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撤军阿富汗惹众怒 难以抽身中东泥沼?

时间:2020-11-20 07:47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01观点

美国总统大选几乎尘埃落定,特朗普虽然拒绝承认落败,又于各州兴讼投诉有选举舞弊之嫌,至今却未有一宗诉讼得直。如无意外拜登将于明年1月20日宣誓就任。不过在此过渡期特朗普却打破传统,在外交事务上动作频频。除了继续就香港及新疆问题制裁中港官员,及怒炒国防部长埃斯柏,最近更下令美军要在明年1月15日其卸任之前,从阿富汗及伊拉克大规模撤兵,引起朝野国内外一致反弹。

2001年“911”恐袭以后,美国先后挥军阿富汗及伊拉克,清剿当地的塔利班恐怖组织,又推翻萨达姆政权。美军自此在阿伊两国驻军已有近二十年之久,对华府造成尾大不掉的负担。过去历届总统候选人竞选时,皆信誓旦旦称会从当地撤兵,然而2014年极端组织ISIS崛起并肆虐中东多国,奥巴马应伊拉克政府要求再次派美军往当地。另一边厢利比亚及叙利亚的局势不稳,亦令华府难以完全抽身。2016年奥巴马卸任之时,便仍有近万名美军留在阿富汗。

北约:草率撤军代价高

特朗普2016参选总统时,便是以一套反战论述以大受选民欢迎。其义正严辞称美国该尽早结束此昂贵又无理的对外战争,又称一旦上台将从阿富汗等地的士兵带回家。2018年其便果真二话不说撤走美军驻叙利亚反恐特遣队。不过白宫亦长期面对国会及五角大楼外交鹰派的阻力,埃斯柏便大力反对特朗普从阿富汗撤军的想法。2020年2月美国政府与塔利班敲定和约,却因一连串袭撃以拉倒,最终在9月阿富汗政府及塔利班恢复谈判,方令撤军计划得以成事。

此次的撤兵方案,仅从阿富汗及伊拉克撤走分别2,500名及500名美军,为当地总数的55%及16%而已。不过此已令国会的外交鹰派及五角大楼极为不满,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便批评特朗普鲁莽,称对其阿富汗盟友的背叛,更反问美国是否要重演1975年美国撤出西贡的耻辱。民主党人亦斥此为特朗普为下届埋下的地雷,指一旦美军离开后当地局势急转直下,将会为拜登带来烫手山芋。连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亦称,草率撤军代价甚高。

然而西贡之耻出自麦康奈尔之口,实在令人失笑。自疫情爆发以来麦康奈尔领导的参议院共和党人一直以政府财政危机为由,拒绝向深陷经济停产而顿失所依的国民发放应急的援助。相反每年数千亿计的军费,以及向国内富豪的万亿元减税方案,麦康奈尔则眼也不眨迅速通过。美国于60年代深陷越战泥沼,令国家财政不胜负荷,美元受压间接促成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然而新自由主义抬头后,美国依然四处用兵同时,国家的财政赤字不减反增。

财富流向企业及富豪

相反国家在公共事务上退场,中下阶层未有因而受惠,财富反而流向大企业及富豪,令美国的军工复合体利益结构更为巩固。如是者不论民情如何渴望结束此类为无意义的对外战争,每任总统大谈如何会将军队带回家作为竞选承诺,二十年过后撤军仍然是原地踏步进展缓慢。当北约盟友一直要求美国在中东扮演先锋角色,但同时德法等国却寻求摆脱美国掣肘的独立之路,毋怪不少美国人会认同特朗普称美国一直被欧洲当傻瓜拿好处的言论。

当然反覆的中东局势仍是美国在当地抽身不能的主要原因,加上主要对手俄罗斯自介入叙利亚内战以来,重新将其影响力伸入中东。正当特朗普称将在阿伊两国撤兵时,普京于同日签署命令授权俄国海军与非苏丹政府签约,在红海东岸的苏丹港租借并兴建军港,为俄军自苏联解体以来在非洲首个军事基地,亦是其继叙利亚塔图斯军港后,在海外租借的第二个常态驻军基地。正当美国在中东退场时,野心勃勃的普京、埃尔多安等迅速占据美国留下的空缺。

虽然特朗普称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是要应付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威胁,但在中俄两大强权之下,特朗普及来届的拜登如何平衡其外交策略,将会十分棘手。不过如同不少拜登的外交智囊如苏利文所言,美国要在世界呈现多极格局的二十一世纪中维持其超级大国的优势,除了应对来自中俄等威胁外,亦更该精进自身重新投资其国家的医疗、教育、基建、战略产业。要达成此方向,麦康奈尔及其破产的新自由主义以及军工复合结构,早该扫进历史。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