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美国撒谎总统vs爆料媒体

时间:2020-09-20 07:3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新闻
美国记者伍德沃德在撰写《愤怒》期间,从去年12月5日至今年7月21日,对特朗普进行内容广泛的18次访问,并征得特朗普同意录音。有线电视新闻网取得部分录音,并配上字幕,在节目中分段播出。(

美国记者伍德沃德在撰写《愤怒》期间,从去年12月5日至今年7月21日,对特朗普进行内容广泛的18次访问,并征得特朗普同意录音。有线电视新闻网取得部分录音,并配上字幕,在节目中分段播出。(法新社)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冠病疫情初期发表许多荒腔走板的言论,许多人以为那是出自他对疫情和科学的无知。其实他并不糊涂:他早已知道病毒的危险性,却选择撒谎和淡化疫情,以免打击经济和股市,削弱他再度当选的胜算。伍德沃德在新书中,“以子之矛 攻子之盾”,用特朗普自己的话来攻破其谎言。这是特朗普三年多来搬石头砸自己脚的另一实例。

上世纪70年代采访水门案一炮而红的美国记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新书《愤怒》,在大选投票前七个星期出版,揭露特朗普总统故意淡化和隐瞒冠病疫情的过程及细节,犹如投下了一枚政治炸弹,震撼美国舆论界。

全美各大媒体立刻跟进并发表评论,谴责总统存心撒谎,祸害国人。《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评,指“当美国民众最需要透明、诚实的资讯时,特朗普却给了他们谎言及幻想”。

今年2月和3月,当特朗普开始公开谈论冠病病毒时,他给人的印象是似乎对疫情的威胁认识不足,令民众尤其是科学家感到震惊,他们以为他要么是拒绝听取白宫疫情简报,要么是故意回避信息,为联邦政府的不作为制造合理借口。

但伍德沃德在书中点出真相:当特朗普轻描淡写地向公众谈论病毒时,他并不糊涂,也并非未充分听取汇报,相反的,他是在了解病毒的严重性后,选择向国人撒谎。

华邮的社评狠批特朗普祸国殃民:“伍德沃德与总统的对话记录显示这是严重失职,3月19日,特朗普向伍德沃德承认,这不是漫不经心的欺骗,不是口误,而是有目的且反复的谎言。”社评指出:“特朗普的解释说他想避免‘恐慌’,可能反映了特朗普恐怕真相会击沉经济以及他自己的政治财产。”

全球权威学术期刊《科学》杂志总编辑索普则在杂志官网上发表一篇题为《特朗普对科学说谎》的文章表示:“特朗普并非对疫情一无所知,也没有遗漏疫情简报。而是多次选择在科学问题上对美国人民撒谎。”

淡化处理意味着特朗普对事实撒谎,也意味着让试图说出真相的卫生官员闭嘴。

索普说,多亏伍德沃德给特朗普录了音,“我们才能听到他亲口说,他完全清楚冠病病毒是致命的以及是通过空气传播的,传染的风险很高”。

在撰写《愤怒》期间,伍德沃德由去年12月5日至今年7月21日,对特朗普进行内容广泛的18次访问,并且征得特朗普同意录音。有线电视新闻网取得部分的录音,并配上字幕,在节目中分段播出。

过去,特朗普通常把外界的批评尤其是揭露白宫内幕的书籍斥为假新闻和虚构,但这一招对《愤怒》并不管用,因为书中的爆料大多是特朗普自己和伍德沃德谈话的录音,无可抵赖。

《洛杉矶时报》网站社论说:“现在我们有了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关于冠病病毒构成的威胁,特朗普几乎从一开始就对美国人民撒谎。”

社论说:“我们甚至怀疑,就连他为自己对人民说谎找的理由都不那么真实可靠。他想安抚的是股市。”

《今日美国》网站社论说:“特朗普在1月至3月真正担心的是股市发生恐慌。诚实地评估病毒威胁可能抹去他连任所需要的经济业绩。”

社论指出:“幸亏特朗普做了不那么聪明的决定,向伍德沃德坦承了事情,我们才明白特朗普没有能力,也不能处理好份内的工作并领导我们的国家。”

