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美国总统“特朗普疲劳综合征”

时间:2020-11-01 08:0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新闻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美国总统大选临近,特朗普的选情不被看好,但他仍坚持民调错误和假新闻骗人。特朗普的自恋很大程度展现在他不尊重真理、不尊重科学、自认为比别人懂得更多地夸夸其谈等方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美国总统大选临近,特朗普的选情不被看好,但他仍坚持民调错误和假新闻骗人。特朗普的自恋很大程度展现在他不尊重真理、不尊重科学、自认为比别人懂得更多地夸夸其谈等方面。过去,这是他制造新闻效果、吸引观众和媒体版面的优势,但说多了就像一张破损的唱片,发出噪音,先是让人觉得厌烦,然后愤怒、疲劳开始出现。在当下美国政治话语体系中,甚至已经出现一个新的专有名词:“特朗普疲劳综合征”(Trump Fatigue Syndrome)。人们开始把他过度曝光、频频自夸、频频说谎,频频言不及义当成一种疲劳轰炸。

吵吵嚷嚷的美国总统选举将在三天后揭盅。

特朗普选情不被看好,但他仍坚持民调错误和假新闻骗人,并指望目前还未投票的“沉默大多数”会在11月3日发挥作用,让他继续留在白宫。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称,总统目前民意支持率低下的一大原因是,共和党选民在民调中的占比低。他们强调,在2016年总统选举前所作的绝大多数民调结果中,特朗普都落后于希拉莉·克林顿,却赢得了选举。

媒体报道,本届选举选民展现了提前投票的史无前例的积极性。到10月27日为止,已有6400多万人通过各种方式投票,提前投票的选民绝大多数是民主党人。根据19州有投票人党派信息的统计,提前投票的民主党选民占49%,共和党选民只占28%。

难怪特朗普周二在宾州拉票时问支持者,他们有谁投了票,没有多少人举手,而当他问有谁会在选举日去投票时,场内大部分人都举起手。特朗普因此断定,支持他的沉默大多数会在11月3日“一鸣惊人”。

但特朗普是不是太乐观了?根据民调,支持拜登的选民最关心的是控制疫情,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最关心的是经济状况。

如今疫情处于失控状态,白宫幕僚长麦多斯上周末接受采访时承认,政府已经放弃控制疫情,改为集中精力研发疫苗和新疗法。拜登趁机谴责白宫不再控制疫情等于向病毒弃械投降。

面对如此危急形势,特朗普日前却再度抨击有关疫情反弹的新闻报道。他在推特上表示,“病例增加是因为我们加强了检测。媒体的假新闻阴谋。年轻人复原得很快,99.9%,堕落的媒体阴谋来到历史新高。”

疫情失控,经济何以回升?眼看复兴无期,特朗普的支持者何来激情投票?

疫情引发广泛的焦虑,拉低了特朗普本来并不高的支持率。

在2016年大选中出现的“特朗普焦虑症”(Trump Anxiety),正在被“特朗普疲劳综合征”(Trump Fatigue Syndrome,简称TFS)取代。

研究:越关注特朗普新闻“疲劳综合征”越明显

根据当年的媒体报道,许多美国人看到特朗普在竞选中强势崛起,感到非常焦虑。《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戈尔伯在一篇广被转载的文章中就直言不讳地指出:“在2016年大选中,心理治疗师和他们的病人们正在努力应对美国国家精神的崩溃。”在她看来,特朗普正是通过煽动集体性的恐慌、失落、焦虑、紧张等情绪来浑水摸鱼,从而赢得原本对他并非有利的大选。

据报道,在特朗普胜选后不到一小时,美国各大防止自杀热线接电话接到手软。大批青少年表示他们对选举结果感到害怕,显得六神无主、心绪不宁。一项调查甚至显示,当时有69%美国人对特朗普当政感到焦虑。

研究显示,越关注媒体报道,越拿手机看与特朗普相关的新闻,症状就越明显。

执政四年,特朗普的政绩乏善可陈。对于特朗普的表现,美国民众越来越感到愤怒和不信任。可以说,为了掩盖疫情的严重性以及应对疫情失职的事实真相,白宫无所不用其极。

特朗普通过夸大宣传,说谎来包装、维护自身形象。他的精神状态令许多心理学家、政治观察家和民众感到好奇。心理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特朗普有“自恋型人格障碍”。

