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田勘:美国大选关乎公平和正义

时间:2020-11-21 08:2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张田勘

美国大选进入下半场,既精彩,也扣人心弦。在传统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带领下,大部分媒体宣布前副总统拜登当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在个人社交媒体平台,对拜登发出了当选祝贺(非正式和非官方的)。不认输的在任总统特朗普,提出了对选举结果的法律诉讼,称有多个州存在广泛的选举欺诈和舞弊,并希望彻底调查和重新计票。

尽管一些媒体断然否认此次选举中存在作弊和欺诈,但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已经授权司法部,调查任何有关2020年大选舞弊的“实质性指控”。

巴尔在一份备忘录中写道:“如果有明确且明显可信的违规指控,可能会进行调查。如果指控属实,可能会影响某个州的联邦选举结果。”不寻常的是,在巴尔发表声明几小时后,司法部选举舞弊调查负责人皮尔格(Richard Pilger)辞职。

正如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所称,美国的大选不是由媒体来宣布结果,而是由选民来决定;换句话说,是由合法的选票来决定谁当选总统。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支持特朗普还是支持拜登的争论,或者左和右的冲突,而是代表公正和正义的民主选举,是否能在有民主传统、一直被世界视为民主灯塔的美国,顺利实施和继续昂扬前行的生死存亡时刻。因此,美国今年的大选不只是谁获得总统大位,更在于公正和正义是否能得到实现和昭示。

1863年11月19日,美国总统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中指出,美国政府建立在“民有、民治、民享“的基础上,否则就没有必要建立政府。而政府的建立,是由生而平等的每个人手上的选票来决定的。但是,每个人的选票又必须遵循公平、合法和正义的原则。这个原则已经写在美国的宪法中,其中包括美国总统和副总统的选举方式、程序、选举日期、选民身份的获得等。

所有这些都是保证选举公平并合法,而且能让选举结果代表正义的保证。其中,一个重要的规定就是选举时间,这也是此次大选最具争议的地方,因为每个州的选举日期并不一致,并且最集中地体现在邮寄选票上。

对于选举日期,美国宪法规定的是,“国会得确定选出选举人的时间和选举人投票日期,该日期在全合众国应为同一天”。具体的全国日期就是,每一任总统任期最后一年11月1日后的第一个星期二。在今年就是11月3日。

具体到11月3日的时间,尽管各个州对邮寄选票有不同的规定,但是既往的规定是,选举日的下午8时(20时)为截止时间,无论是邮寄选票,还是亲自到选票站投票,都以这个时间为准。即便是邮寄选票,也要以20时之前收到的邮戳(邮封)为准。20时之前的选票才是合法的有效选票,之后收到的邮寄选票都是无效的非法选票。

选举只能以合法选票为准,不能计入非法选票。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正如考试,所有人都是两小时,到时交卷,未交卷则试卷作废,因为这是作弊,是不遵守公平规则。

当然,今年美国大选涉嫌作弊的地方还有很多,如软件计票作弊(投票系统Dominion把密歇根州的6000张选特朗普的选票,计为支持拜登选票;全美29个州使用这个系统)、一人多票、非公民投票、幽灵投票、冒名顶替投票、点票员改票、黑屋点票、一人多票、马克笔废票、拒绝第三方或对方监票、毁弃投特朗普的票、偷盗选票、跨地区投票等。但是,由于邮寄选票的大量出现(约6500万张,总选票约1亿5000万张),使得邮寄选票的合法性成为舞弊的最大焦点。

当然,此次大选的邮寄选票的合法性,在不同的州有不同的规定。一些州,如佐治亚州,只将11月3日当天及之前收到的邮寄选票视为有效票;但是在俄亥俄州等,只要是在11月3日之前寄出,之后收到的邮寄选票都视为有效票。还有一些州,如宾夕法尼亚州,只要是11月6日下午5时前寄到的选票,都算成合法选票并采计。

然而,根据美国宪法,只有11月3日20点之前投票,并且邮寄选票也是在11月3日20时前送达当地(无论是哪个选区)的选票,才是有效和合法选票,其标记就是邮局对邮票到达时间的盖戳。违背这一点,就是违宪,也是最大的违法。这在宾夕法尼亚州等争议最大的州也显然是违宪的。

11月6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的命令也暗示,必须遵守美国宪法的选举时间。他要求宾州各县选举委员会,将投票日(11月3日)当晚8时后收到的选票分开,如果要计算这些选票,必须分开计。这一命令与宾州州务卿布克瓦(Kathy Boockvar)已经发布的指南一致。布克瓦此前下令,任何在11月4日和6日之间送达的选票,都要与11月3日大选日的选票分开,以待相关诉讼结果出炉。

民主党和共和党对于11月3日20时之后送达的邮寄选票有不同意见,前者认为合法,后者认为违法,因此现在特朗普竞选团队所提出的主要法律诉讼之一,就是交由最高法院来裁决,迟到的选票是否合法。

由于共和党竞选团队已经获得更多的证据,如在宾州和密歇根州,有邮递员实名和宣誓指证当地邮局局长指令造假,把11月4日、5日、6日收到的选票,收件日期改成11月3日的邮戳,以便能被视为合法选票而计入。

当然,这些指证最后能否坐实,有待司法战的进展。这些争议提出的基本问题是,不论其他形式的作弊,仅仅在邮寄选票的时间点上,即大选的截止日期上,是遵循宪法还是违背宪法,将决定美国的大选是否公平和公正,是否继续为世界树立民主、公平、自由、法治的榜样,是否使得这一自由民主灯塔继续闪亮,为美国也为全球指引方向。

作者是中国北京学者,专栏作者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支持特朗普还是支持拜登的争论,或者左和右的冲突,而是代表公正和正义的民主选举,是否能在有民主传统、一直被世界视为民主灯塔的美国,顺利实施和继续昂扬前行的生死存亡时刻。

赞一下
(4)
36.4%
赞一下
(7)
63.6%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