联合早报》发表了题为《签署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刻不容缓》的文章。时间过去一年半载,中欧投资协定仍不见踪影。欧洲对中国的感觉是“承诺疲劳”,中国不断承诺,但没有看到下决心敲定投资协定。中国的迟疑对中欧经贸关系产生了消极影响。

欧洲智库“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The 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在今年5月份刊登题为《终结欧洲的中国梦》一文。文章指出:“欧盟与中国的关系正在发生范式转变。冠病疫情引发了欧洲内部需要加强供应链的多元化的讨论,从而有计划地从中国脱离。这并不容易,也不会很快实现。但是,很明显,欧洲已经放弃了之前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双边经济关系的雄心壮志。”

8月31日在法国经济部的牵头之下,法国公共投资银行开始接受企业有关“战略工业回流扶助”的申请,鼓励重点行业的生产回归法国本土。9月1日德国宣布树立印太地区政策准则,寻求经济伙伴多元化,避免单一依赖。法德出台这样的举措名义上虽然不是针对中国的,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客观上就是与中国部分脱钩。

欧洲智库“布鲁盖尔”(BRUEGEL)在今年5月份刊登题《中国在欧盟市场上的不公平优势》一文。该文指出,中国企业的规模造成了巨大的扭曲。得到补贴和其他优惠措施支持的中国国企与欧洲企业,不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欧洲企业在欧洲市场和中国市场上都处于不利的地位。得到融资优惠措施支持的中国企业,可以通过绿地投资在欧洲展开竞争,也是对欧洲企业的不公平竞争。同样在第三方市场上,欧洲企业与中国企业是处于不公平竞争的。

中欧投资协定或许能部分解决中欧经贸关系发展的瓶颈,部分解决企业竞争的不公平问题。如果中欧还不达成投资协定,发展中欧合作都是空话。王毅在访欧时说,中欧今年内要达成投资协定。在此基础上,双方开展自贸协定联合可行性研究,启动自贸进程,尽早达成《中欧合作2025战略规划》。但愿王毅不再给欧洲“承诺疲劳”。

第二个考验是中国能不能解决欧洲对中国的信任感?美国政府是赤裸裸地讲对中国不信任,欧洲对中国也一样,但没有在政府层面赤裸裸地表达。美欧的价值观决定了它们对中国的认知是一致的,差异在处置的方式。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曾在今年6月针对中国,强调中国是制度性竞争对手。博雷利在王毅访问欧洲之际,在法国和西班牙出版物上发表了两篇评论文章。他在法国的《迪曼奇日报》(Le Journal de Dimanche)上给中国贴上了“新帝国”(new empire)的标签。

他在西班牙《政治外部》(Politica external)杂志上的文章说,中国的目标是将国际秩序转变为具有中国特色的选择性多边体系,在这个体系中,经济和社会权利优先于政治和公民权利之上。

博雷利对中国的不满能否代表欧洲呢?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就在王毅访法前发表讲话时称,“中国就是我们的伙伴,也是竞争者及体制上的对手。”今年7月份“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调查显示,48%的欧洲人认为疫情让他们对中国的态度恶化,其中,法国及丹麦的数字高达62%,德国则为48%,意大利近80%的人对中国的看法不乐观。

欧洲对中国不满情绪主要来自价值观的冲突。对许多欧洲人来说,冠病疫情改变了欧洲对中国的认知。欧洲对中国把控制疫情归结为制度优越性,和避免病毒起源调查的做法很不满,中国的新疆问题和香港问题也都撕裂了中国与欧盟的认知。

4月1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他不同意在此次欧洲抗击病毒暴露西方民主制度弱点的说法。为了抗疫而放弃自由,将对西方民主制度构成威胁。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的三名议员,在王毅抵柏林前给德国外长马斯写信,声称中国已经丧失了“成为值得信赖伙伴的资格”。他们认为,中国当局的行为与“和睦共处”原则相抵触,不论在国内、地区还是国际层面上都加剧了紧张态势,对国际秩序构成了威胁。

捷克参议院议长访台事件再次显示价值观的冲突。正在德国访问的王毅表示:“一定要让其为自己的短视行为和政治投机付出深重代价”。随后捷克议长在台湾立法院发表演说:“我是台湾人”。他此举模仿了前美国总统肯尼迪,肯尼迪在1963年发表了“我是柏林人”的演说。捷克议长的演讲主题是:“民主国家团结一致,致力捍卫共同价值”。

德国外长马斯以欧盟的名义表示,不接受王毅对捷克议长访台的表态,并说,在外交政策上,欧盟团结一致并尊重其伙伴。“威胁恫吓不合适”,法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中欧关系必须建立在对话、互惠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这是加深我们伙伴关系的必要条件。”他还补充说:“因此不能接受中国对欧洲联盟成员国的任何威胁,我们表示声援捷克共和国。”

马斯为捷克辩护遭到王毅的驳斥,王毅的欧洲之行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表明中欧价值观冲突不可调和,第二个大考的答案有了。但愿中欧投资协定还有希望达成。只要中国高层决策者下决心,中欧投资协定可以立马达成。

中欧投资协定的意义等同于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美关系如此糟糕,中美贸易关系已平静如水。中欧投资协定可以推动中欧经贸关系,价值观退居第二。如果欧洲把价值观至于经济利益之上,中欧之间将会有大麻烦。欧洲不是美国,它没有认为必须维护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

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欧洲对中国不满情绪主要来自价值观的冲突。对许多欧洲人来说,冠病疫情改变了欧洲对中国的认知。欧洲对中国把控制疫情归结为制度优越性,和避免病毒起源调查的做法很不满,中国的新疆问题和香港问题也都撕裂了中国与欧盟的认知。

赞一下
(2)
10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