美国西北大学心理学教授麦亚当斯说过:“自恋者往往很快耗尽人们的喜爱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他们以自我为中心的做法,如果不是感到愤怒,就一定感到厌烦。当自恋者开始让那些曾经为他们而感到头晕目眩的人失望时,他们堕落的速度就显得特别快。”

观察家已注意到一个现象,即冠病病例的数量与特朗普的支持率成反比。疫情的持续发展,必然会使特朗普的支持率变得更低。

特朗普的自恋很大程度展现在他不尊重真理、不尊重科学,自认为比别人懂得更多地夸夸其谈等方面。过去,这是他制造新闻效果、吸引观众和媒体版面的优势,但说多了就像一张破损的唱片,发出噪音,先是让人觉得厌烦,然后愤怒、疲劳开始出现。在当下美国政治话语体系中,甚至已出现一个新的专有名词:“特朗普疲劳综合征”(Trump Fatigue Syndrome)。人们开始把他过度曝光、频频自夸、频频说谎,频频言不及义当成一种疲劳轰炸。

上网搜索,可以看到“Trump Fatigue Syndrome and the 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s”,“Trump fatigue is setting in hard at the worst moment for his campaign”,“Trump fatigue: Are Americans turning the channel on Donald's show ?”,“What to do about Trump Syndrome”之类文章。《日本经济新闻》年中也刊登一篇题为《笼罩全美的“特朗普疲劳症”》的专稿,分析特朗普的支持度已经发生逆转,如果不调整路线他就输定。

9月9日,《纽约时报》刊登一篇精彩特稿,图文并茂地揭露特朗普当选以来,有关他的书籍竟然出了1200多种,比奥巴马首个任期多出一倍以上,许多还名列畅销榜。这应该也算是一种疲劳轰炸吧。

在白宫放弃控制疫情和越来越多美国人对特朗普感到厌倦的当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则在世卫视讯记者会上坦言,经过多月来的抗疫,各国开始出现一定程度的“抗疫疲劳症”(pandemic fatigue)。他呼吁相关国家克服抗疫疲劳症,指出应对疫情没有魔法,只有采取基本公共卫生设施,才能抑制疫情传播。

谭德塞再次警告不要政治化疫情。他说,一些国家在疫情认识问题上分裂严重,公然不尊重科学和公共卫生专业人士,传播混乱信息,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迅速增加,“应对疫情不能像踢政治皮球,一厢情愿,熟视无睹都不能阻止病毒传播。”这很显然是指白宫。

“特朗普疲劳综合征”也好,“抗疫疲劳症”也好,都显示相关新闻人物和新闻流量带来的信息超载和疲劳轰炸会造成反效果。

越来越多人表示,新闻疲劳让他们开始刻意远离新闻。澳大利亚坎培拉大学调查显示,71%的澳洲人表示自己刻意避开疫情新闻,52%的人厌倦疫情相关的消息。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71%美国人表示自己需要从疫情相关的新闻中抽离,41%表示他们因为追踪这些新闻心情变得更糟。

四年前被誉为“CNN收视明星”特朗普如今已失新鲜感

关于特朗普的新闻超载,还未见统计数字,但美国媒体已不再有闻必录。

上星期天,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举行造势大会,各大电视台只有福克斯新闻台现场直播,显示主流媒体开始拿回话语权,不再对他的竞选活动直播到底。我耐心地从头看到尾,发觉他的演讲都是老调重弹,把竞选大会变成个人脱口秀,自我膨胀,老是标榜自己多么伟大,对手如何渺小,说话刻薄内容空泛,毫无新闻价值可言。

犹记得上届大选,作为共和党众多候选人之一,特朗普以华府局外人身份参选,并不被主流媒体看好。但他胜在口不择言,一出场就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在众多媒体中,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独具慧眼,不断加大对其报道的比重,对其竞选活动几乎是从头到尾全程直播。根据CNN总裁扎克的说法:“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说出什么话,然后马上成为一则大新闻。”

2016年,特朗普成了CNN的收视明星,才四年光景,他已失去新鲜感,光芒不再。

新闻“守门员”回来了?

