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RCEP 经贸归经贸 政治归政治

时间:2020-11-20 07:2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早点  北看记

韩咏红

由亚细安十国加上中日韩澳新,协议打造全球最大自由贸区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在历时八年谈判后,终于在星期天(15日)签约落锤。

连日来,对于RCEP的报道与分析、赞美与肯定,在媒体上纷至沓来。作为最早发起RCEP的组织,亚细安将这场马拉松跑到终点,不止满怀喜悦,更是脸上有光。

马来西亚国际贸易与工业高级部长阿兹敏就戏剧化的形容,经过了八年“血汗与眼泪的谈判”;亚细安秘书长林玉辉则说,RCEP巩固了亚细安在大规模多边贸易协定中的领导作用。

不少评论将RCEP形容为“中国主导”的协议,他们忘了RCEP是亚细安提出的。RCEP是亚细安的气魄与外交能力的有力证明,如果不是依循“亚细安核心”(ASEAN Centrality)的架构,RCEP成员中的中国和日本、澳大利亚,恐怕没有足够的互信以支撑他们推动这项大规模贸易协议谈判的完成。

当然,作为本区域最大、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中国必定会在未来的15国自贸区内享有很大影响力,并在经贸与地缘政治上双重获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官员和学界也一派喜气洋洋,盛赞RCEP是阴霾中的“光明和希望”,区域经济一体化新的里程碑。

西方主流财经媒体也没有忽视这个东亚重大经济新闻。《金融时报》发表社评说,RCEP是对自由贸易的重要肯定,“具有重大象征意义”。

与此同时,RCEP也是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相对下降的信号。美国在亚太的三大盟友日本、韩国与澳洲纷纷成为RCEP一员,让西方学界十分警觉。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早前的报告更预言,RCEP和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包含新加坡、加拿大、日本、墨西哥、新西兰、澳洲、越南等11国)将重塑国际经济关系,形成“以中国为主”的东亚经济,还有分析认为RCEP将成为未来国际新秩序的重要版块。

不过,中文媒体较少谈及RCEP的局限性,那就是相对于CPTPP,RCEP还是一个质量和标准比较低的自贸协定,它比较像上世纪的贸易协定,目标是降低大约90%关税,而且要历时20年才达成。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际关系研究副教授李明江本周接受澳洲媒体采访时直言:“RCEP说白了是一个普通的自贸协定,主要针对货物贸易。”

李明江也指出,RCEP总体上存在很多严重缺陷,比如服务贸易领域涵盖非常少,而且几乎没有关注CPTPP已经包含得非常清楚的一些领域,像政府采购、数字贸易、环保标准、劳工标准等等。

而RCEP的主要突破,在于它将各成员国的原产地规则统一,有助于这15个国家的产业布局和价值链的分布。就凭此,RCEP能够带来可见的经济效益。

而在RCEP仍悬着的问题,是其争端解决机制以及其“朋友圈”有多大作用?

就在本周二,RCEP的墨迹未干,中国官员就向三家澳洲媒体发放来自中国驻澳大使馆的文件,其中列举了14项澳洲引起中国不满的行为,并指责澳洲“毒化(中澳)双边关系”。中方官员警告:“中国生气了。如果你把中国当作敌人,中国便会是你的敌人。”

这是针对澳洲政府的公开且明确施压,澳洲总理莫里森强硬回击,强调澳洲的价值观、民主和主权“不容交易”。

今年来,随着中澳关系跌入建交以来的最低谷。作为报复,中国对澳洲大麦征收80.5%关税,并限制澳洲牛肉进口。在RCEP闯关的最后时刻,中澳政治关系的恶化并没有影响两国签署RCEP;但这也意味着,加入RCEP不会对缓解中澳政治歧见有多少帮助。

即使在RCEP生效后,中国相信也会继续使用“经济大棒”来惩处其他RCEP成员国的选择和行为,虽然有了RCEP,它仍能采用不受协议限制的非关税手段。

由此可见,作为一项约束较少的贸易安排,RCEP的作用主要仍是在经济上,最大意义在于展现各国搁置政治分歧促进经贸合作的意愿。美国影响力的相对下降,也不代表各国将直接倒向中国。当然,中国大有机会将经济实力转化为政治实力,这就看它如何把握时机,展示其守规则、仁慈大国的形象了。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