说的也是。

伍德沃德是当代最叫人闻风丧胆的挖内幕记者,他的名字几乎就是“内幕消息”的同义词。1970年代同伯恩斯坦揭发水门丑闻,导致尼逊总统下台,所出版的《总统人马》是水门案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他也出版过批评多任总统的著作。小布什总统的前政治顾问洛夫说过,曾与伍德沃德合作的总统“都会后悔”。

虚荣心与过度自信作怪特朗普接受访谈还准录音

既然如此,特朗普干嘛要做傻事接受访谈还准许录音?这显然是虚荣心与过度自信作怪。

据现任白宫官员向《纽约时报》透露,伍德沃德两年前出版特朗普白宫内幕第一本著作《恐惧》时,特朗普未受访,事后他认为如果受访效果会更好。官员称,特朗普对自己说服他人的能力充满信心,原期望能让伍德沃德对他有正面评价,并借由这名鼎鼎大名记者的著作留下执政遗产。

可是他在访谈中管不住自己的大嘴巴,畅所欲言,被伍德沃德套话和抓到把柄。这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历史上有先例:

1950年代初,美国最有权力的人不是总统艾森豪,而是来自威斯康星州的资浅参议员麦卡锡。

二战后冷战紧张局势的迅速发展在美国引发了“红色恐慌”(也称白色恐怖),与之相伴的是麦卡锡主义,这是针对美国各级政府和社会各领域内所谓共产党人的一场整肃运动。不计其数的外交官、军人、教授、科学家,以及演艺圈人士无辜被卷进这场恐怖的政治风暴中,许多人更因为麦卡锡的莫须有指控被搞得家破人亡。

在麦卡锡横行的那四年,白宫不敢惹他、国会成了他的私人刑场、媒体成了他的传声筒。

而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当时所有的美国媒体都噤若寒蝉,袖手旁观让麦卡锡大放厥词陷害忠良,直到三年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主播莫洛(Ed Murrow)才终于开出了反麦卡锡的第一枪。莫洛成功之处在于他不与麦卡锡硬碰,而是花了很长时间,把麦卡锡所有在公开场合讲话的录像带,重新剪辑成30分钟纪录片,让全美民众从这卷带子中看清楚麦卡锡的法西斯嘴脸和听到他矛盾百出的诡辩言论。

他让麦卡锡自己痛击自己。

影片播出后获得热烈反应,加上艾森豪发声支持和其他媒体不再沉默,反麦卡锡热潮一夜之间席卷美国,麦卡锡成了过街老鼠,并在参议院遭到谴责。这位美国历史上最有权力的参议员不久就郁郁而终,莫洛则成了美国新闻史上的传奇典范。

如果没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莫洛,麦卡锡恐怕还会作恶几年,就像今天的特朗普一样,继续践踏民主和制造分裂。

莫洛对付麦卡锡的招数,就是战国时期思想家韩非子所谓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另一位擅长揭发政府与政客谎言的美国媒体人史东(I.F. Stone),则是个单枪匹马的个体户。

在1964年所谓“东京湾事件”发生后,史东是美国新闻界唯一敢于向约翰逊总统挑战的报人。

他的办公室就设在他家书房,他揭发腐败的每一篇文章并不是跑新闻跑出来的,而是坐在家中大量阅读政府公开的所有文件档案以及政客在媒体上的公开讲话,然后花很长的时间去梳理、比对和查证,最后找出破绽,揭穿谎言。

是年8月,约翰逊政府突然向国会和民众宣称,两艘美国舰艇在北越岸外水域遭北越鱼雷艇攻击,美舰被逼还击。白宫因而要求国会赋予总统更大的战争权力保护美军的安全。国会立即响应并授权总统这么做。东京湾事件遂成了越战升级的跳板,美国从此逐步大规模增兵,最后陷入战争泥沼。

值得玩味的是,当时美国所有媒体都一面倒支持约翰逊,连向来标榜自由传统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也加入啦啦队摇旗呐喊,总统说什么它们就相信什么,白宫发什么声明它们就登什么新闻,从没质疑东京湾事件的真伪。

众人皆醉他独醒,唯独史东根据他蒐集的大量资料,分析研判后得出结论:东京湾事件根本不存在,北越鱼雷艇并没攻击美国军舰,约翰逊政府编造这个天大谎言,目的只是要替大规模介入越战找借口。