美国总统候选人最后一场辩论前夕,信誉良好的《华尔街日报》的八卦新闻姐妹报《纽约邮报》投下一颗重磅炸弹,爆料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小儿子亨特涉及不正当商业活动的所谓丑闻内幕。公众屏息以待,等着看好戏和此事对拜登选情的影响,没想到不见下文,美国各大媒体几乎都未跟进报道,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上星期天,《纽约时报》专跑媒体线的专栏作者史密斯终于写了一篇文章:《特朗普想兜售拜登儿子爆料,为何华尔街日报不买账?》(Trump had one last story to sell.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wouldn't buy it),揭发了重重内幕。

原来,特朗普的三名亲密盟友10月初主动找上《华尔街日报》记者本德,把一份有关亨特的电邮资料交给本德,希望他在辩论前夕报道拜登与儿子有商业利益关联的独家新闻。除了电邮,亨特的前生意伙伴鲍布尔斯基自愿受访,当这则新闻的“证人”。

特朗普阵营原本的打算是,由可信度高的《华尔街日报》在10月19日前踢爆拜登家族的钱财丑闻,好让特朗普在三天后的辩论中用来攻击拜登。但该报未匆促行事,而是把数据交给两名资深记者查证,并访问了所谓的证人。

但这些过程相当耗时,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亚尼等得心焦,自己找上《纽约邮报》,把一批来源可疑的资料包括相似电邮交给该报。鲍布尔斯基也等不及《华尔街日报》刊登访谈,在辩论前夕发表声明,自称拥有拜登与儿子商业利益相关的证据。

《华尔街日报》则在辩论后隔天刊登报道,但结论是电邮资料中无法发现拜登插手儿子生意往来的证据。

特朗普的如意算盘落空:原打算借信誉良好的《华尔街日报》毁掉拜登的参选资格,但该报谨慎查证,不抢独家,结果一条“大新闻”反而落在小报作风的姐妹报手里,可信度也大打折扣。值得怀疑的是,朱利亚尼声称相关电邮来自亨特遗弃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却拒绝让记者检查这台电脑。《纽约邮报》也如是以报。

另一方面,特朗普以为《华尔街日报》会如期刊登新闻,沾沾自喜,还在电话会议上对助手们说:“《华尔街日报》即将发表一篇重要文章。”

消息传到《华尔街日报》编辑部,一名知晓编辑部作业的记者告诉史密斯,编辑们对特朗普影射他们是被安排来当打手,很不高兴。

辩论结束后,《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简短的报道,扼要提到证人鲍布尔斯基在访问中未能证明自己的核心指控,该报查阅的公司记录则显示,拜登没有在公司业务中发挥任何作用。

特朗普阵营向媒体输送来历可疑的资料,想利用媒体当打手,打击政敌,影响大选,幸好华尔街日报不同流合污而功败垂成。特朗普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暴露自己才是假新闻的最大制造者。

史密斯文章引述的消息来源之一是特朗普的前军师班农,他与朱利亚尼保持密切合作,知道很多内幕。班农主持的布莱巴特新闻是少数报道这则新闻的右派网络媒体。他是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大功臣,一度官拜白宫首席策略师,后来与特朗普失和,被赶出白宫。特朗普不讲义气动辄开除幕僚,并恶言相向以及口无遮拦藏不住秘密的脾性,为自己种下了白宫机密一再外泄的祸根。

这起事件也凸显为读者把关的媒体守门员东山再起。

近年来,网络新媒体的兴起,使传统媒体过去严厉把关、过滤新闻的传统做法受到严重挑战。

而新媒体的做法则是把得来的消息直接放上网,由读者自己选择摘阅和做出判断。

史密斯认为,《华尔街日报》的耗时查证做法,以及主流媒体不跟进《纽约邮报》报道一事,显示睽违已久旧的新闻守门员似乎回来了。他说,《华尔街日报》在这起事件中展现了传统媒体仍有掌控新闻议题的能力。

特朗普最近也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台时事节目《60分钟》施压要它报道亨特的事情,节目主持人斯塔尔回绝他说:“这是《60分钟》节目,我不能播放无法核实的事情。”

不过,史密斯坦承对守门员重新确立地位深感矛盾,一方面他认为新闻应该核查,一方面担心读者的知情权受到侵犯。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