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稿:社交平台流量凸显粉丝力量

时间:2020-06-28 07:3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中国特稿 任其 [email protected] 微博热搜榜最近又‘冷’又‘热’—— ‘冷’的是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本月10日以微博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传播违法违规信息为由, 责令其整改并暂停更新热

<img alt="" https:="" www.zaobao.com="" sites="" default="" files="" styles="" article_medium_x_full="" public="" images="" 202006="" 20200628="" zb_0202_cj_doc78vs7ni03ex2ormehof_30155227_limlhu.jpg"="">

中国特稿

微博热搜榜最近又‘冷’又‘热’——‘冷’的是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本月10日以微博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传播违法违规信息为由,责令其整改并暂停更新热搜榜一周;‘热’则是微博热搜榜17日恢复更新后,‘热搜回来了’这一话题把自己送上了热搜。有人形容,热搜榜停止更新的日子里,娱乐圈有如‘掉了魂儿’。确实,在微博月活跃用户数达5.5亿、平均日活跃用户数有 亿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微博热搜榜代表的是每条热搜背后的巨大流量。对明星而言,粉丝就是流量实质化的体现,随着微博热搜等汇聚流量的社交媒体平台增加,明星与粉丝之间的关系正发生微妙的变迁。

中国一线女星杨幂的粉丝去年在网上公开抗议,指杨幂的经纪公司“嘉行传媒”让她出演的公司自制剧《许你暖暖的晨光》质量堪忧,为此对杨幂的职业前景表达担忧。

嘉行公司当时没直接回应,引起杨幂粉丝更大的不满,甚至有人在杨幂出席的一场活动高举“一愿小幂好,二愿嘉行倒”的标语以示抗议。

在粉丝的施压下,有报道后来指杨幂改变了计划,不接拍该剧,改拍另一部非嘉行自制的电视剧。

粉丝介入维护偶像权益的例子近年来时有所闻。2018年,歌手华晨宇的粉丝曾“手撕”经纪人,质疑他为华晨宇安排太多工作,导致嗓子不适的华晨宇须打封闭针演出,还要求华晨宇的经纪人辞职。

社交媒体平台普及 粉丝参与感进阶拥有感

随着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普及,明星的方方面面都被展现在粉丝面前,粉丝对明星的生活和工作有了更多了解,产生了参与感乃至“拥有感”,这种现象近年来在中国尤其突出。

长期研究中国粉丝文化的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朱丽丽在去年一场公开演讲上指出,现代社会的大众传媒超越地域限制,大众文化有了最大基数的文化消费共同体,大家在这个基础上共同谈论偶像,形成了现代意义的“粉丝文化”。

同时,社交平台的出现也让粉丝的力量通过点击量、下载量等数字被量化,以一种可视化的形式出现。

明星粉丝关系变得更平等

在华语音乐界有超过30年经验的资深经纪人黄伟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以2005年现象级选秀比赛《超级女声》为节点,粉丝与艺人之间的关系出现由“喂养”到“扁平化”的转变。

“2005年之前,粉丝接触到的艺人基本上是经纪公司装扮好的、单一的形象,是经纪公司想呈现的样子,在媒体上接触的时间也很短暂。艺人与粉丝之间的距离比较遥远,位置上有差距。”

{C}

黄伟菁认为,从2005年后,艺人与粉丝的关系变得更平等,粉丝可从更多渠道接触艺人,两者的距离也拉近了许多。

当年,湖南卫视推出的《超级女声》节目在中国大陆创下极高的收视率,其开放让公众以手机短信投票支持心仪参赛者的模式,打造出李宇春、周笔畅等明星,也引起一股选秀比赛热潮。

黄伟菁2009年与周笔畅签约,用不到三年时间,就将她打造为“华语乐坛小天后”。

目前运营经纪公司“奇幻创想”的黄伟菁认为,现在的歌迷能出钱出力支持艺人并花时间投票刷榜,从某种程度上认为自己和艺人是一个战队,“有一些人在心理上可能觉得,我花了这么多钱和时间,我就是你(艺人)的老板,应该有权力决定一些事情”。

艺人与粉丝权力反转 

朱丽丽也将《超级女声》视为中国粉丝文化变迁的节点,粉丝与艺人之间出现了“权力的反转”,从单纯的由粉丝打榜投票支持,变成一种“拟态的亲密关系”。

在2017年6月刊于新闻传播理论专业期刊《当代传播》的一篇论文中,朱丽丽以当红的TFBOYS为例,分析“拟态的亲密关系”具有情感性、控制性和亲密性三大特征。

朱丽丽认为,这从本质上反映出现代流行文化产业对粉丝经济的深度依赖,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系也已深入到若干私人领域,进入了传统上属于亲密关系的范畴。

从TFBOYS、鹿晗到当前大热的肖战、李现等人,贩卖真实人生成长过程的“养成系”明星都吸引了一批所谓“妈妈粉”“姐姐粉”的女性粉丝,无微不至地关注偶像的生活细节,产生全方位的参与感和拥有感。

明星有“三个老板”

溯本追源,中国当前的粉丝文化与东亚粉丝文化有共同特性。从日本和韩国兴起、泛指正接受歌唱和跳舞等培训但尚未正式进入娱乐圈的“练习生”文化,其实是当前“养成系”偶像的源头。

