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决裂的勇气和代价

时间:2021-01-10 08:0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国际特稿:决裂的勇气和代价

瞭望台

身为特朗普的左膀右臂,彭斯过去四年来亦步亦趋,曾被媒体形容是靠“阿谀奉承”求生。然而,在特朗普败选后,彭斯有意无意和他划清界限,对特朗普盲目颠覆选举结果的言行尽量保持距离。1月6日,特朗普爆粗口要彭斯主持国会认证大选结果时做手脚阻止拜登当选,但遭彭斯以违宪为由断然拒绝之后,两人正式决裂。特朗普于是鼓动支持者冲击国会,并发推文侮辱彭斯胆小,“没勇气做该做的事”。然而,舆论界认为,彭斯与总统决裂,不再为虎作伥,展现了道德勇气,却也可能为自己的总统梦付出代价。

美国总统大选的争议从2020年延烧到2021年,终于在本周从文斗激化成武斗。

华盛顿时间1月6日中午,正当国会两院举行联席会议,清点和认证拜登胜选的结果时,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与警察在国会山暴发了冲突,随后冲进国会,占领议事厅。议员在联邦密探保护下安全脱险,但拜登当选认证程序被迫中止,暴行也造成人命死伤。

就在国会沦陷前数小时,特朗普在白宫前向数千名支持者发表激情演讲,坚称绝不会承认败选,并煽动他们向国会挺进,阻扰认证。

舆论认为,特朗普要为这个史上未见的可耻事件负全责。

有线电视新闻台(CNN)、《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一致认为冲击国会大厦的特朗普支持者是暴徒,“被美国总统煽动”。

幸好保安单位迅速介入,滋事者被驱逐或被捕,几小时后,两院议员得以重返国会,恢复辩论和认证了拜登当选。

曾是特朗普坚定支持者的副总统彭斯在复会时警告暴民:“你们没有赢,暴力永远不会赢。”虽然他没指名总统,但目标不言而喻。

媒体报道,彭斯和特朗普之间当天出现了明显的意见分歧和决裂。

据彭博社报道,特朗普与支持者见面之前,先与彭斯通话,再次敦促他在联席会议上主持计票时对拜登的一些选票提出反对。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当时对彭斯爆粗口,要他放胆去做。

彭斯则发声明称,他无意干涉国会认证大选结果的进程,也没有权力这么做。

随后特朗普发推特说,彭斯“没有勇气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公开了两人的决裂。

特朗普近期不断向彭斯施压,意图一次比一次明显,使得既是特朗普手下忠臣,也是受到宪法约束的彭斯陷入两难境地:要么忠于总统,要么遵守宪法。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彭斯终于在5日向特朗普坦言,他认为自己无权阻止国会对拜登进行胜选认证。据称特朗普当时警告彭斯,此举或将在政治上对彭斯“造成损害”。

冲击国会行动也令不少此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改变了立场,不再盲目追随总统,也收回对拜登的抵制。

众所周知,自特朗普上任后,白宫人事变动如走马灯,但彭斯始终是特朗普的坚实维护者,从未公开反对特朗普,也是少数在白宫四年没有和特朗普翻脸的高层官员。

彭斯与特朗普非志同道合 只是既得利益同路人 

是什么原因促使他拿出道德勇气?

之前,CNN曾形容彭斯是靠“阿谀奉承”求生。

《华盛顿邮报》曾报道,在一次内阁会议上,彭斯做了一个三分钟的讲话,每12秒就有一句对特朗普的赞语。

《纽约时报》则说,彭斯有野心但城府很深、办事低调、沉稳、干练。在特朗普面前唯唯诺诺,亦步亦趋,甚至在肢体语言上保持附和。但他也有狡黠的一面,希望借副总统生涯,为自己竞选总统积累政治资本。每逢特朗普干预司法、干预选举,挑战三权制衡,彭斯都会保持沉默,力求自保,避免损害将来的政治前途。

同样的道理,那些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共和党议员们也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继续和特朗普捆绑在一起,做戏给特朗普看。