研究约翰逊的学者后来都同意史东所言,约翰逊任内的白宫,被“密密麻麻的谎言蜘蛛网层层包围”。

终其一生,史东靠着这套去芜存菁的独特方法发掘出无数政客说谎的新闻。

史东有一句名言:“每一个政府都是由一群说谎的人在操控,他们说的话没一句可信。”

在美国念新闻学的学生,都听说过莫洛、史东,以及越战记者出身的作家和历史学家赫希(Seymour Hersh)和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的传奇故事。

他们的爆料方法各显神通,却都有事实佐证、有理论支撑、有经验对照,也有范例援引,不但有水准,也有历史参考价值。

个人最熟悉的哈伯斯坦,作品涉猎的题材范围很广,政治、战争、体育和媒体样样皆通。他写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决策失误的《出类拔萃之辈:一代精英如何让美国陷入越南战争大败局》(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至今仍是海内外大学政治系和历史系的必备读物。 

他在《媒介与权势:谁掌管美国》一书中,用大量的笔墨描述上世纪美国新闻政治史上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的背景与发展。

哈伯斯坦还曾花了七年时间观察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和《纽约时报》等美国顶尖媒体及其记者、编辑及发行人的历史,以及他们与美国政客、政府、政治之间互动的关系。

伍德沃德就曾尊称哈伯斯坦为“美国记者之父”,并深受其影响,著作中总是引述数以百计的消息来源。

《总统人马》捧红了“深喉”,《愤怒》最具爆炸性篇章的关键消息来源则是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总统。

特朗普的麻烦都是自找的  

如果列一张表的话,特朗普过去三年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例一定洋洋洒洒十分可观。

特朗普的麻烦都是自己找的,让别人大做文章的题目,也是自己出的。

他说谎成性,喜欢自我催眠、自以为是、自我合理化,结果谎言难圆,越说越谎。上得山多终遇虎,这回就栽在比他更老谋深算的伍德沃德手里。

伍德沃德“知情不报”的争论

伍德沃德的新书获得好评,却也引来他没有及早公开特朗普故意淡化疫情以便舆论施压逼特朗普加紧抗疫的做法,是否有违新闻道德的争论。

批评者说,伍德沃德决定在录下这些谈话后却不即刻发表相关录音,在伦理或道德上都说不过去。因为如果有任何机会可以挽救一条生命,他有义务这样做。也有人批评他把出书赚钱放在道德和职业责任之上。

伍德沃德对此作出回应,强调他的目的是想完整呈现相关事件的脉络,让人们在大选前充分了解并作出判断,但访问当时并不确定特朗普从何得知疫情的消息,难以确定真伪,不宜以新闻报道方式披露。

他说,他是在2月获特朗普告知他早已知道疫情比流感更致命,但他并不确定特朗普的消息来源,因此需要时间进行事实核查。一直到5月他才确认特朗普的消息是来自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1月份的情报汇报。当时奥布莱恩还警告特朗普这将是他上任以来最严重的安全危机。

而且,他与总统做了近20次访问,在梳理出所有对话内容并理解其上下文之前就贸然报道,将无助于读者全面了解事件来龙去脉。

其实,其他媒体一早就质疑特朗普对疫情说谎并质问过总统,只是当时大家以为这是出自特朗普的无知,而不是伍德沃德所揭露的特朗普明知疫情严重却故意隐瞒。

早在3月30日白宫疫情简报会上,曾与特朗普针锋相对的有线电视新闻网首席白宫记者阿科斯塔就再度杠上总统。阿科斯塔当时对总统提问:“你对那些不满你淡化这场危机的美国人该怎么解释?”

特朗普当场回应称美国的抗疫工作做得很好,“保持冷静,病毒会消失的,这是真的,我们将取得巨大的胜利”。

末了,他还回击阿科斯塔:“与其问恶心、狡猾的问题,你应该问真正的问题。”特朗普还说,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都不想再听CNN新闻的原因。

8月13日,特朗普在疫情简报会上和《赫芬顿邮报》记者的对答也让人啼笑皆非,总统的任性耍赖一览无余:

记者:“三年半了,你是否后悔对美国人 民说出的所有谎言?”

特朗普:“所有的什么?”

记者:“所有的谎言,所有的不诚实!”

特朗普:“谁做的?”

记者:“你做的。”

特朗普:“下一个问题,谢谢。”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