这两类艺人出道时年龄较小,性格和外貌可塑性大。在他们的成长道路上,包括他们选择什么样的风格,应该沿什么路线发展,粉丝都能给予意见。

粉丝形成了严密的组织,在为偶像打榜、刷数据、控制评论方面各司其职。2019年,微博曾出现周杰伦粉丝与新晋流量明星蔡徐坤的粉丝争夺微博超级话题排行榜的事件。

周杰伦的粉丝当时为反驳自己落伍、不懂得在微博刷数据的指控,还特地发布刷榜攻略,手把手地提供指导。

当红明星肖战的豆瓣小组和微博粉丝群上,也常出现粉丝自制的各种投票攻略,确保偶像在不同平台的排行榜名列前茅。

对粉丝来说,这意味着偶像能获取更高的曝光率,也因此能获更多资源在娱乐圈继续发展;对明星而言,粉丝的控制和支持虽然带来压力,但也凸显自己不断扩大的影响力,一些明星也因此更容易获资本青睐。有人形容,当今的明星要同时为经纪公司、资本市场及粉丝群体三个“老板”服务。

直面粉丝压力 经纪人坚持专业

当粉丝认为自己对艺人持拥有权时,难免会与经纪人发生冲突。黄伟菁坦言,经纪公司确实面对不少来自粉丝的压力。但她指出,经纪人的角色是为艺人规划长期大方向。

她透露,自己签下歌手周笔畅后,曾对她的个人形象作出调整,安排她巡演时穿裙子,改变了之前只穿裤子的中性风,引发一些歌迷的不满,“但长期来说,我们在那次演唱会增加了非常多男性歌迷,各方面数据也出现增长。”

艺人出道渠道改变 经纪人还有存在必要

黄伟菁认为,随着网易云音乐、QQ音乐等线上音乐流媒体普及,艺人出道的渠道也在改变,未来可能出现通过众筹方式出道的艺人,而前期投资的粉丝,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艺人的“小老板”。

但无论未来粉丝与艺人关系如何改变,黄伟菁认为,经纪人依然有存在的必要。她强调,经纪人的作用是为艺人进行长期规划,粉丝则可通过为艺人宣传等方式来表现对艺人的支持。

忠诚度下降 粉丝不再从一而终

{C}

吊诡的是,粉丝虽然对艺人有更大的拥有感,但粉丝与艺人的关系趋向平等,也使得粉丝对艺人的忠诚度下降。

咨询公司艺恩与兰渡文化去年6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如今中国粉丝对艺人的“粘性”正在下降,这是因为市场竞争加剧、新人频出,艺人某些行为会直接影响粉丝的喜好,导致出现“粉转黑”(粉丝转为厌恶)的情况。

同时,随着资本涌入娱乐圈并大规模造星,粉丝可选择追随的艺人更多元化,粉丝不再需要对艺人“从一而终”。

黄伟菁认为,艺人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如果没有好的作品支撑,可能三年后就不是别人讨论的对象了。

“如果有好的作品,在粉丝生命中留下的痕迹是不会轻易被抹去的……艺人必须要有文化内核和所代表的精神,成为粉丝们的精神榜样和精神慰藉。”

怕“粉转黑” 偶像扛压不忘责任

当明星的个人生活通过各种平台暴露在大众视野中时,某些个人生活中的变化也会被粉丝放大检视。对于明星的一些改变,一些粉丝或许会感到难以接受,进而“粉转黑”,不再支持偶像。这可能导致艺人影响力下降,逐渐失去资本青睐。

例如,流量明星鹿晗2017年在微博公布与演员关晓彤的恋情,就引起极大关注,微博服务器还一度因流量过大而瘫痪。大批视鹿晗为梦中情人的粉丝还涌入关晓彤的微博,对她进行言语攻击。

符龙飞喜得千金 粉丝爱屋及乌

中国新生代创作歌手符龙飞接受本报访问时分享说,自己出道后被粉丝称作“老爸”,“有粉丝甚至会把自己考得好的期末考试成绩单给我看,毕业后会拿毕业证告诉我找到了工作”。这让他产生一种责任感,要成为这些“孩子们”的榜样。

符龙飞今年1月喜得千金。问他女儿出生对自己和“孩子粉”带来什么影响?在微博拥有689万粉丝的符龙飞说,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目标,在不同位置扮演不同角色,他安抚粉丝说:“这么多年来,‘老爸’依然是‘老爸’,舞台上的我一直都在,这也是我对自己未来的期待。”

有热情粉丝对符龙飞的女儿“小龙女”非常喜爱,爱屋及乌将她视为自己的小妹妹,并担心符龙飞照顾不好女儿。

符龙飞笑说:“我现在就像家里地位最低的爸爸一样,会被‘孩子们’嫌弃,这很有意思,也很暖心。”

符龙飞认为,现在粉丝有更多渠道接触和了解偶像,表达心中的支持与喜爱,与偶像的关系比过去更亲密。

他指出,粉丝的声音是很重要的反馈,会尽可能去倾听和理解。但他也强调,不会简单地迎合,“我们没法取悦每个人,我相信粉丝喜欢你,也不仅是简单粗暴地因为你沿着一条预期内的路在走而已。”

 

×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