有分析说,特朗普虽然败选,但他对共和党仍有很强的掌控力,背后有数千万右翼支持者,如果过早与特朗普分道扬镳,他们将无法利用这股强大势力在总统选举中脱颖而出。

事实上,共和党目前主要形成两派,一派是以特朗普为首的极端强硬派,另一派是政治主张比较温和的派系,但这个所谓温和派的头脸人物目前还没显露出来,要投靠也无门。

不少舆论认为,彭斯实际上与特朗普不是真正的志同道合,而只是既得利益的同路人。

但特朗普败选后,他的行为越来越乖张,妄想症愈发疯狂,他和彭斯的政治联盟也开始瓦解。彭斯更是有意无意和特朗普划清界限,对特朗普盲目颠覆选举结果的言行尽量保持距离,直到国会选举结果认证程序争议才表面化。

分析:认证过关和国会遇袭 考验彭斯决心与魄力

美国新闻网站Axios认为,彭斯6日在国会的行动表明,他实际上已经“断绝”了与特朗普的关系。

据称特朗普已以牙还牙,禁止彭斯的副总统办公厅主任肖特进入总统办公室所在的白宫西翼。

更惊人的消息是,有数家媒体报道,在华府暴动期间,彭斯“架空”特朗普,及时调动国民卫队平息动乱。

《纽约时报》在1月6日下午3时48分发布的一篇报道称,代理防长米勒当天下午表示他已经与副总统彭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参议院两党领袖麦康奈尔和舒默,以及马里兰州众议员霍耶等人就国会情况进行了交谈。米勒的名单没有提到特朗普。

报道特别强调,批准部署华府国民卫队的命令是彭斯发布的,而不是特朗普。

但是,人们也注意到当天下午3时36分,白宫发言人麦肯内妮在推特上发表了一份短信说:“在特朗普指示下,国民卫队和其他联邦安全机构已经出动”。

两篇声明的差别已引发大量关注,但由于白宫撒谎成性,很多人认为麦肯内妮撒谎。

真正内情可能要几天后才分晓。但据一名知情者透露,特朗普最初拒绝了动员国民卫队的请求。

如果消息属实,彭斯和米勒“越俎代庖”的做法违宪,可能引发宪法危机。

与此同时,随着共和党在佐治亚州联邦参议院补选中两席全失,民主党将控制白宫和国会两院,其他共和党内领导人物如麦康奈尔也开始和特朗普切割。

认证风波也让共和党内部分歧浮出台面。一些有意参选总统的新生代参议员公然违抗党高层,公开挺特朗普,而特朗普也乐得赞赏他们,作为彭斯的对比。

但国会武斗做得过火,特朗普祸国殃民引发了一波共和党人批评特朗普的浪潮,纷纷和他划清界限。

总统候选人与前总统决裂 因而付出代价有例可援

另一方面,有评论称,认证程序过关和攻击国会事件,考验了彭斯的决心和魄力。如果成功扳倒特朗普,其政治魄力必然受到瞩目。特朗普的威信在这次事件中严重受挫。彭斯在2024年选举中,就不用再看特朗普的脸色,而成为共和党的新核心,但在特朗普支持者眼中,他头上顶着的是“叛徒”的大帽子。如果特朗普真的在2024年再次参选,两人必狭路相逢,处境尴尬。成与败,彭斯只能靠共和党。特朗普如果没赢得共和党提名,他还有能耐组织新党搅局,同归于尽,分散彭斯的选票。

总统候选人与前总统决裂是要付出代价的。美国近代史有例可援。

上世纪初,罗斯福与塔夫脱的关系从挚友到仇人,历史有丰富记载。

西奥多·罗斯福(俗称老罗斯福)担任总统期间,把很多事务交由挚友、战争部长威廉·塔夫脱处理。两人性格和政治信仰天差地远,罗斯福是进步派,塔夫脱是极端保守派,照理不是同路人。但塔夫脱对罗斯福交代的事都不负所托,而且大力支持罗斯福1904年竞选蝉联,加上罗斯福爱慕虚荣,喜欢出风头,更喜欢别人吹捧自己,擅长逢迎拍马的塔夫脱投其所好,深受赏识,罗斯福十分信任塔夫脱,以为找到了接班人,在1907年极力推荐他代表共和党出征。

塔夫脱就职后几个星期,罗斯福就放心出国游历一年,大部分时间在非洲打猎。令罗斯福感到意外的是,尽管塔夫脱是他钦点的接班人,却没有萧规曹随,上台一年多就越走越右,同保守派越来越亲密,背叛了罗斯福的进步主义路线。

