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中国对美国几点判断”的判断

时间:2020-09-21 07:17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时事透视 今年以来,中美两大国的竞争和博弈正愈演愈烈,双方频频过招,你来我往。既然如此,可能不妨索性做个了断,一决高下。中美对彼此的战略认知和判断,就显得尤为关键。如果判断出现严重

时事透视

今年以来,中美两大国的竞争和博弈正愈演愈烈,双方频频过招,你来我往。既然如此,可能不妨索性做个了断,一决高下。中美对彼此的战略认知和判断,就显得尤为关键。如果判断出现严重失准,所采取的博弈举措就很难奏效致胜。

美国方面对中国的战略判断,从意识形态、经贸关系、科技领域、军事对峙到教育传媒文化,都已由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近期的系列讲话和文章,表述得相当系统清晰,这里不再赘述。当然美国的不少对华认知判断,也已遭到中国方面的严辞反驳和质疑,估计还是要靠客观实际及结果来检验虚实。

中国对美国的战略认知判断,尽管尚缺乏官方的系统阐述,但通过政府和学界的各种渠道观察,基本上也有几个要点:譬如中美关系严重恶化,是因为美国意在遏制中国的发展崛起;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策略,就是只顾美国,不计其余,导致美国的国际领导力和影响力退化,国际安全和秩序崩溃;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会造成僵局和混乱,令美国疲于奔命,自顾不暇。

对此,美国在有些方面也做出澄清和反驳,而在另一些方面则更多让事实说话。笔者以为这些都值得中国方面认真去注意和解析,避免出现持续的误判(即使误判可能政治正确),否则就会导致竞争结局的颠覆性后果和败绩。

最近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宣布辞职前,向《人民日报》投出专稿,但没有获准发表。后来该文以中英文发表在美国国务院的网站上。该文的主题,就是试图说明美国目前对华策略的调整和转变,目的是要求双边关系达到“对等和平衡”的状态。该文指出“许多人声称,这是为了阻挠中国合理的发展愿望,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或者为了与中国‘脱钩’。这完全是错误的。”

不过美国现在采取了与以往不同的做法,即如果中国不向美国的标准对等,美国就向中国的标准看齐,颇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风格。于是此个判断的关键前提就在于,中美关系的原有状态是否“对等和平衡”?切记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

相关变化还包括,近来国际和印太地区格局波诡云谲,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等“五眼联盟”有意加强跟日本的情报分享;欧盟有关对华立场开始转为公开强硬;美国和台湾合作紧密;印度与日本和越南都强化了军事合作关系。就算美国要遏制中国崛起,但其他这些国家地区是否也都要遏制中国崛起?

关于“美国优先”,特朗普政府最近却在中东外交上突破僵局,连续得分,在继续制裁伊朗的同时,促成了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正式建交,堪称史无前例,影响深远。美国最近也斡旋了巴尔干半岛塞尔维亚与科索沃的和解合作,以及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势力的谈判。这些外交突破也有助缓解美国在中东、欧洲和阿富汗的驻军负担,实现美国军力的优化和调整。

在东亚地区,特朗普与金正恩直接会晤后,至少朝鲜至今没再搞公开核试验,也算是朝核问题黑暗隧道中还有几许亮光。由此可见特朗普的所谓“美国优先”战略,其实并非美国的孤立和退群,而是全面重新调整战略布局和重点,为强化提升美国的实际利益、影响和作用,开始再出发。

至于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大可不必把竞争激烈当作危机深重。政治权力竞争的公开透明,恰是一个国家民族的巨大福音,和一个社会文明发展高度的体现。

只要美国的方方面面,能理性对总统大选品头论足,互通见解,只要美国的普通人民能把握好手中决定国家领导权力的神圣一票,只要美国的体制能排除各种干扰杂音,坚持履行法治的原则和步骤,此轮大选的过程和结局,必定是合理、有序和正面的。

作者是在美国的

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