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2021年世界三大困局及出路

时间:2021-01-08 07:2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方向盘

刚刚过去的2020年,令人刻骨铭心,不堪回首。由于冠病大流行肆虐,可以说整个世界一整年都处在半瘫痪状态。如果没有现代互联网、4G与5G无线通讯技术、个人电脑及智能手机等助力,实现远程办公、教育和电子商务,发挥中流砥柱作用,估计整个世界就快全面瘫痪了。

大瘟疫不仅对世界经济造成重创,还造成深重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动荡。典型的案例,是本来少有悬念的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由于疫情暴发而大大强化了左右势力冲突、选举程序和手段改变,导致终局至今悬而未决,也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了美国民主宪政的危机。

2020年所造成的危机和阴影不散,三大困局显而易见:首先,冠病疫情是否能被尽快有效的控制和消除?虽然成功疫苗已经问世并投入使用,但也同时出现了变异毒株,对疫苗的有效性发出新挑战。

东西方应对疫情的举措,也凸显出文化、科技和体制异同。尽管努力都是朝着标本兼治,中国似乎行政手段治标比西方见效快,但西方却能在短时间内研发出有效疫苗,即更重视以科学手段治本。据宣布,中国疫苗对冠状病毒的预防效力为79%,相比美国疫苗有效率达95%左右,差距明显。

按美国方面的测算,接种疫苗对防疫全局产生作用,要等到3月初方可见效,特别是在美国、欧洲及亚太一些发达国家地区。许多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防疫局势,恐怕在今年上半年之前,都不容乐观。

第二大困局,就是全球经济是否能迅速反弹恢复?疫情演化的强弱,无疑直接关联到全球经济的反弹力度和速度,两者成明显的反比关系。当然,也还要看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关系状态,是合作贸易,还是争端不断?以及全球产业链的调整重组和迁移规模。

第三大困局,就是政治尖锐对立,战争风险陡增的局面是否有解?这实际最为关键。我们可以很有信心地说,冠状病毒终将被制服,全球经济终将恢复常态,但政治立场的分歧对立后果,及战争冲突的风险,就不易预测了。

以中美关系为例,原先的特点是,经贸关系全面深入密切,文化及人员交往多层频繁,政治和地缘上不对立不折腾,军事上维持正常对话甚至有限合作。现在的特点是:经贸关系倒退,关税加脱钩,文化及人员交往基本全面中断,意识形态与地缘对立冲突及制裁不断,战争在台海,南中国海及网络安全方面一触即发。

要改变这第三困局,手段无非也就三种:双方都大幅调整现状,改善关系;一方大调整,另一方小调整,改善关系;双方都拒绝做出大调整,走向摊牌。注意,这里不包括双方都做小调整,就可改善关系的选择,因为小调整于事无补。

这方面的历史完全可以告诉未来:1972年初美国总统尼逊访华,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会晤,当时这个事件挺大,但中美双方对各自基本方针立场,并无重大调整,于是在此之后,中美关系连续七年无进展。直到1978年底,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即发生了重大的政治路线方针改变,中美关系才迎来艳阳天。

当前的一大迷思是,42年前中国率先实行战略与方针调整,确实不假。但现在不同了,如今的中国厉害了,崛起了,所以不是中国再如何向美国调整,而是美国应如何向中国调整的问题。这是个大题目,篇幅所限,这里只能谈一个最基本的规律。

自己说自己厉害了,崛起了,那还不算数。关键是要把各项发展指标和文明程度,逐一拿出来对照对比一番。谁更先进,谁就可以调整小一点;谁更落伍,谁就应该调整大一点,这本是常识。当然还有一种选择:我就是这样的,我不调整。这种选择的后果,当年美苏冷战的结局可作为参考。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

研究和咨询专家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