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虹:改革开放缩影 深圳未来向何处去?

时间:2020-10-16 07:4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2020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自1980年8月创立经济特区,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一直肩负为中国发展探路的使命。观察中国扩大开放的步伐,深圳是最佳窗口;理解中国推进国内经济改

2020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自1980年8月创立经济特区,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一直肩负为中国发展探路的使命。观察中国扩大开放的步伐,深圳是最佳窗口;理解中国推进国内经济改革,深圳也是最佳观测点。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缩影。从边陲小渔村一跃成为中国最具创新活力的现代化都市,深圳只用了短短40年时间。早在1988年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访问深圳后这样评价道:“如果深圳在未来10至15年里成功,我想整个中国没有理由不能成功。”具有深邃洞察力的李光耀,对深圳的评价无疑是正确的。

从1979年到2019年,深圳年均经济增长率超过20%。2019年深圳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7万亿人民币(约为5340亿新元)。其经济总量不仅超过一河之隔的香港,也高于亚洲的新加坡、欧洲的丹麦、拉丁美洲的智利和非洲的南非。

深圳既有临海优势,并通过便利的立体化交通网络,联通中国内陆市场腹地。在中国区域发展版图中,深圳占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深圳对中国经济尤其是粤港澳大湾区经济的辐射带动作用突出,深圳经济占据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的20%以上,是大湾区的重要引擎。粤港澳大湾区也为深圳提供发展腹地和市场空间。

深圳占中国经济总量2.7%;其对外贸易额更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9.4%。2019年深圳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约为2万9400美元,是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近三倍。深圳港2019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超过2570万标准箱,稳居世界第三大集装箱港口。

多元化市场经济,开放的营商环境,企业创新研发能力,以及强大的制造业能力,展现深圳的对外吸引力和竞争力。众多中国顶尖的高科技企业云集深圳。深圳在中国的电子信息、数字经济、生物科技和新材料等产业发展上占据领先位置,2019年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其生产总值34%。

在对外贸易和吸引外资等体现城市对外开放度的指标上,深圳在中国各大城市中处于领先地位。深圳是外向型经济体,对外贸易总额占深圳生产总值110%。深圳40年发展得益于与世界经济的紧密联系,深圳利用外部资源和深度参与全球产业链,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

新政策推进改革开放

2020年10月,中国政府对外公布实施《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年-2025年)》(方案),让深圳再次成为外界注目焦点。依据《方案》,中国政府将授权深圳开展综合而非单一领域改革试点。依照规划时间表,深圳须要在五年时间里完成综合改革试点。中国领导层打造深圳成为中国发展的城市范例之雄心可见一斑。

在实施全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基础上,中国政府将制定深圳版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谋求降低深圳市场准入门槛,打造更加公平的市场环境,允许内外资企业公平竞争。中国政府将允许深圳在能源、金融、电信、交通运输和教育等关键领域进一步对外开放。然而《方案》缺乏细节内容,例如相关行业领域将如何降低准入门槛,和进一步对外资开放?《方案》并没有详细说明。

由于现有体制的障碍,地方政府并没有得到足够授权去推动自主性改革,也没有获得足够监管权限。尽管《方案》提出授予深圳更多省级改革自主权,但是受制于地方利益集团牵制,中央政府以及广东省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授予深圳改革的自主权,仍有待观察。

新政策出台背景

西方国家面对高失业率、人口老龄化和国内产业经济空心化所带来的经济挑战;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率也在下滑。逆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声浪在西方国家高涨,经济全球化进程面临巨大压力。与此同时,中国多年来经济发展积累的内部矛盾和问题,从环境恶化、民生领域发展短板、区域发展不平衡到贫富差距扩大等不同方面,也在日益影响中国进一步发展。

对中国而言,要通过支持深圳深化改革开放,将其建设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模范城市,从而化解国内发展积累的种种矛盾和问题,打造中国成为高收入经济体。

把深圳放到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视野来看,进一步促进深圳改革开放,不仅是要形成深圳创新驱动型经济的增长优势,推动地方政府职能改革和管理体制创新;而且是要通过深圳的发展,为中国在更高层次上对外开放探索新模式,形成可推广复制的经验做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指出:“经济特区不仅要继续办下去,而且要办得更好,办得水平更高。” 

中国政府期望将深圳发展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程度最高,和国内营商环境最佳的地区。对于深圳而言,在维持联通国际大循环优势的前提下,打通国内大循环,成为中国打造“双循环”发展战略的支点,是深圳未来发展的重要目标。深圳要通过建立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制度体系,坚持市场化经济改革。

发展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深圳的开放是双向的,不能一厢情愿。深圳推行的新开放政策,对于外资有多大的吸引力,还需要时间来证明。深圳能否引领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面临不少挑战。从外部因素来看,面对国际地缘环境急剧变化,和中美之间激烈竞争,以及冠状病毒疫情带给全球经济的冲击,深圳如何在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中,维持并深化对外联系,面对不小的挑战。

中美贸易战深圳更是首当其冲。深圳的优势产业在于电子信息等高科技行业,都是美国限制相关技术和产品出口的行业。包括华为、腾讯、华大基因和大疆科技在内的深圳科技企业,更是涵盖在美国商务部的制裁清单里。尽管如此,《方案》并没有就深圳如何应对由国际环境变动和中美竞争,尤其是技术脱钩所造成的影响,提出应对方案。

从内部因素来看,与其经济发展成就相比,深圳在教育和医疗等社会民生领域上存在发展短板。在医疗领域,深圳缺少优质医疗资源。每千名深圳人中拥有医生的人数不到两名,现有的医院以及病床数,也不足以应付过千万市民的需求。

在教育领域,深圳缺少国内一流大学,与国外大学在研究领域的差距更大。一流大学的缺失,制约深圳开展基础研究和提升科研创新的能力。深圳本地大学也无法承担城市人才培养,和打造科研创新平台的重任。

2019年深圳常住人口超过1340万,但是户籍人口仅为494万。深圳城镇化率仅为36.8%,远远低于其他中国大城市的城镇化率。大多数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非户籍人口,并没有享有与本地户籍居民均等的公共服务。

深圳成为中国权贵和富豪的天堂,然而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大多数工薪族而言,他们为了生计,生活艰难,城市高房价更让他们对购房望而却步。与中国其他城市相比,深圳的贫富差距问题更为尖锐。

在港口发展方面,尽管深圳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在世界名列前茅,但是深圳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航运中心。在运输便利化和货物通关效率上,以及在港航服务业的发展上,深圳与世界一流港口相比还有不小差距,尤其是在高附加值的航运保险、航运经纪和船舶交易等产业。

尽管《方案》提出授予深圳更多省级改革自主权,但是受制于地方利益集团牵制,中央政府以及广东省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授予深圳改革的自主权,仍有待观察。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赞一下
(9)
75%
赞一下
(3)
25%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