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原:从欧阳娜娜唱《我的祖国》谈起

时间:2020-10-15 08:2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热点话题 台湾艺人欧阳娜娜,9月30日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国庆特别节目中,与来自陆、港、澳的六名艺人合唱《我的祖国》,这在台湾引发巨大争议。绿营人士猛烈攻击,蓝营中也有批评声音。不过,这

热点话题

台湾艺人欧阳娜娜,9月30日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国庆特别节目中,与来自陆、港、澳的六名艺人合唱《我的祖国》,这在台湾引发巨大争议。绿营人士猛烈攻击,蓝营中也有批评声音。不过,这首歌因此一时间在台湾引起广泛关注。

《我的祖国》是中国影片《上甘岭》插曲,属于爱国主义歌曲。上甘岭战役是上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中一次非常激烈的战役,该影片取材于此。有必要指出的是,《我的祖国》歌词中并没有明确的“反美语汇”,像《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中的“美帝野心狼”之类。若认真分析《我的祖国》歌词,其实应将它视为“非典型红歌”。

典型的红歌有哪些?首先是歌颂领袖人物的,比如《东方红》歌词首段为:“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而《春天的故事》中“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则是赞颂邓小平的(与深圳经济特区创办有关)。

有的红色歌曲讴歌共产党,包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原名《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等。也有红歌赞颂社会主义制度,比如“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在官方宣传中,人民地位高;但在现实中,人民地位是否高,还是有疑问的。人民地位,仅靠唱是唱不高的。

赞颂英雄烈士(真实或虚拟的)、模范人物等也是一些红歌的主题。与抗美援朝有关的《英雄赞歌》(电影《英雄儿女》插曲)中有:“英雄猛跳出战壕,一道电光裂长空”“两脚熊熊趟烈火,浑身闪闪披彩虹”。这类歌还包括《学习雷锋好榜样》等——雷锋是中共着力塑造并赋予特定政治含义的人物。

一些红歌中有“红色符号”和“红色标志”(广义而言,包括前述雷锋等),比如《歌唱祖国》中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又如《红星歌》中的“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红星是咱工农的心”。不过,在10年内战时期(1927年-1937年),并不是所有人见了红星都“暖胸怀”的。另外,在毛泽东时代,天安门有重要政治象征意义,那时也出现《我爱北京天安门》这样的红色儿童歌曲。

还有的红歌宣扬阶级仇恨,比如《唱支山歌给党听》:“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夺过鞭子揍敌人。”在这样的旧社会,要么“被抽”,要么“抽人”;或者作“铁砧”,或者变“铁锤”,而革命则使“铁砧”变成“铁锤”。但要指出的是,1949年前的社会相当复杂,并非尽如歌中所唱。

而《我的祖国》这首歌,既未歌颂伟大领袖、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制度,又未讴歌英雄烈士或模范人物,也未出现特定“红色符号”或“红色标志”,且未煽动阶级仇恨,甚至未直接宣传反美反帝,因此可以看作“非典型红歌”,属于“弱意识形态化”的歌曲。

歌词开头是:“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其实,“一条大河”“风吹稻花”“艄公的号子”“船上的白帆”等,自古以来即如此,并非在共产党统治下独有的景象。这样的祖国,固然可指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我的祖国》创作于1956年),也可理解为历史悠久的中国。

不同人看见类似景色,会有不同(甚至差别很大)的感想。比如长篇小说《三国演义》开篇的一首词中有:“滚滚长江东逝水”“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词作者想到的是“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而北宋文学家苏轼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从“大江东去”“江山如画”,写到“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看到如画江山,固然可以歌唱美丽的祖国,也可慨叹世事沧桑、人生如梦。古人大多不会过于政治化,包括多年宦海沉浮的苏轼。

作者是历史学博士

旅加学者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