罗斯福曾带领共和党取得巨大成功,在塔夫脱领导下却分裂成两大派,一派以保守人士为主,他们支持塔夫脱,另一派以进步人士为主,他们反对塔夫脱。

罗斯福认为塔夫脱是个叛徒,是社会进步的绊脚石,他也深信塔夫脱不可能连任,为了救党,尽管竞选机器操控在塔夫脱手里,但罗斯福自恃强大人气,向塔夫脱挑战,却在党总统提名中不敌塔夫脱,于是,罗斯福离开共和党,另组进步党,跟塔夫脱和民主党的威尔逊打三角战。  

最终的结果是威尔逊狂扫40州和435张选举人票,罗斯福88票,塔夫脱只得八票。罗斯福分裂了共和党的票,他打败了塔夫脱,却让民主党的威尔逊入主白宫。

历史学家如是评论:“罗斯福离开共和党另组政党,全是他强烈的报复心使然,既然操控不了,他就毁了大家。”

这种政治人物自视过高,以为自己人气超然,最后搞到大家同归于尽。2024年如果特朗普卷土重来,很可能重演这一幕。

美国卸任或准备卸任的总统一般都会在需要时站出来帮本党总统候选人拉票,但有时候选人自己不想让总统帮忙,这就难免让后者感到难堪和愤怒。

2000年大选,副总统戈尔对垒小布什,戈尔一开始就决定和克林顿总统划清界限,不要他助选和帮忙筹款,以免受拉链门事件影响,还挑了在拉链门曝光后率先谴责克林顿不道德的利伯曼参议员为竞选搭档。只可惜,戈尔这张牌打错了。克林顿在任八年,美国经济欣欣向荣,民众对其抱有好感的不在少数,况且克林顿在民主党实力薄弱的南部有较大的号召力,少数族裔选民也对其爱戴有加,戈尔意图明哲保身,但实际却起了反作用,激怒了部分克林顿的支持者和同情者。

等到发觉克林顿在民主党选民中仍有号召力,不得不请克林顿出山,但为时已晚。戈尔最终以266对271张选举人票五票之差败给小布什,断送了民主党的大好江山。值得一提的是,克林顿老家阿肯色州的六张选举人票成了小布什囊中物,如果不是和克林顿翻脸,这六票或许有助他翻盘,反胜小布什。

据报道,大选结束后,克林顿与戈尔曾在白宫大吵了一架,双方都说出了很难听的心底话,从那时起,这两位昔日亲密战友也基本上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2008年大选,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也煞费苦心同小布什切割。受小布什支持率低迷及伊拉克局势影响,共和党在2006年的中期选举中已丢失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党优势。奥巴马在选战中不断强调,在百分之九十的重大课题上,麦凯恩支持布什政府的立场,如果让麦凯恩上台就等于是接受“第三任布什政府”,允许一系列失败的政策延续下去。奥巴马选战中把两人牢牢绑在一起,麦凯恩对此非常愤怒,却也非常无奈。在奥巴马强调改变的政纲下,麦凯恩再怎样和小布什切割,包括不欢迎他出席党大会,始终尾大不掉。当然,麦凯恩的竞选搭档佩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是他败选的主因。

有迹象显示,这次国会暴乱在右翼社交媒体和支持特朗普的网站上公开策划了数周。

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定下的计划分两步骤,先是“打彭斯牌”,如果无效就冲击国会。

在骚乱发生前的几天里,网络上到处可见暴力抗议即将上演的信号。许多贴文都指向1月6日。一篇贴文说:“难怪总统说1月6日华盛顿会很疯狂。”

Parler上名为No Trump No Peace#GOTIME的账号发布了GIF图,上面有个套索,并配了这样的说明:“你希望先看到谁被绞死?一、南希·佩洛西;二、约翰·罗伯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三、彭斯;四、其他(请说出名字)。我倾向于佩罗西,但可能必须是彭斯。”

原来特朗普和其支持者早已猜到彭斯不会同流合污阻挡拜登当选,已将他视为叛徒,列入除之而后快的黑名单。

如果有疯子采取暗杀行动,彭斯“改邪归正”所付出的代价真的是太大了。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