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仑:谁把美国逼到了墙角?

时间:2021-01-11 09:0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来源:香港01

作者:戴仑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英特尔公司前行政总裁格鲁夫(Andy Grove)的信条。尽管向来与硅谷精英不在一个阵营,但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在精神上与之契合。但区別在于,格鲁夫用他近乎于偏执的专注打造了一家伟大的企业,而特朗普的一意孤行最终落了个“眼见他楼塌了”的结局。

“我对暴力、不法行为、蓄意破坏感到愤怒!”

“我继续坚信,美国必须改革选举法。现在,国会已经认证了选举结果,1月20日新政府将会就任,我现在的重点是确保权力平稳、有序、无缝过渡。这一刻需要的是修复与和解。”

在国会暴乱发生24小时后,特朗普终于做出了一个正常的政治人物应有的表态,可他已经没有机会“亡羊补牢”。政府高级官员接连请辞,不少共和党议员不再寻求推翻大选结果,国会两党都有议员要求立即罢免特朗普……

除了“众叛亲离”,还有更合适的词来形容特朗普的处境吗?

如果说此前辞职的人物——梅拉尼娅(Melania Trump)的幕僚长、前白宫新闻秘书斯·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白宫社交秘书尼凯塔(Rickie Niceta)以及白宫副新闻秘书马修斯(Sarah Matthews)等——其地位都比较“外围”,那么1月8日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宣布辞职就显得相当有标志性。

除了是第一位宣布辞职的特朗普政府内阁成员,赵小兰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夫人。麦康奈尔与特朗普的关系,被外界评论为“相互嫌弃又相互利用”。此番赵小兰辞职,显然是与丈夫商议后的结果,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共和党大佬要与特朗普“划清界限”的信号。

紧接着,美国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也宣布辞职。

然后是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此人是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重要推手,2020年5月曾用中文就“五四精神”发表演讲,中国官媒彼时的集体反击反衬了他的“危险”程度。

白宫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也和特朗普貌合神离了。在国会暴乱事件发生后,奥布莱恩发表声明称自己为给副总统彭斯效力而荣幸,只字未提特朗普。

而至于彭斯,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很受伤”。之前特朗普怂恿彭斯在1月6日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推翻选举结果,彭斯拒绝后,特朗普在Twitter上公开批评自己的拍档“缺乏勇气”,很多美国媒体报道彭斯对此“很不爽”。国会暴乱发生时,彭斯一家妻儿老小都在国会,安保人员迅速把他们撤离到安全区域避险,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事发当天整个下午,“特朗普丝毫没有关心彭斯和家人的安危”。

局面至此,连英国广播公司都在说,特朗普身边的要员纷纷与其“割席”。

其实“割席”已经算温和了,直接受到暴乱冲击的国会议员中已经出现了“弹劾”、“罢免”的声音。

即将成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7日发表声明:特朗普煽动针对美国的暴力行为,无法再继续胜任总统职位,副总统彭斯应该立即援引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罢免特朗普。随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复议,她召开记者会表示支持舒默的提议,并表达了和舒默一样的态度:如果彭斯不行动,那国会就行动。

甚至连共和党议员也加入到要求罢免的行列中。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金青格(Adam Kinzinger)成为第一位公开呼吁援引第25修正案罢免特朗普的共和党人。他认为特朗普不仅放弃了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家的职责,还煽动暴力。

这几位或许没有想到,对于特朗普的追责,还顺便向全世界普及了一下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副总统和多数内阁成员如果达成共识,可以宣布总统无法履行其职务和职责,但这个过程最终需要国会两院三分之二投票通过。

也就是说,罢免的关键还是在于彭斯。虽然“很受伤”,但彭斯对于舒默与佩洛西的提议尚未作出回应。有知情人士透露,彭斯并不赞成通过宪法第25修正案罢免特朗普,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多位内阁成员的支持,“他们认为此举只会在未来两周加剧混乱,而不是让局势得到平息。”

这样的态度并不奇怪,特朗普再怎么可恶,名义上还是共和党总统,共和党议员弹劾自己党派的总统,终究会为将来留下话柄。何况距离特朗普卸任不到两周,民主党议员即便想走“快速弹劾”程序,时间上无论如何来不及了,只要能拖到1月20日,大家也用不着那么不体面。

更何况根据此前的公开声明,至少140名共和党众议员和至少12名共和党参议员表态支持特朗普试图推翻总统选举结果的努力。这些人未必真的相信特朗普关于选举舞弊的说辞,更多是看中了特朗普手中所掌握的极右翼选票。现在结果已不可能推翻,那就更没有必要跟着民主党起舞,白白丟失极右翼选票了。

这一点在没有选票诉求的《华尔街日报》上可以印证。作为特朗普的死对头之一,《华盛顿邮报》早在1月6日就发表社论要求免职特朗普,这很好理解。而作为保守派媒体,《华尔街日报》居然也在1月8日发表社论,建议特朗普辞职,以避免第二次被弹劾——“如果他悄悄离开,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

《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更为关心的是,在国会暴乱之后,“盟友和敌人怎么看美国”。事实上它们自己的另一篇报道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在一段时间里,世界其他国家会在美国寻求推动民主价值观时,以怀疑的眼光看美国。国会暴乱是“对美国民主灯塔形象的一记重击”。

美国的盟友深表认同。英国首相约翰逊感叹:太不光彩了,美国本应是民主的表率,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应该和平有序地移交权力。德国外长马斯更直接:特朗普和支持者必须接受美国选民的决定,別再践踏民主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则感慨:这样的暴力场景,实在让人震惊……

有评论者认为,国会暴乱真正的影响,是美国把自身的政治道德水平降到了“失败国家”的层次。特朗普宣传子虚乌有的“作弊”论,并教唆支持者试图通过暴力的方式改变选举结果,虽然最终没有成功,但此举本身已经对美国政治体制造成了永久性伤害。

美国的开国先贤在设计政治制度时,本就留下了一些弹性空间,出发点是政治人物可以用自己高尚的德行去填满这些缝隙,让国家政权可以顺滑地过渡或传承。在过去的两百多年里,美国其他政客在面临选举争议时,都能够以大局为重,服膺制度,树立了很高的道德标准,这是美国体制能稳定高效运转的根本。

特朗普几乎是彻底打破了这种优良传统,开启了“谁更没有下限”的潘多拉魔盒。“他做初一,未来就一定有人做十五”,现在网络上已经有声音在讨论,待拜登上台后,民主党是否要考虑增加联邦大法官的人数,让自由派大法官重新占据多数地位,甚至有声音想让未来美国大选中华盛顿特区成为单独的计票区域,因为这样一来新增加的选举人票肯定归属民主党……

“一些事情永远地改变了。”在BBC的报道中,一位美国公民表示“再也不相信分裂的国家可以和解。”很大程度上,特朗普煽动极右势力又被反噬的结果,不仅极大的增加了自己在卸任后被“政治追杀”的机率,更是把整个美国“逼到了墙角”。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