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禁华社交媒体 破坏自由市场原则

时间:2020-09-20 19:5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明报社评 美国政府封禁TikTok,一度传出TikTok母公司与甲骨文达成的合作协议符合各方要求,呈交白宫等待批准,但总统特朗普最后还是不满意,下令执行8月6日的总统行政命令,要求微信和TikTok在

明报社评

美国政府封禁TikTok,一度传出TikTok母公司与甲骨文达成的合作协议符合各方要求,呈交白宫等待批准,但总统特朗普最后还是不满意,下令执行8月6日的总统行政命令,要求微信和TikTok在9月20日全面下架,同时留下尾巴,商务部称如果在11月12日前能够满足全部要求,TikTok还是有机会继续在美国营运。禁令真正意图耐人寻味,但暴露为全面压制中国,白宫连一直视为圭臬的自由经济原则也不顾了。

保护国家安全为由

手法显得理屈词穷

特朗普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由,用行政命令的方式,禁止微信和TikTok在美国营运。禁令跟特朗普抑制中国科技企业的做法一脉相承,2018年先是制裁中兴通讯,禁止美国企业售卖敏感产品予中兴,并罚款10亿美元,后在缴交4亿美元保证金和接受美国政府派驻监察人员后解除禁令。接着是对华为通讯的全面封禁,这些都被理解为中国通讯科技特别是5G技术威胁到美国的经济利益,按照美国要全面对抗中国的政策与逻辑,这是特朗普认为“令美国再次强大起来”的做法。

微信和TikTok是社交媒体,并不涉及高科技,更多的是瞄准市场需求和设计市场营销策略,执行管理好一个创意而已,按道理不在美国限制中国科技发展之列。特朗普以中国社交媒体可以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而且可能与中国军方合作,从而危害美国用户的个人私隐和国家安全,提出禁令。

美国政府要保护国家安全无可厚非,但按照自由市场的原则,应该提出合规的具体要求,只要是一视同仁的规定,任何企业,无论是本国的还是外来资本的企业,都有责任与义务遵守。然而,特朗普对微信和TikTok的禁令,多次提到“威胁”但从来没有实质证据,而禁令是禁止下载微信和TikTok的应用程式和更新软件,但不禁止用户使用;禁止任何个人和机构,在美国用微信进行转帐交易,但不禁止美国公司在美国以外使用微信的支付功能;更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TikTok还可以有另外53天的宽限期,完成令白宫满意的“卖盘”协议。

特朗普曾经扬言,不会容忍TikTok的母公司继续成为在美国营运的大股东,意思是逼TikTok出让控股权予美国买家,并且可以从股权转让中得到一笔巨款进贡美国国库。虽然美国政府赤字累累,相信美国总统不会以这种方式为美国政府赚钱,但卖盘与否,行政命令没有明言,是否合法也成疑,同时跟保护国家安全没有必然的关系。据传出的消息称,TikTok与甲骨文所达成的协议,美国用户的所有资料,都由甲骨文提供的储存库处理,而且接受第三方审计,按道理应该满足了白宫对保护国家安全的要求,而甲骨文只占合作公司的小量股权,同时引入沃尔玛超市公司作为股东。协议的具体条款未见透露,但特朗普对于字节跳动仍然是TikTok大股东始终不能释怀,这是否成为白宫既下禁令又保留宽限期的原因,耐人寻味。

TikTok年轻用户逾亿人

影响选情封禁有宽限期

白宫现在的宽限期,是延长到11月12日,特朗普曾斩钉截铁的说,9月15日的最后限期不会延长,而这次又使出“弹弓手”。TikTok在短时间内成为下载量最大的社交媒体,估计有活跃用户1亿人,而且在年轻人中间深受欢迎,这些年轻人的投票意向容易摇摆,一旦无法继续使用平时得心应手的社交媒体,迁怒于特朗普,11月3日投票日的选情可能因此而受到影响,这是特朗普无法承受之痛,所以从今开始禁止新用户下载,但不限制现有用户继续使用,目的是为了保住选票。这是合理推断。

微信与TikTok分别在2014年和2017年开始在美国营运,如果真的如白宫的指控,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早就应该在严密监控下无所遁形。美国一直以来开放市场,任何国家的资本都可以按市场规律参与竞争,白宫此时突然对这两间社交媒体公司提出严重的指控,雷厉风行加以禁制,无疑会严重打击自由经济体的形象,在中国投资的美国公司亦有可能遭到报复。

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中国企业,固然应该循法律途径争取自身利益,特别是社交媒体牵涉到美国视为圭臬的言论自由受到宪法保护,能否打赢官司端赖法庭的判决,但诉讼往往旷日持久,在激烈竞争的市场,停摆一天都嫌太长。只是,微信与TikTok并不是个别例子,美国政府千方百计压制中国的政策不会停息,已经在美国经营以及有意到美国投资的中国企业,随时都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